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鳏夫张皮(二)
    却说吴亦自从上次去过了张皮家,便一直惦记着老爷子。

     回客栈后又和引三海说起了张皮的家境。引三海本也心善,心中又甚喜老爷子唱的那两句评弹。两人便合计着要给老爷子家置办些东西,也方便他日后过活。

     两人心中笃定,吴亦便开着小绿王八壳子,载着引三海上了街。

     若说这女人,逛街是天生的本事。论她是太太,夫人,小姐或是丫头。那在街上遛逛着,便如同战场上的风流英雄一般。任他十几个年轻,拓拔的汉子,也不见得能是对手。

     这吴亦自动请愿与引三海一同上街。可真真是遭足了罪。

     且不说逛了多少店铺,走了多少路程。单单的是搬东西便要活活的累个半死。本看着引三海是个清修的道士,应是不理俗事,无欲无求。可在吴亦眼中,引三海今儿却偏偏是俗到家了。

     若说这引三海,带着吴亦从铺子街的这头又逛到了那头。再从那头又遛回了这头。买了桌椅板凳,锅碗瓢盆,材米油盐,针线蚊帐等物还不够,偏偏又要买鸡鸭鹅狗等牲禽牲畜。并一本正经的诌道。

     “没有鸡怎的打鸣下蛋,没有狗怎的看家护院。贫苦人家不敌你们大户,有更夫,小厮的专门报晓熄灯。贫苦人家还不是守住耕地,猪狗过日子。”

     吴亦听了也反驳不过,只好乖乖的掏了银票。只得可怜了吴亦的小绿王八壳子车,前头坐着吴,引二人。后座坐了一排鸡鸭。若不是吴亦坚持拦着,引三海定要把狗猪的也死死塞到车子里。

     ……

     两人合计着直奔了张皮家,张皮当时正敞着门,坐在炕上抽着烟袋锅子,心中想着孙子怎的迟迟不归,免不了一阵心酸,自顾自的的叹着气。吴亦和引三海下了车,还没到门口,吴亦便扯开了嗓子。

     “张师傅,我们来看您了!”

     张皮岁数虽大了,但却也耳聪目明。听见有人叫喊他,忙放下烟袋锅子,硬挤出了笑模样。下了炕,穿上了不知穿了多少年的破布鞋。忙忙慌慌出了门。

     吴亦和引三海也下了车,老远的便看见张皮站在门口迎接。引三海也不顾吴亦和一车的东西,急匆匆的跑到了张皮身边。

     “老爷子,你怎的还出来了。外面风大,快进屋罢。”

     张皮本就是个鳏夫,儿女都走到了他前头。只剩得一个小孙子,半年前却说要出门做买卖,便也一直没有回来。老人家天天一铺被子,一个笊篱的,也无人说个话。今儿见了这么光鲜的姑娘,少爷们的来瞧看他。心里吐不出的高兴。忙请引三海进了屋。又让引三海坐在炕头,说着炕头暖和些。又因家中没有招待客人的茶叶,便把碗刷了又刷,涮了又涮,倒了满满一大碗的热水请引三海喝。

     引三海自幼便没了父母,忽见到有人这么对待她。不自觉的暖到了心窝子。便收起了往日肃静的模样,连连扯开了话匣子。

     却说吴亦,本以为自己给张皮置办了这些个东西。老爷子定会千恩万谢的感激他。不曾想,那老爷子和引三海两人进了屋也有好一会儿。可谁都没再出来,竟生生的把他这么一个大活人丢在了外面。

     吴亦此时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望着满满一大车的东西,还有一排鸡鸭鹅狗的。脸色都沉到了下半夜。

     没得办法,吴亦便一个人开始车上车下的忙活着。过了好一会儿,引三海还在跟老爷子谈着琵琶,三弦的。又说要拜师,定要学会老爷子那首《秦淮景》,忽的听见院中有些声响,这才想起来,还把一个人忘在了后面。便急忙下了炕。出门这么一瞧,正看见吴亦西服也敞开了,领带也散了。正撸胳膊挽袖子的满院子追着鸡鸭的跑。

     引三海和张皮见了忙过来帮忙,过了半晌,几个人忙活完。吴亦又找人在张家院子里支起了猪圈栅栏。还叫了几个力巴给老爷子家盘新炕。一时张家忙里忙外,热热闹闹。

     这边正盘着炕,张家一时半会儿的也住不了人。吴亦便强拉硬拽的让张皮跟他们回了客栈,临走时引三海还不忘专门拿走了老爷子的三弦。

     几人回了客栈,章长弋却对吴亦生了怪罪。“你们去做善事好事的,偏偏不告诉我。”又低沉的阴着一张脸。“何况表哥,你都有卢妃姑娘了。又缠着人家引姑娘做甚。”

     吴亦忙活了一天,正浑身都酸软着躺在床上。见章长弋一副拈酸吃醋的模样。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便唉声叹气的哭喊着。“你还怪我,别以为我瞧不出,你对引姑娘有意思。今儿还不如带着你去,我看引姑娘哪是个修行的样子。讲起价来插着腰,瞪着眼,一副农家小媳妇的模样。你若是以后娶了她,可千万别跟她逛街。这女人,简直是太可怕了。”

     章长弋听着吴亦的抱怨,这才提起精神。又听吴亦竟说引三海可怕,免不得要替她理论。“引姑娘向来清净,素雅。也就是你一个俗人竟敢胡诌。等哪日真真惹引姑娘生了气,免不了要放一些小鬼儿收拾你。

     ”

     吴亦看着章长弋一副荡漾的表情,又听着章一嘴文绉绉的话。顿时便觉得一阵头疼,便一股脑儿的从床上跳了起来,忙把章长弋往门外推。又不耐烦的说到。“你家引姑娘好,你家引姑娘厉害。是我错了,是我有罪。你就赶紧回去,让我自己在房间里好好反省反省。”

     却说章长弋被吴亦推出了房间,便无奈的自己也回了房。又让店小二给几人都备上热水,本准备舒舒服服的泡个热水澡。忽的发觉今儿张皮身上的衣服,还是那日见他那件半大的破皮袍。便在心中笑想,吴,引两人真倒是不甚仔细。给老爷子家里的东西虽置办齐了,怎的偏偏忘记了身上的行头。

     可惜天色已晚,各种裁缝店,成衣铺也都关了门。章长弋便急急洗了澡。忙的找出了自己常穿的棉袍,挑捡了十几件七八成新,颜色素朴的准备给张皮送去。

     章长弋抱着衣服走到了张皮的房间门外。本想敲敲门再进去,却无奈自己正抱着十几件棉衣,腾不出手来。便只好边唤着“老爷子。”边轻轻的用脚踢开了门。

     也是正巧,赶上了张皮也在洗澡,章长弋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犹豫半刻,心想着好歹都是男人,便一脚踏进了屋,又怕老爷子正光着身子再让路过的客人看到,便急忙用身子把门关的严严实实。“老爷子,我给您拿了些我常日里的衣服,没穿过几回,也还新着,您别嫌弃。”

     张皮本还舒服的泡在盆里,又看见这些少爷们先是给了银两,又是送了家具,现在又来送衣服。心里便犹如让铜炉桨铸过似的,热的直发疼。哪顾得上自己还没穿衣服,连忙从盆里站了起来。又是鞠躬,又是道谢,还不时的抹眼泪。连连的称赞“真是遇到好人啦,真是遇到好人啦!”

     章长弋见了老爷子这般,真是燥红了脸。忙扶起张皮。“您是长辈,这不是让我们这些晚辈折寿嘛。”又看张皮身上还都是水渍,便拿起澡盆边的棉布手巾,欲帮张皮擦身子。那张皮哪好意思受这些大家的少爷伺候,忙完拦过来,却终还是没拗过章长弋。

     章长弋帮张皮擦完前身,又擦干了后背,刚欲扶老爷子出澡盆,忽的竟看的张皮干瘪的屁股上有一块手指尖大的红斑。

     “您,您臀部上的这是胎记么?”章长弋激动的有些颤抖,自他们来苏州不多不少也整整一个月了。本来已想放弃寻找红娃,却不曾想竟‘无心插柳柳成荫。’

     “是胎记,从小就有,跟我整整七十三年了。”

     “七十三年。”章长弋暗自嘀咕着,赫舍里氏被毒死的时候红娃刚刚满月,如今赫舍里氏也死了整整七十三年,原来真的是他。

     ……

     七十三年后母子该怎样相见?

     赫舍里氏又为何放弃投胎?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