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六)一往情深深几许
    (要收藏)

     (六)一往情深深几许

     不知从那天开始,不知到那天止。

     这句话原本的意思是命运的长河贯穿古今,谁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从那一天哪一个地点开始的,同时也没有人能知道它将会在哪里结束。不过我总是习惯性的将它理解为莫名其妙的就开始了,而你也不会知道它那一天就莫名其妙的终止了。但是这两种理解有共同的基础,那就是:任何东西当你无法掌控的时候,就只能酸酸的说不知从那天开始,不知到那天止。因为所有的一切你无法决定。

     而爱情恰好就是这么一件我无法掌握的事。无法掌握也就意味着你只能顺来顺受,逆来逆受,所以我之前常说,爱情是一个让人乐此不疲的陷阱。

     你也许会好奇我为什么会这么生硬的将大芳扯进这个故事。实际上,除了她是故事的一半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在当时,她的确是以这样生硬的方式突然就融入了我的生活。我也同样不解,这个平时说一句话要酝酿半天的女孩,为什么会突然变成了爱心大使,跑过来安慰发呆的我。但是,我又不能质疑。我怎么能在我暗恋的女孩面前问她你怎么会来安慰我?

     人跟人之间的关系很奇怪,两个人不论以什么样的关系在一起,朋友,老师,爱人,甚至父母其实都遵循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一方弱,必然一方强。你仔细观察周围的生活,就会发现没有任何两个人之间的任何两种关系是完全对等的。最好的例子其实还在父母与孩子,大多数的父母在孩子面前之所以是弱势的,只不过因为他们的爱更多。

     当然爱这个东西是没有数量和质量的,说谁爱谁多一点,谁爱谁少一点不过是一个比喻。但是它又有强烈的主观性,有的人全身上下只有一分爱,他全给了你。你有三分爱,给他两分。到底是你爱她多还是他爱你多?这似乎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事实上也没有答案。如果非要得出一个谁爱谁多一点这个问题的答案的话。我寻思良久,也只得一个模棱两可的比喻作为答案。我以为如果要看谁爱谁多一点这个问题,或许比较难,但是换一种看法,如果是来比较谁的选择多一点,那么就比较简单。你爱他没有退路,而他爱着你,却随时准备抽身而走,那么自然是你的选择少,他的选择多。这样看来,或许能稍微回答一下谁爱谁多一点这个问题。

     但是以暗恋这中关系来说,理智上讲,我肯定是不知道从那天开始,不知道那天止的一个。我常有这种无奈,但是我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我知道很可能有一天我会因为奢望幸福而得到大痛苦,但我又沉迷于这种奢望之中的幸福。可是我又怎么能知道,她是否也因为同样的担心而彻夜不眠呢?我知道,她告诉过我。当然你又得保证言语的真实。

     所以说,爱情果然是一种甜蜜的毒药,只是我没想到在我决心不沾染这东西的时候,我却开始为之而神伤。当我稍稍接近一点点。我又开始害怕失去。失去的痛苦固然让人哀伤,但是拥有却时刻害怕失去的感觉,却更容易让人憔悴。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或许拥有之后害怕失去的无奈,才是一切失去之后的痛苦之源。

     道理暂且不论,也确实论不清楚。但从那天开始,我和大芳就慢慢相熟了。相熟的速度我都有点没反应过来。仅仅几周后,我甚至敢坐在她的位置旁边调笑她了,这在以前是多么不可想象的事情,仅仅在几周之后我却已经习以为常。

     我也曾无数次的深思当我一次一次的打破自己对自己的诺言,是不是就已经在沉沦的路上越走越远,但是如同染上毒瘾的人,在能体会的真正的幸福的时候,又有谁能因为害怕失去而顾及到以后。幸福中的人们都是极其短视与鄙陋的。

     请允许我赘述那种如在梦里的感觉,或许这感觉于你并不陌生甚至正在其中,但是对于我,它现在只是回忆,然而这回忆却是刻骨铭心的真实,似乎时刻都能重新开始。我与大芳开始暧昧起来的时候,大概是我有生以来所能想象到的最好的爱情。至今想起我都总是震惊与自己当时的变化,我突然从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变得絮絮叨叨,我一遍又一遍的跟她讲我们的初遇,我强烈的想霸占她的一切,我放肆的想象着我们的未来,我愿意为她放弃自己的看法,我不断地因为她修改自己的世界,我几乎以刀切的蛮横方式挤进她的生活,我时刻都在想知道她脑海里的想法,我······

     不管之前我跟多少女孩玩过这样或者那样的游戏,不管此后我欣赏过,喜欢过,爱过怎样与她与众不同的女孩,我都固执并且自豪的告诉别人,这是我刻骨铭心的初恋,虽然它从开始就注定要覆灭。但是我从不怀疑它的存在,如同我真实存在的一切生命。

     我以为真正的爱情不是追来的,我从不选择以追一个女孩的方式去追一个女孩,我尽量给她看到我的好,我对她表达出自己的善意和亲近之心,如果获得回应,我继续。如果被忽略,我放弃。我不愿感动谁,然后让她爱上我,我以为,如果不是互相喜欢,爱情将不存在长久的理由。

     你可以看出我同时又是一个固执的人,像上面说的这些,全部满足,我才能收获我的爱情。但当时我不知道的是,如果谁想将恋爱当做一件事情来做,这些东西是完全可以复制的,也就是说,在她可能不爱你的时候,她也能做到这些。

     所以说,如果可以,请不要把事情想的复杂。最直接的,最简单的问自己一句为什么,或许你就能找到所有的原因。为什么她会爱你?凭什么她会爱你?你有什么值得她爱?然后你就知道,所有的一切,都会有一个像样但是绝不真实的答案,而那就是你选择长期欺骗自己的借口。

     归根到底,你还是希望有个人来爱你,所以你会自作多情的角色扮演。归根到底,你还是想要有个人温柔对你,所以你会情不自禁的代入感情。你甚至觉得在极大的痛苦背后,一定有极大的幸福,或者你觉得否极泰来,当你遭受了生活的巨大打击,你就可能得到奖赏的糖果。然而你忘了,生活何曾温柔的待过谁?

     而后事隔经年,你想起曾经所有,是否会感到幼稚而又可爱。八十年代有一个叫顾城的小子曾经写道: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我只愿在心爱的白纸上画画。很多时候,我们固执的如同这个孩子,肆意的在洁白的纸上画下莫名其妙的画,是浪费,也是拥有。

     如果说所有最美的,必将在最绚烂的时候毁灭。那么我们只能说不在乎天荒地老,只在乎曾经拥有。注意,是只能说。只能说的意思是,你也许还想说点别的,但却毫无意义。

     那青春灿若星辰,那青春痛若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