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叶春娘告夫
    却说李五养伤这些时日,章长弋倒是对她千百个好。李五也知道章长弋只是可怜她,可她恨不得自己天天都能这般,若章长弋永远都对李五这般上心,她就是死了也情愿。

     最近这几日,倒是不怎的见吴亦。也难得吴亦陪章,引二人去了苏州这些日子。如今回来,定是要整日的跑去‘满春楼’看卢妃瑾。

     陆文渲却如同变了个人似的,见日的来帅府找章唤子。不是带她去爬山,便是带她去逛庙会。如今又请了江浙两省的几十个名医,说是要治好唤子的痴病。

     那章保见陆文渲是陆氏银号的少东家,又是想巴结着,再则是见陆真真的对自己女儿好。便也不管不顾,任由他们两个孤男寡女的胡闹。底下的下人也都传的沸沸扬扬,说是好好的富家子竟看上了个傻子。有赞扬老章家烧高香的,有说陆文渲只是换个口味玩玩的。更多的是等着看两家人笑话的。

     一日,陆文渲又带了五六个各地的名医来给唤子瞧病。

     章唤子也不知那些人是做什么,只知道伸出手让他们摸自己手腕,便能换吃食。

     几个名医轮流把完脉,陆文渲便询问他们情况,又问能否治好。有两个大夫直接摇摇头背起药箱就走了。

     还剩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中医,是衢州府有名的‘福云堂’掌柜,叫刘庆。那刘庆斟酌了片刻,便对陆文渲说。

     “我看这位姑娘是阴阳不调,脾肾阳虚,水沥不通以致堵塞了心脉所致。我先开一副调理肾阳的药房,每日三剂给这位姑娘服下。过两个月,在视情况而换药。也许还有一治。”

     那刘庆说完便提笔开了一剂药方。上书。黄芪三十克白术十克茯苓十克桂枝八克枸杞子八克龙须三十五克麦门冬十克党参八克

     写完,便把药方递给了陆文渲。“记着,这些都是大剂量。按方抓药吧。”

     陆文渲接过方子,连忙让下人去抓了几十副药。又亲自在厨房溜溜待了一下午,才只熬出来一碗药。

     陆文渲把刚熬好的药,端去给唤子。可唤子嫌味道怪,怎么也不肯喝。任凭陆文渲怎么讨好,诱惑也不肯沾一下唇边。

     陆文渲急得实在没了办法,便和唤子商量着。“那哥哥喝一口,你就喝一口好不好。”

     唤子倒算听话,傻呵呵的点点头。陆文渲见了忙端起药碗喝了一大口,又把药递给章唤子。可唤子又不肯喝了。陆文渲见状,便咕咚咕咚地喝了一大碗,只剩下一小口。又对唤子说。

     “这是治病的药,哥哥喝一碗,你就只喝一口好不好。”

     唤子听了点点头,便捏着鼻子把碗里剩的药勉强喝完。陆文渲见此计可施,便让厨房连熬了十几碗药,端了过来。陆先呼呼的喝一大碗,唤子就抿一小口。陆又喝一碗,唤子便又抿一小口。一来二去,陆文渲拢共喝了七,八碗药。唤子才勉强喝进去一碗。

     就这样,陆文渲整日的为了哄唤子,要喝二十多碗药。然后晚上回家,再扣着嗓子吐出来。

     ……

     却说转眼便又过去大半个月,李五也刚刚痊愈。此时正赶上立春,章府上下无论主子,仆人都纷纷换上了新衣。章保又亲自做了春饼分赏给大家。

     章长弋也穿了一身新的深黄格子的呢料西服,端了一盘春饼去了引三海处。

     引三海还是往日里穿的一身素白绢布道服,倒是因天气暖了,换了双新鞋子。鞋子是前两日三姨太给她备下的,当时三姨太给她看了十几双鞋面的花样。她单单选了这双白底海棠花的。又喃喃自语道。“一树梨花压海棠。”

     章长弋看她也没穿新衣,又一个人自顾自的倚在窗旁发呆,便笑着问她。

     “今儿是立春,别说是女道士,就是女菩萨也都过节的。”

     引三海看了看章长弋,端着春饼,一身新装,格外的英气,俊郎。“李妹妹给做的?”

     章长弋看了看手里的春饼。“不是,今儿的春饼是我爹亲自做的。他后清时期不是做厨子的么!”

     引三海又转回了头,自顾自地看着窗外。又像是回忆起什么。“我自幼在长白山长大。以前每到立春都会吃饺子。那时我喜欢吃韭菜馅的。他从来不吃韭菜,就看着我吃。”

     “他是?”章长弋问道。“你父母?兄妹?”

     引三海思虑良久。“是,是我师傅,處中子道长。我没有爹娘,连见都没见过。师傅把我养大的。”

     正说着,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可是又生生咽了回去。

     ……

     傍晚,章长弋让雨秀给引三海送去了一盘韭菜馅的饺子,和一身新的绸缎玉白纹的新道服。至此无话。

     零星到了深夜,章长弋便又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个女人冲他哭诉,可是他却看不见那女人的在哪,更不知道她的模样,只能静心的听她娓娓道来。

     原来,那个女子叫叶春娘,是衢州府临县的柯城九华乡人。那叶春娘今年二十又八,祖辈都是务农的。她十六岁时经媒人介绍嫁给了同乡里一个叫陶川的铁匠。

     成亲前两年的日子倒还好过,那陶川父母都是本分人,待叶春娘如同自己亲闺女一般疼爱。陶川也有一副好手艺,两口子整日里倒也恩爱。后来过了两年,陶父陶母相继去世。陶川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整日的喝酒,赌钱。若是赢了倒好,还能给家里添几个新菜。若是输了钱,便回家里关上门毒打叶春娘。

     叶春娘本是个老实人,每次挨了陶川毒打,也不敢声张。有一次,叶春娘正怀了两个月的身孕,陶川输了钱,还喝了些酒,回来又打她。春娘反抗,陶川便按着她的头往水里溺。然后又踢她的肚子,说是要剖开看看里面是男是女。叶春娘求饶不得,便跑去乡里报了官。

     怎奈那乡官牛树贵是陶川的堂兄弟。便理也不理叶春娘,眼睁睁的看着春娘被陶川带回去,接着虐待。后来春娘小产,再也不能生养。

     半个月前,陶川又赌输了。把家里的八间砖房输了六间。陶川正赶上气劲,又在饭馆喝了一斤多白酒,回到家荡荡悠悠的锁上上了房门。

     叶春娘知道又要挨打,这些年她身上大伤小伤不断,早就习惯了。可是,这次陶川拿起往日打铁的铁钳,烧的通红就往叶春娘身上烙。叶春娘疼的满地打滚,被铁钳烙到的肉,当时就烧糊了,冒起一股黑烟。门被锁着,春娘跑也跑不掉,就任由陶川拿着铁钳一下一下的往她身上烙。后来,春娘疼的昏了过去,陶川就说她是“骚****,还他妈装死。”就扯着她的头发往铁炉里按。一缕幽魂便这么死在自己丈夫手里。

     那陶川见叶春娘真的断了气,又怕被人发现,便连夜把春娘的尸体,用刀剁成一段一段的。一块块添进了打铁用的铁炉。可怜叶春娘,惨死连个全尸也没留下。

     ……

     陶川到底是何许人?

     章长弋与引三海又为何假扮夫妻?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