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含冤得雪
    话说章长弋回来却怎的也不见李五,便问低下的小丫鬟,那些小丫鬟也都支支吾吾含糊其辞。章长弋便唤来了平日里跟李五还算交好的大丫鬟雨秀。

     雨秀见了章长弋便哭哭啼啼起来,说着李五受了大委屈。原来那四姨太被何二勒索的事,底下的人早都知道。只是碍于四姨太往日的凌厉,没人敢告诉上面的爷儿们。又说那如月是被何二收买了的,前两天夜里,那打更的刘老大亲眼看见在章府后门拐角,何二塞给了如月一张五十两的银票。雨秀又道。

     “平日里二爷奶奶(指李五)就受那些作死的下人欺负。偏偏咱二爷奶奶还是个好性子,没个边的对那些人好。这次就是如月那小蹄子得了何二好处,又要找个人背这黑锅。就这么活活的算计了二爷奶奶。”

     章长弋听了恨得啮牙咯齿,他往日虽是帅府少爷,可因自幼身体不好。虽也听过些闲言碎语,也不怎的理那些家里内外的琐事。李五虽与他有名无实,难得有个好人服侍他那么尽心。怎么端的好好一良人,却要遭那些刁奴欺辱。章长弋顿时一股火气缠住了肝脉,噗的吐出一口浓血。

     那雨秀见了,吓得忙要去告诉章保和二姨太。章长弋把雨秀拦了下来,让她只去把引三海请来,千万不要再让外人知道。

     大约只过了一小会儿,雨秀便把引三海带来了。引三海给章长弋扶上床,又喂他吃了丹药。见他似乎缓和了些,才道。

     “我晓得你是为李五妹妹生着气呢!方才我也听雨秀和我说了。李五妹妹遭人冤枉,可你也好好经管着你的身子。你若身子真坏了,谁还替李妹妹申冤去。”

     章长弋听着引三海却还关心自己,便诺诺的答应。

     引三海又让其附耳,随口道出了一个主意。章长弋听了,顿时心迹开朗了不少,引三海离去后,雨秀服侍章长弋睡下,至此一夜无话。

     ……

     第二日一早,章长弋便坐在花园里呲溜呲溜的喝茶,远远的便看见如月抱着一个八角型黄木上漆的漆料首饰盒正朝这边走来。章长弋看着如月离他越来越近。便招招手,示意如月过来。

     如月见章长弋叫她,便急急的跑了过去。请了安,便问。“少爷找奴婢什么事?”

     那章长弋装出一副色眯眯的表情,上下打量一番如月。

     “你是四姨太房里的丫鬟吧。多大了?可曾许了人家。”

     那如月年纪虽小,却也不是什么善辈。见章长弋问她的言语轻巧。便以为章对自己动了心思,不由的作起少奶奶梦了。便自己千分拿捏,万分风情的回道。

     “奴家十三岁,自幼命苦,卖身到帅府来。便是要服侍少爷,奶奶们的。又去哪里许人家。”

     章长弋听罢忙要带如月回房长叙,如月千娇百媚,莲步婀娜的随章回了房。

     二人进了房间后,章长弋又匆匆忙忙关上了房门。拉起了如月的手。“我身子不好,偏偏又讨了丑媳妇,也迟迟不得生养。你可愿为我生个儿子来传香火?”

     那如月见了真当是好事临门。便羞羞嗒嗒的应承了。又道。“少爷,你可要给奴家个名分。我可不要日后被那村姑使唤。”

     章长弋又摸着她的手,连连答应。并称自己身体乏了,让她回去等着。过两日便去四姨太房里要了她,好八抬大轿迎娶她过门。

     那如月回了四姨太处,便看自己衣裳也不是衣裳,钗环也不是钗环。又想着自己马上就是章府里的少奶奶了。还会缺这些破衣烂布的,便一股脑儿都扔到了门外。引着其他房里的丫鬟疯抢。她便像主人看畜生抢食似的,妖娆的坐在一边,眼珠子乐得直打转。

     却说到了深夜,章府便闹开了。章长弋躺在床上昏睡不醒。几个姨太太全忙里忙外的围着章长弋转。

     章保竟亲自去后方请了引三海。引三海来到章长弋房里,先是佯装看了看章长弋的状态。口里又念念有词道。

     “丹朱口神,吐秽除氛。

     舌神正伦,通命养神。

     罗千齿神,却邪卫真。

     喉神虎贲,气神引津。

     心神丹元,令我通真。

     思神炼液,道气长存。

     急急如律令。”

     便掐指一算大呼道。“少爷是被人近身施了邪咒了。”

     那章保岂非善类,忙让手下李副官带着兵把平日里近身侍候章长弋的丫鬟,仆人。通通抓了起来。

     “是谁?给少爷下了什么咒的。今天要是没人交代,老子一个个的崩了你们。”

     底下的丫鬟,仆人们听了纷纷哭成了一片。章保又让他们跪成了一排,每个人身后都有官兵举着枪。

     “谁知道什么,都给老子好好的交代。别等老子查出来,到时候,有你们好果子吃。”

     那雨秀见了,忙爬到了章保身边,先是连连磕了几个头,便说道。

     “回禀大帅,我们这些人都是常年服侍少爷的,哪里会失了本分。只有四姨太房里的如月,今儿竟跟少爷回了房里。我们底下人也不好多嘴。只是好奇,那如月本不是我们房里的人,跟我们相交也少,怎的今儿偏偏去主动勾搭少爷。现在一见,定是那小蹄子受了别人好处,特地过来害少爷的。”

     章保听了,也觉得有理。便让马副将把如月抓了来。

     那如月还不知是怎的,只听说章保怀疑她给少爷施了邪咒。便急得语无伦次起来,胡乱的解释道。

     “今儿,我是去了少爷的房间。少爷看我模样好,说是要管四姨太要了我的。我真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呀!”

     “不可能。”雨秀一口肯定道。“少爷最是本分,我们近身的人都知道。少爷和二爷奶奶感情正好,怎的会说要娶你一个丫头。大帅,这如月分明是在扯谎。我看,就是他害了咱们少爷。事实与否,去她房间里一搜便知。”

     章保听了,忙挥手让人去搜查如月的房间,不一会儿,官兵便来禀报。

     “回大帅,我们只在那如月的衣柜里搜到了一张五十两的银票。再无其他。”

     那雨秀听了,忙又道。“大帅,我们做大丫鬟的一个月才一两银钱。如月那么一个小丫鬟,才进府不到半年。上哪去弄那些银票。定是有人贿赂她,让她来害少爷的。”

     章保见了,忙抓起如月衣领,又从裤腰上掏出枪,作势就要崩了她。那如月连忙嚎哭的求饶。说出了银子是何二给的。目的是为了贿赂她,让她偷四姨太旗袍里的卖身契。

     此时,章长弋忽的走了出来。先是给章保请了安。“孩儿只是为还李五的清白,才特地让引姑娘帮忙演了这出戏。孩儿身体本无恙,害父亲大人担心了。”

     章保见了章长弋还好好的,忙看看前身,又看看后背,确实了他真的没病,忙的收起了枪,大舒了一口气。“你没事,我就放心了,父子俩,哪有什么怪罪不怪罪的。”

     章长弋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告诉了章保,又说。“李五是儿的妻子,孩儿知道她出身不好。可孩儿还是活死人的时候,全劳她日夜的照顾。如今,这如月已经交代,李五也是冤枉的,就请父亲出个面,放了她吧。”

     那章大帅本也不知道这件事,如今听章长弋一讲。连忙让人放了李五出来。又把二姨太和四姨太好生教训了一顿。又让官兵抄了何二的家,把何二赶出来衢州府。

     至于那如月,章保本欲崩了她,无奈章长弋求情,说她年纪尚小,只是心术不正。让随便赶出去就是。章保哪肯这么便宜了那小蹄子,让手下打了几十大板,瞒着章长弋让马副将给她卖进了窑子。

     那边,雨秀匆匆赶去柴房接李五。只见李五浑身肿胀,上下满处都是伤痕。几个大丫鬟把李五扶回了房间。章长弋又叫人去找了三四个大夫。一时房里忙忙乱乱,都围着这个往日里不受待见的二爷奶奶。

     引三海见了,默默藏起了手中的金疮药,独自回了房。

     ……

     陆文渲为何以身试药?

     章长弋又会梦到何样的冤魂?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