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铜铃记三
    却说引三海随着几个大丫鬟入了偏院,又转了两个回廊,到了一处极为偏僻肃静的小院。那红衫丫鬟便对引三海道。“这是咱们老太太的住处,夫人说直接请您来这,先给老太太瞧看瞧看。”

     引三海进了院,几个丫鬟先是带她去厢房小坐。又过了片刻,便有老妈子过来通报,说是太太请引姑娘去正房一叙。那引三海便又跟着来请她的老妈子去了正房,刚到房门口,刘氏便迎了出来。

     但见刘氏,四十出头的模样,细长脸,身量不高,一身淡紫色旗袍,端庄中透着精明。那刘氏见了引三海,先是推说自己礼数不周,怠慢了贵客,又是抬举引三海道。“瞧这姑娘,生的当真是标致,怎的出落了这么个美人胚子模样,可惜却成了道士。这若也是个俗家里的丫头,我定要讨你做儿媳妇。”

     三言两语却把引三海说红了脸,那刘氏在厅堂内让丫鬟备个蔬果点心,先是拉着引三海诉家常,又谈到了刘府最近的蹊跷事。那刘氏便唉声叹气的道。“或是冲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还是惊动了什么神呀仙呀的。这府里自从婉儿走后就不太平了。老太太也跟撞了邪似的,整日里神神叨叨的,怕是时日不多了。”

     引三海又详细的问了老夫人的状况。刘氏便一一道来。两人又喝了半盏茶,便一齐去瞧看老夫人。刚一进房间,便看见老太太盘腿坐在软塌上,嘴里嘟囔着。“冤有头,债有主。原来表面光鲜,实则豺狼恶虎,什么红瓦墙院,都是新鬼烦厌旧鬼哭。一家子不长眼的东西,偏往这乱坟岗上眠。还不一把火烧了痛快。”

     那老夫人一人絮絮叨叨仿佛真的若有其事。唬的几个丫鬟也不敢近身,只得在一旁杵着。引三海见了也只是立在门口,并不往屋里进。

     那老夫人见了刘氏和引三海,便更起劲起来。指着客房处便说是占了人家吊死鬼的坟,又指着一个高个子的大丫鬟道。“好好的娘们生那么大的脚,你踏在那痨病鬼的饭盆里,还让人家怎么受用。”吓的那高个子丫鬟忙跳起半个身子高,哭嚷着逃出了门。

     引三海见状,也不道只言片语,竟回身出了门。那刘夫人见了忙追问过来,引三海道。“贫道方才观老夫人面色,倒还红润,我见刘府靠山,怕是被山鬼冲撞了。我先给老夫人开副方子,暂且先吃着。过些时日,我再来瞧看。”

     那刘氏听了也不好多生言语,只得遂了引三海的意。又让下人给其送去了偏厅大堂。

     那引三海跟着几个老婆子先是去了一所偏院,纷是刘府的客房,引三海捡了一间僻静的。便又同那老婆子去了偏厅。

     章长弋和吴亦见引三海迟迟才来,忙问她是何情况,是否真的有鬼神作怪。

     那引三海见刘府的丫鬟仆人都在厅外,便起身掩上了门,才道。“我看那刘家老夫人是装病。”

     “不能吧,那老太太图什么呀!”吴亦坐在藤椅上,翘着二郎腿问道。“你说,她都快入土的人了,天天装神弄鬼的唬人玩,引姑娘,你是不是看走眼了。”

     引三海听了撇着瞪了吴亦一眼。“我法术就算再不到家,也不至于有病,没病的分不清。方才我去瞧看那老夫人。只立在房门口,便看见那老夫人面色红润,中气十足。她虽是满口说着胡话,可有铺有垫,有里有面。条理顺着呢!”

     章长弋闻言,思虑片刻,便问道。“那我们该如何,神仙也难治装病的人。你怕是要砸了招牌了。”

     引三海听了只回道。“且行且看吧。”

     ……

     刘府究竟有何秘密?

     老夫人又为何装神弄鬼?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