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人生若只如初见
    狂花顷刻香,碗碟缠绵意。天与短姻缘,聚散常容易。——晏几道《生查子》

     生活往往是这样,你不愿意看到的结局,就必然是真的结局。你不想去面对的人事,就必然需要去面对。你不想承认的事实,就很可能是真相。

     那天我坐在明亮如昔的教室里。

     讲台上自认为年轻,其实已经老去的副教授,依然不爱讲课,却热衷于讲述自己在北大读书的历史。

     我总是关注着每一个人一些奇怪的点,就比如上课不听课,却在研究女教授的虚荣。更比如小璐在遇到我之前,为什么不找一个男朋友!?

     当然这些话我也只是敢想想,绝不敢当面问小璐。甚至就连拒绝的勇气也没有。

     也许是因为自己总是被拒绝,深知被人拒绝之后的那种难受。也许是因为从没有被人主动喜欢过的虚荣,总之当那天中午午休的时候,我又回到了小璐那个生意并不是很好的水吧里。并且一如既往地,点了一杯用色素和糖精勾兑的蓝色妖姬——这当然是小璐偷偷告诉我的。

     一切似乎都没什么变化,水吧里依然是不到十五方的面积,依然是略显狭窄地布局,当然也依然是两个心怀“不轨”的年轻男女。

     网络带给我们这一代人的独有气质,是与陌生人交谈甚欢,而与朋友却无言以对。尤其是异性朋友,更尤其是表白过却没有成功的异性朋友。

     我已各种惨痛的代价,以各种作死地方式表白的经验,真诚地告诉你:如果想与一个你不喜欢的异性绝交,最直接简便的方式就是跟她表白。当然前提是她不喜欢你。

     我坐在自己常坐的位置上,小璐坐在正对门口的吧台上。我们彼此打了招呼,然后就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接下来的情况了。

     更让我感到难堪地是,我是来这里给大芳打电话秀恩爱的!

     坐下的那一刻,我就开始后悔自己脑袋进水。可此时再想要走,我也不知道以什么借口离开,尤其是在小璐时不时一个装作不经意间,瞥过来的眼神里。

     所以我就只好坐在那里,拿出了手机,看着大芳的电话号码,却怎么也没法拨出去。难为了好久,两个进来休息的客人给我解了围。

     小璐开始忙着应付客人,而我也终于找到了机会,拨通了大芳的电话。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这句诗是用来形容恋人之间亲密无间地,然而其效果,却往往相反。或许是女人的敏感,或许是我语气地异常,那天大芳明显感觉到了我的异常。

     事实上,我的确很异常。因为那该死了两个客人买了杯水就出去了,而更可恶的小璐,此时却跟往常一样,坐在我身边,一副好玩的样子看着我。

     “木木,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没有,大芳,你别多想。”

     “多想?我多想什么?木木你干什么呢?今天怎么回事。”

     “我没有不舒服,可能是中午吃的太咸了吧。你中午吃的啥啊?”

     “当然是肉啊,你知道的,我是非肉不食,无肉不欢……”

     似乎就这样掩饰过去了,然而我清楚的感觉到了大芳心底的那一丝疑惑,就像我确信她真的能感觉到我身边的异常一样。

     我错了吗?错了!

     事情当然没有这么简单,几年过后,生活已经将我所有不切实际地胡思乱想都喂了狗,所以我才能理智地给出答案,在当时地情境下,如果是现在的我,自然选择远离小璐,所谓长痛不如短痛之类“富有哲理”的鸡汤文,早已经深入我心。生活把我调教地没有丝毫想要反抗地心思。

     你应该要这么做,世上大多数人希望你这么做。

     然而生活毕竟是生活,回忆可以假设,却无法重来。

     当时的我,就是出现在了小璐的水吧里,就是自以为是地,以为自己被我喜欢的人,和喜欢我的人折磨着。一方面想要坦白而又不敢,一方面想要拒绝而又不忍。这不正是那些年我们最爱幻想的场面吗。

     渣,实在是太渣了!为曾经的自己差评。

     然而岁月如梭,却还是有些东西是不会改变的,就如同我总是爱胡思乱想之际。当挂断电话,看着小璐近在咫尺地脸,看着她脸上狡黠地笑容,我清清楚楚地记得,我当时想的是:如果我闭上眼,再睁开,小璐会不会突然消失。消失在我的生活里,依然在世界地某个角落开着这样一家小小的水吧,依然沉默却自由地生活。

     然而我睁开眼,她还是笑眯眯地坐在我对面,用一种让人想揍她一顿的语气说道:木木,你以后要对我好点,要不然我就放开手脚追你,能不能让你回心转意我不能保证,但是让你跟大芳闹掰,估计还是能做到的。

     她笑眯眯地跟我说着,而我其实心里暗爽着想道:没想到朽木也有开花的一天,着就是传说中的招蜂引蝶吧。

     这么想着,我严肃地跟小璐说:小璐,以后不能跟我开这样的玩笑。要不然我们真的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人总有一贱,或在未来,或在过去。未来还有没有这么贱的机会,我不得而知,但从现在往前推二十年,说上面那句话时的嘴脸,绝对是我最贱的样子。

     我不知道小璐当时有没有伤心,或者是她性格大大咧咧没感觉,或者是她感觉到了故意掩饰。反正我没有看出来,或者我不愿意看出来的。

     人不生来高贵或者低贱,当然更不可能因为别的什么高贵或者低贱。不因为你拯救了世界,就高人一等,不因为你十恶不赦,就应该低贱。人就是人,用生物学上的解释就是一种高等动物。这里的高等,也只是自己认定而已。否则你把全世界的所有生命,包括动辄几百亿上下的微生物都算上,召集在一起问他们人是不是比别的动物高贵,我想应该不是。

     以上种种胡说八道,就是为了佐证爱一个人,不会使你低贱,不管爱的是谁。被一个人爱,也不会使你高贵,不管那个人有多么爱你,都不是你用来伤害她的理由。

     时至今日,我心依旧。

     所以我一直为我当着小璐的面,那么不客气地以不做朋友相威胁,试图使她接受我们之间不应该有超出朋友之外的感情这一事实。

     我当然会安慰自己一时的伤害,是为了以后不再伤害。世上高大上的理由那么多,随便找一条都可以掩饰自己的虚伪,可以给自己释怀的借口。

     可我依旧无法释怀。因为我清楚地记得,当我被青青拒绝时,我也痛苦,也曾心怀怨恨。哪怕我一直不认为自己爱过青青。

     好在我们我们千辛万苦来到这世界,不是为平淡如水的。酸甜苦辣,才是真实。才让你在每一次晃神时,能够被现实拉扯回来!

     我总在想,人生若只如初见,那么该有多好。可是还是不行,初见会阻止我跟小璐的尴尬,却也会阻止我和大芳的重逢。

     那是我所祈愿的。

     那是我所拒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