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陶铁匠借钱
    却说天已半暗,章,引二人一人一间房暂且睡下。

     第二日一早,引三海便起床穿好了衣服,在院子里的古井旁打了水,正弯着腰洗脸,便听见“砰,砰,砰。”的敲门声。

     “谁呀?”引三海一边进屋急忙叫醒章长弋,一边扯着嗓回道。“大清早,谁这么杀千刀的,吵人家爷们媳妇们睡觉。”

     “弟妹,是我。你陶哥哥。”

     引三海听着敲门的是陶川,便故意扭着垮,一步一拧的走去开门。

     打开房门,正看见陶川抱着酒壶,****着上身倚在自家门框上。

     “这刚刚打春,你就光着个膀子,也忒凉快了点。”

     那陶川见引三海穿着件小花布衣,白色亵裤。肩上搭了条手巾,应是刚刚梳洗完,小脸上水渍还未全干。倒是别有一番风情。便傻笑道。

     “衣服昨晚输光了,就******剩了条裤衩。哥哥本来还挺冷的,一见着妹妹,这身上就跟着了火似的,暖乎乎热腾腾的。”

     引三海听着,拽下肩上的手巾朝陶川脸上一扫。转过身拧着屁股进了院。“昨儿我们当家的交你的房租,也都输光了吧。这年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呀!我们是从家里逃出来的,自己都过活不起,帮衬不了你。”

     陶川本以为房子租给了有钱的大户,当真是打算过来借些银子。可引三海一语便道破了他的心事,弄得他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站在门口用脚滋滋的戳着地,没想到他堂堂一汉子,愣是让一个女人呛的没了办法。

     那章长弋在里屋穿好了衣服,便忙出了门,让陶川进屋坐。又佯装数落引三海。“我看你出来几日,愈发是没了规矩,怎的和陶大哥这么说话。哪日,我一抹脸儿给你卖窑子里去。”

     引三海道。“要卖我那就紧溜的。早卖早好,打前说的好听,跟了你去大宅门里做少奶奶,如今,混的跟过街老鼠似的,什么日子。”

     章长弋听了便在屋角顺手抄起凳子,出了门作势要打引三海,陶川见了忙拦了下来。连忙把章推进了屋子。又劝道。“别跟娘们一般见识,如今老弟要真为我打起来,弄得哥哥倒不好做人了。”

     章长弋叹了口气,从炕角抹出烟袋锅子,便咕咚咕咚地吸了起来。“臭娘们,早晚收拾了她。”又转身对陶川道。“屋里女人没规矩,让哥哥见笑了。”

     那陶川又应承几句,便卯足了胆,说明自己是来借银子的。章长弋听了,倒也仗义,回身便从抽屉里掏出一张二十两的银票递给了陶川。

     “小弟现如今手里也不富裕,这些银子哥哥先拿着。够不够的都是小弟的一番心思。”

     那陶川接过银票,只说了几句寒暄话,便匆匆拜别,又去赌了。

     陶川前脚刚走,章长弋便去看引三海。

     “刚才话说重了些,姑娘可是生气了?”

     引三海听了笑道。“都知是故意的,哪个还会生气。就怕那陶川要是迟迟赢不了钱,还不知要搭进去多少功夫。”

     章长弋道。“不会的,我昨儿,给表哥去了封信,让他这两日务必过来。到时有表哥帮衬着,不怕那陶川不中计。”

     ……

     却说吴亦,因卢妃瑾患了痢疾,便整日的求医问药往‘满春楼’跑。谁知那卢妃瑾一病未好一病又来。如今月事也断了,寻了大夫诊治,只说是体弱脾虚,药也吃了不知多少副,就是不见成效。吴亦急得实在没了办法。倒是丫鬟弄画告诉他,说陆文渲处有进口的西药,以前卢妃瑾病时,便单吃西药,几日便好了。

     那吴亦听了,虽千百个不待见陆文渲。为了卢妃瑾也只好硬着头皮去陆府送了拜帖。

     那陆文渲本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最近这些时日,他也整日的为了章唤子的病发愁。见了吴亦也是为了心爱之人求药,便包裹好让下人亲自送去了吴府。

     那吴亦最是厌烦陆文渲,今日见他叫人送了药,也不图个恩谢。便打心眼里对他另眼相待。

     吴,陆二人又都是痴情之人,一来二去倒相互好上了,但凡有了时间,便一齐聚在陆府喝酒。

     这日,吴亦刚接到章长弋的来信。便急忙收拾行李,准备前往九华乡。

     正赶上陆文渲从章府回来,顺路去吴府拜访他。

     那陆文渲见吴府下人匆匆的收拾包裹,准备饭食。便问吴亦。“贤弟这是要去哪?怎的这么大动静。”

     吴亦把陆文渲请到了大堂,让丫鬟上了茶,便把叶春娘梦中告夫的事告诉了陆文渲,又道。“那叶春娘尸体被肢解,填进了炼铁炉里,便没了证据。如今章老弟和引姑娘假扮成夫妻住进了陶川家,我此去也就是帮个小忙,那俩人没了我,什么事儿都办不好。”

     陆文渲听了,也是喋喋称赞。又问。“这章贤弟梦中遇鬼已是奇事,那引姑娘我倒是有一面之缘。如此单薄一姑娘,当真有那么大法力?”

     吴亦回道。“陆大哥,你是没看见。我那是亲眼见到,当初那引姑娘施法招鬼,那雪鹛的鬼魂就站在我面前,就现在咱俩之间这个距离。还有我们问你那红色棺材记不记得。她拿根木头泡上水,一念咒那木头就变成一小男孩。这娘们,真是神了。”

     陆文渲听了仍是满脸不信。“世上哪会有这样的法术,那岂不是神仙转世了。”

     吴亦听着吞了口茶。便道。“陆大哥,你别不信,她就是神仙转世。你知道她师傅是谁么?處中子。当年常山县清风观那个活神仙。他的徒弟,还能差了。”

     陆文渲道。“我倒也听长辈提过處中子的大名,可那活神仙不是二十年前就失踪了么?怎的引姑娘是他的徒弟?”

     吴亦皱了皱眉。“我也不知道,那引姑娘什么也不说。治好了章老弟就住进帅府了。整日的嘛事也不干,就窝在房里看书。要不就是帮章老弟渡鬼,还真摸不清是什么来历。”

     吴,陆二人又寒暄了几句。陆文渲回府后,吴亦一人开车前往了九华乡。

     ……

     章长弋为何毅然卖妻?

     引三海怎的下嫁人妇?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