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六)大家都有精神没有病
    (十六)大家都有精神没有病

     其实仔细想想,爱一个人就是给她幸福这句话顶多只能对一半。爱一个人,如果那个人恰巧也爱你的话,是可能给她幸福,但这绝不是全部,我发现你给予谁爱的时候,同时也就给予了她恨。

     人是非常不可理喻的动物,原本不是你的东西,拥有的时间久了,就自然而然的有了占有欲,所以当有一天别人不给你或者给你的少了的时候,就会埋怨,而埋怨是一切恨之开端。

     爱情它又是这样一种东西,一个人不可能尽其一生都一如最初的那么爱你,因为时间。长久的时间过后,你就会发现任何爱都会变少,因为随着她爱你的时间增长,你会将一些原本是她给予你的关怀当成是自己应该获得的。可是一个人若是真的爱你,那么他从一开始就给了你全部,所以他的给予是不可能增加的,可是你希望被爱的感觉却只会越来越强烈,所以你会觉得她不如以前那么爱你。正因此,问题的关键就在于,爱与被爱却都没有一个很公平的评判,只能是凭借着接受者自身的感觉,可是这世上最不可以讲道理的一件事就是“感觉”。

     所以说当你给予谁爱的时候,就已经给了她恨你的权利,理由。直到有一天她觉得非要用一生才能让你偿还这种仇恨的时候,大概爱情也就修成正果了。可是这并不是结束,当爱情修成正果的时候,每个人原本想让别人偿还自己的愿望都会落空,因为你会发现,爱与恨纠缠不清的时候,不可能逐渐减少,只会越来越多。

     我试图理顺那段曾经让我刻骨铭心的爱情的时候,逐渐的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很不可理喻的,很没有道理的错误。那就是当我与大芳相爱的时候,每一次我自以为站在她的角度,想我们之间分歧的时候,都将我自己当成了她一个普通人甚至不相干的人,从这个角度想,我确实做得已经很好很好了;可是每当我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想我们之间分歧的时候,我总是将她当成自己的女朋友这个身份,从这方面看她似乎做得还不够好。

     你可能很容易就看出来这种滑稽的想法错误在哪,是的,我们对跟自己不同关系的人其实是有不同的要求的,就好像如果你之于我只是个陌生人,那你长得再漂亮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可是如果你之于我是情侣关系,那么我就会想到你这么漂亮就不要去外面招蜂引蝶了。

     我这个人不擅长后悔,但是想到这里总是有点不甘。为什么在我最美好的年华里遇到一个那么好的女孩的时候,却偏偏两个人都没有耐心去将爱情想想清楚?都说只求在最美好的年华里遇见最美好的你就已经很满足了,我以为简直是放屁,而且臭不可闻,谁辛辛苦苦百般折磨谈一场恋爱只是为了遇见你?你想拥有,只不过不得其果而已。但是话又说回来,这句话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就好像放屁虽臭,但是确实是每个人都要遇到的。

     我之所以想到这些,只是因为现在当我一遍遍回想时,发现在爱情最开始的时候,我与大芳之间就存在着分歧,几乎在我们相互靠近,相互拥抱的同时,各种各样的分歧就已经在爱情的沃土上滋生蔓延了,只不过当时谁也没有觉得这些无伤大雅的事情会最后累及我们的爱情本身。或者说,谁也没想到爱情会需要付出这么大的努力,坚持。勇气,毅力等等。

     年轻的人们总是习惯性的以为爱情就是我爱你,而你也爱我。

     还是在那列奔往徐州的火车上,我幸福的抱着大芳,漫不经心的听着本应该被重视的东西。

     “你还好意思说,你两个月之前刚跟我的好朋友表白过,她还以为你因为表白失败很受伤,所以让我来安慰你,我因为她让我安慰你才跟你接近的,谁想到你得寸进尺,只是两个月后就又跟我表白了,还说我拒绝你,我没大嘴巴子抽你就已经很不错了。”

     她被我拦腰抱着,本来大病初愈身体就不太好,之前又伤心的哭了一阵,又在我怀里一阵挣扎,早就累了。这会儿聊开了,也不是那么害羞,索性完全靠在我怀里,两只手玩弄着我之前抓她的那只手,兴致盎然的说着我的“劣迹”。

     我为什么跟青青表白这个事情,我不知道自己想过多少遍。不外乎两理由,一是我喜欢她,二是我之前讲的虚荣心作祟,想要将她带入我所以为的“正常”的周围的生活圈子。第一个理由不太靠谱,因为在跟她表白的时候我很清楚,我一直暗恋的女孩是大芳,这一点虽然知道人不多,但是将近三年的时间还是有那么一两个人知道的,我不可能为了自己三年后的表白失败,在两年前就做好准备。

     至于第二个理由是为什么,前面有讲到过,第一是因为少年自以为是的轻狂,我从自己的角度判定青青那样的,离群的生活是寂寞的,不幸福,我想这个我以为纯真善良的女孩获得我意识中比较正常的生活。第二是因为我个性中追求的那种虚荣,想让她因为我的缘故获得更好地生活,也算是显显自己的本事。

     可是我一直都知道的一个问题是,如果按我这样想的诉说,那么姑且不谈对于青青是一种背叛,它也没人信啊!你跟一个女孩表白,然后被她拒绝,接着你告诉别人我不是因为爱她才跟她表白的,而是因为想要拯救世界和平?我虽然偶尔犯神经,但是绝对没有精神病。

     所以说我发现我根本没有办法跟别人解释,或者说根本没有办法让人家相信我的解释。可是我又极不情愿这样老被误解,很简单的原因,对于自己情商不高这一点我当时已经略有感触,可是我爹妈辛苦教育十几年,我不能让人说我品性不好。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的确是大勇气大智慧,可是换个角度想,未尝不是一种大无奈。直到如今我依然秉持一个看法:人生一世确实是给自己活的,是过的自己的日子。但是这自己的日子绝对有很大部分是给别人看的,这一点的根由是作为一种动物,我们是群居的。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做证明,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

     所以我一直认为自己过得好是能力,让别人说你过得好,才是本事。

     啰嗦这么多貌似很有道理的话,其实却佐证着自己的失败,因为当我听到大芳说要“大嘴巴子抽我的时候”才意识到一点:

     我可以让所有人都觉得好,可是却无法跟亲近的人解释,以至于她以我为鄙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