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深陷囫囵
    原来,那砖房柴火垛旁的后门直通后院。后院是菜地和茅房。陶川未把房子租给章长弋之前,曾在这里住过两年。那时为了通行方便,他便在菜地旁的栅栏处开了个小门。后来搬家后那菜地无人打理,栅栏处结了许多不知名的花草藤蔓,旁人不打眼自然瞧看不出还有个门隐在其中。

     陶川被章,引等人告发后,自知被人算计,又因心中着实喜欢引三海,便更加气愤。一心想着欲把章长弋杀之而后快。

     却说已是傍晚,章,吴,引三人都且睡下。陶川便从柴火垛中钻出来,拿出事先备好的迷香,先捅破两个屋子的窗户纸,把迷香吹了进去。

     过了片刻,陶川估摸着章,引几人应已晕倒,便大步进了屋,拿出平日捆柴火的麻绳,浸上凉水。把三人搬到一个屋里,分别捆了个结结实实。

     不一时,章,引,吴三人逐渐清醒过来。只觉得身上无力,待完全回过神来,才发现几人均在炕上,被麻绳紧紧捆成了杀猪扣,挣扎不得。口中又都堵着抹布,衣服,也呼不出声。此时那陶川手中攥着把家中常用的剁菜刀坐在地当间的方凳上,狠歹歹的瞪着一对圆眼怒视着他们。

     那陶川见三人已醒,便把菜刀放在桌子上,走上前去,卯足了力气,扯着引三海的衣领,一把便将她从炕头拽到了地下。引三海双手被紧缚在身后,又取不出符纸施不出法力。只能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一般,任由陶川摆弄。陶川此时见引三海全无了往日的凌厉之气,便弯腰俯下身子狠狠的薅住引三海的头发,硬生生把她拖到了墙边。又长吁了一口气,蹲下来贴在引三海耳边大声吼道。

     “臭娘们,老子满心满意的把你当祖宗似的供着,你******竟和那两个小白脸合起伙来算计老子。一会儿老子就把这俩小子活刮了,你好生的给我瞅着,也知道知道得罪我陶川的下场。”

     章,吴二人见陶川如此对待引三海,却苦于被捆住手脚,又堵住了嘴。只能拼进全力的在炕上挣扎,蠕动。可也无济于事。那陶川见章,吴二人在炕上却不甚老实,更是气上加气。大步走到炕沿,左手扯起章长弋衣领,右手高高举起握成铁拳,用尽全力的锤向了章的太阳穴。登时,章长弋脑中如同有千百个炮仗一起轰炸,翻江倒海一般,眼昏目眩地瘫倒在炕上。

     陶川仍不解气,迈开左腿跪到炕边,一只手把章长弋按在身下,另一只手握起拳继续朝着章的脸上,身上猛锤。不一时,章长弋便口吐鲜血,挣扎着昏了过去。

     那引三海一直在墙角,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也不知是担心,或是着急。眼泪竟不自觉地在眼眶中溢涌而出。陶川见章长弋昏了过去,便转身去看引三海。本想着告诉她,倘若她日后老实的跟他过日子,便饶了章长弋一条小命。可却正看到引三海哭的衣衫尽湿,双眼通红的狠狠盯着他。

     那陶川见状几近奔溃,怒火中烧。便什么也不顾。顺手操起桌上的菜刀,又抓起引三海,连拉带扯地把她拽回到炕边。大声吼道。“你这个****,你不是为他哭么?好!现在我就剁了这个小白脸,然后再剁了你,让你俩到阎罗殿去当野鸳鸯。”说着便瞪园双眼,举起了菜刀。

     却也正巧,刚才陶川拽扯引三海时,引三海死命挣扎,怀中的符纸却碰巧掉了出来。那引三海见陶川举起了刀,当真欲杀了章长弋。便急急地默念了咒语,解脱了身上的绳子,一下扑到了章长弋的身上。那陶川只顾下刀,一时也未住意。忽的看见引三海扑了过来,急忙收力,却也无济于事,那菜刀仍深深砍在了引三海的后背上。

     此时,忽的“乓”一声,陆文渲一脚开了房门,紧接着一群官兵涌进了屋子,端着枪把陶川当场按到了地上。

     原来陆文渲自接了吴亦的信件,便去章府向唤子辞行,并顺便给章保报个平安。那章保看了书信内容,深知自己手下那些乡镇的官员终日里通外合,吃贪受贿。生怕章长弋等人在九华乡遇到麻烦,便派了一百名士兵跟着陆文渲一同前往,旨在安全的把众人接回来。

     那陆文渲还未到到九华乡,便先遣了人去府衙打探。得了消息说是没见官衙门口有枪毙的榜文,又说陶川早已安然无恙被放了出来。陆文渲思量着陶川一定会去报复,便深深担心章,吴等人的安微。便连夜赶路到了九华乡,率兵径直去了吴亦信中所写的地址。

     此时

     那陶川已被官兵擒住,陆文渲先让官兵把陶川押上了车。又忙的上前解了吴亦身上的绳索。引三海见众人已得救,也不顾后背的伤势,看着昏死过去的章长弋,连忙在自己的包裹里寻了丹药。

     这边刚寻出丹药,引三海忙的来到章长弋

     身边,把章长弋平放在炕上,双手捏开章的嘴,把药塞了进去。不一时,章长弋便懵懵怔怔地醒了过来。吴,陆二人见章长弋醒来,便直接凑了上去,先是看问情况,又夸引三海是活菩萨。那引三海见章长弋已有人照顾,便起身欲去给章倒碗热水。没想到刚走两步,便忽然“哐”的一声,整个人一下子倒在地上。

     ……

     引三海伤势究竟如何?

     章长弋又会发现引三海怎样的秘密?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