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二)我不知道有多爱你
    (十二)我不知道有多爱你

     我不知道有多爱你,不知道我会不会爱你胜过爱自己的生命。这不是推脱,也不是借口,我不认同“如果爱你不如爱自己,就不算是爱情”这句话的道理,因此就算我发现我爱惜自己胜过爱你,我也不会因为这样的原因而内疚。之所以说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爱你胜过爱惜自己的生命,只是因为我没有遇见过那样一种抉择,我没有遇见过只能在你和我自己之间选择一个的选择题。我没有做出来选择之前,我无法判断自己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就如同我没有到烟台之前,我同样一点也想不到我会为一个女孩远赴千里,只是单纯的想给她一点安慰。就如同当大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的时候,我也无法回答一样。

     是啊,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凭什么在这里?这是让我在见到她之前六个小时困在车站时,一直不得其解的问题。可是当我看到病床的女孩,看到那熟悉的容颜,憔悴的容颜,所有的虚荣自尊以及等等都消失的一干二净。那一刻,我心中想,只要你不赶我走,只要我能带给你安慰,那么其他的一切都没有关系,当我站在这里,让你感觉到被关心的感觉,这就是我想要的,就是我的幸福。

     我看着眼前有点惊喜的,憔悴的,面色苍白的女孩。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好像是终于做了一件自己一直想做却没有做的事情,好像是终于得到了自己一直想得到却没有得到的一种感觉,有点类似与我爱你,其实与你无关那种。我发现当我站在这个女孩面前,看到她虽然面色苍白却依然艰难的让自己的生命之花努力开放,当我凝视着她那双眼睛,尽管回忆仍然在我的脑海里不停的上演着当初她拒绝我的那个眼神,不停地上演着自己曾经推测过的种种走向毁灭的结局,但是我依然感受到她的气息,从一阵阵的消毒液的气息中感受到她的气息。那气息使我安稳,使我平和。也使我能宁静的看着她说:“说好了我要来看你的。”

     她有点傻傻的说:“你在苏州那么远···”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全身充满了勇气,不等她说完就接着说:“苏州其实不远,只要你不阻拦,从任何地方赶来都不远。”

     她听到我的话,苍白的脸色有点泛红,先眼神示意我旁边还有人,接着指着那个女孩对我介绍到:“这是我同学小雯。”

     我与那女孩打过招呼,然后问她:“你怎么回事,毕业的时候还好好的,这才多久,怎么现在住到医院里来了,听小龙说还退学了。到底怎么回事啊,很严重吗?”

     这时她那个同学或许是不想打扰我们两谈话,找了个借口转身出去了。大芳却突然变得沉默下来,直到好久之后才开口,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问到:“如果我的病很严重,明天就要死了,还可能会传染你,那你会不会后悔来看我?”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那么问,我也不知道这个我心爱的女孩心中想过一些什么恐惧的事情,但是我知道她现在急需要鼓励和安慰,需要被关怀和信任,所以我毫不犹豫的说:“不会。”

     然后大芳说“不信你”,但是能看出来显然我的答案还比较让她满意。后来说起时,她总是说是我当时的毫不犹豫给了她相信我的理由。

     可是时至今日,当我回想起来当时的情况。我根本就没有想过她所问的那个问题,而那个回答也只是一种不想让她难过的条件反射而已。仔细想来,我会后悔吗?或许会,因为从踏上去往烟台看她的火车的那一刻起,我就在后悔自己或许不该去蛮横的重新介入她的生活。也或许不会,因为时至今日我从没有为我爱过这样一个精灵般的女孩儿有过哪怕一丝丝的后悔。

     坦白说,大芳想检验我是不是真的爱她,用这一点来作为问题明显有点傻,因为在我来到她所在的这座城市前,就通过告知我她生病的那个同学得知,大芳所得的,只是一种常见的病而已,唯一有点麻烦的就是这种病必须长期养着,直到康复以后才可以重新上学。也因此她想以此来检验我爱不爱她明显是不成功的,而时到今日,我依然没遇见过一个需要在爱情和生命之间选择的事件,所以我到底会不会为了我所挚爱的人而不顾自己,我自己也不得而知。

     这个问题之后,大芳明显变得开朗起来。与我絮絮叨叨的说着毕业之后的事情,说着这个“该死的病”,说着她的憧憬和想要的生活,说着她突然被打乱的一切。

     我得知她身体的具体情况,得知了这个病没什么要紧,但是需要长时间的修养,所以她准备过几天就要回家去的,但是没想到我会突然大老远的跑过来。

     不知道是她因为我来看她所以感动,还是像她后来说的那样本来就喜欢我。总之从我站到这个病房的那一刻起,我就能感觉到我们两个之间的亲近,仿佛回到了高中我跟她表白之前的那段时间。弄得我当时一直有一个错觉,好像是之前我们之间存在隔阂的那一段时间并不存在,只是我脑海中的一段幻想而已。

     我在烟台只待了四天,这四天里我没有去过任何的地方,只在那个狭小的病房和我晚上休息的旅馆之间来回。我能感觉到大芳对我的接纳,或许是因为离开了我们之前一直所在的那个环境,或许是她被我感动,反正我清晰的感觉到了爱情的信息。这次不是自作多情,后来也证实我当时的感觉并没有错。

     在这四天里,我们每一天都在一起,刚开始只是聊聊彼此分开后的事情,接着开始聊分开前的那些事,很默契的我们都避开了我那次表白和她之所以拒绝并且还是泪眼朦胧的拒绝的原因。但是我心里其实特别清楚,想要和她在一起,这个坎是一定避免不开的。而且这四天简直比得上四个月那么漫长,随着感情的迅速增温,随着我们之间开始试探性的说起有关爱情的话题,我知道距离我们两个彻底的给之前的事情一个答案,差的只有一个契机而已。

     我当时的心态有点矛盾,既想彻底的掀开这件事,知道我一直所不理解的当初那个让我刻骨铭心的眼神的缘由,也为我们在一起挑开障碍。同时我又有点害怕,我怕当我们揭开那个掩藏在回忆里的故事的时候,我们又会不可避免的走入之前的老路。也或许是因为这样的缘故,我们才刻意的选择避开这个话题吧。但是谁都知道,这是一个无法避免的问题。

     四天之后,她家里人要来带她回家休养,而我也要离开这里回到我原本的生活,回到远在江南的苏州。所以我知道,有些疑问该到了有答案的时候。(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