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精神病院(完结)
    “有没有受伤,让阿狸来关爱一下”

     白玉京摁住了在自己身上到处摸索的阿狸,这家伙明显的是在占自己的便宜,都快把白玉京的身上的衣服给拔掉了。

     在去往事故第一现场的路上,公孙映凝告诫白玉京做好出名的准备,同时对于现场的布置不要问什么,只需要跟着做就行了。

     当白玉京抵达现场以后,现场已经不单单是只有警察的警戒线了,还有一群像是摄影师什么的人在现场念叨什么,于白玉的坏的科鲁兹被拖走,一辆新的科鲁兹拖了过来,摆放到了原地,然后两个跟着原本刺客造型差不多的人正在现场。

     白玉京有点懵,这他喵的是什么情况,转头问走过来的宋飞:“飞哥这是哈情况~?”

     “这里是帝都,为了防止民众知道所以用拍戏来掩护了,你等下重新回到现场,也不需要说话,在现场坐一会就结束了”说完宋飞就离开白玉京这边跟现场的导演在说着什么了。

     白玉京这下明白了感情是这样的,用这种拍戏的谎言,白玉京与刺客追逐的戏码可以说是吊威亚,爆炸什么是的可以说是为了全真的特效,那么周围出车祸的司机应该已经被带走喝茶谈心了,当然还有现场的保险员。

     在事故现场白玉京顺着导演的指示,做到了一个休息的板凳上,看着摄像机对着两个刺客员

     进行个各种的拍摄,并且重新拍摄了掏枪刺杀的片段,白玉京也被叫到现场做了几个特写的镜头,这个过程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才算完事。

     结束后,白玉京再度上了公孙映凝的车,开始往学校赶,车辆启动白玉京问公孙映凝:“小熊猫呢?”

     “二妹她没事,回家发脾气了?”

     “?“

     “刺客是二妹的未婚夫家派来的,你们俩出任务被她未婚夫发现了,以为是你是小白脸派来家族刺客教育你,你信不”

     白玉京摇了摇头:“开玩笑,这狗血的桥段完全不信,杀手是朝着我们主副驾驶一起射击的,还有两颗手雷,如果不是科鲁兹的玻璃是防弹的,第一波就是非死即伤”

     “算你聪明具体的事情你不要打听,还有做好出名的准备吧”公孙映凝就说了那么多就不在说什么了。

     几个人就这样回到了异类学院的别墅里,一晚上白玉京都在辗转反侧中,思索自己为什么被刺杀,于白玉去哪里了,为什么公孙映凝并没有着急,而薛小蝶与厨娘微微还有步无双都是沉默不语,还有这个一路上开心的跟什么似的阿狸到底是这么了?

     第二天清晨,白玉京看着窗外的太阳升起,还是要起床了今天原定计划是去检查上次的自己过来的时候乘坐的那辆和谐号。

     “当当当”

     房门敲了三下,白玉京开门发现竟然是公孙映凝好奇的问:“大姐有事?”

     “二妹现在回不来,这次案件调查接下来的工作交给我来了,跟我来吧吃了早饭就出发”公孙映凝瞅了瞅还是团城一团睡的呼呼的阿狸:“阿狸走了,出去玩了”

     “┗|`O′|┛嗷~~”本来团城一团的阿狸迅速的满血复活蹦越过白玉京和公孙映凝下楼去了。

     这个阿狸,白玉京无奈的跟着大姐公孙映凝下楼,吃过早饭以后,带着阿狸坐着公孙映凝的车出发了,这路上走的可不近,帝都的和谐号的维修站点距离学校可谓是不近,再加上交通问题,足足走了1个多小时,临近中午才到。

     抵达维修站点,几个人跟着工作人员的引到抵达了站台,宋飞已经先他们一步抵达,等待着那辆列车的到来,这一等又是一个小时,在维修库外一两白色的和谐号正在缓慢的开进,眼看着就要进入检修库,列车突然迸溅出一片火花。

     “轰轰轰”

     巨大的冲击破然站台上的几个人都是纷纷躲避,当白玉京几个人从躲避的地方探头的时候,看到整个列车已经整个列车被炸的支离破碎,到处都是破碎的残片。

     “看着现场这情况,白玉京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而在一旁的宋飞,从兜里掏出来一颗烟卷,然后吸了起来。

     “哎呦呦,好多钱没了”现场只有阿狸这一句惊叹场面就开始一直沉默。

     一直到宋飞把一根烟吸完,然后对着站台上的几个人说:“走吧”

     “可是~?”

     公孙映凝拍了拍白玉京的肩膀:“别问了,走吧,接下来的事情不是我们参与的了”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白玉京还是跟着先离开再说。

     宋飞看到被公孙映凝带走的白玉京和阿狸,然后掏出电话:“老郑保密课是不是有什么机密事情”

     “保密课的事情我怎么知道,不要问我好吧,你去保密课问问不就知道了”

     宋飞挂掉电话,然后驱车回到了九处的帝都的分部,闯入了保密课,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以后,宋飞带着一脸不爽的脸从保密课走出来。

     保密课是干嘛的,宋飞知道,但是还是认不出去问了,结果就是碰了一鼻子的灰,对方不会把自己的机密的任务透露出来,宋飞在吃了对方的负责人的警告后不得不得离开,去往异类学院的路上。

     在异类学院的居住区,白玉京几个人回到家以后,本来沉默的公孙映凝开口告诉白玉京道:“小白,你来九处很短,有些事情你还不清楚,你要记住一点,碰到这样的问题,如果你的上级不说话你就不要问,也不要去打听,明白吗?”

     “不明白~!”

     公孙映凝捂了捂自己的额头:“阿狸别捣乱,我这是在为你们好,你们要记住一点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任何组织机构也不例外,少说话多做事慢慢的接触多了你就明白了”

     虽然公孙映凝说的很明白,作为第一个正事案件白玉京还是有些不甘心的问:“那么这次调查就结束了?”

     宋飞突然推门进来,听到白玉京的问题,回答道:“不会结束的,只不过要换一个思路”

     第七章

     “换一个思路?”白玉京目光看向宋飞,希望能得到想要的答案。

     没等待宋飞回答,在沙发上思索问题的公孙映凝直接着站起来,吼道:“宋飞你这是把小白往坑里带吗?”

     宋飞辩解道:“没有,我只是不想放弃”

     “不想放弃,你当年的一句不想放弃的的结果你你忘了吗~!”

     “小凝~!”宋飞看着突然暴怒的公孙映凝完全不知道到底做什么了。

     公孙映凝指着门口对着宋飞说到“你走吧,这个工作就到此为止吧”语气中充斥了嫌恶,与仇恨。

     这种画风突然转变的情况让白玉京有点不适应,宋飞仿佛想到了什么,用抱歉的眼神看了公孙映凝一眼,然后神情有些没落推门离开。

     看着窗外宋飞的背影,白玉京转头看了眼公孙映凝,知道自己现在不适合问就闭了嘴吧,然后招呼下一旁的阿狸,让她安静点。

     “呼,小白你和阿狸上去休息吧,明天让无双继续来教你联系吧你现在的实力还不适合直接接触这个世界”

     “啊,好的我明白了大姐,阿狸来,回去了”

     阿狸顺从的点点头,然后跟着白玉京回了房间,公孙映凝看着听话离开的白玉京,本来阴沉的脸,变成了莫名的笑意,仿佛一些都在掌握中。

     再帝都的郊区,一座别墅里与白玉站再窗台前,她的身后跪着二个黑衣人,如果白玉京再的话一定会认得出这两个就是昨天夜里的刺客。

     两个刺客身体产颤抖着他们已经跪了时间不短了,他们完全不在的到底什么一直跪着,但是家族的族规让他们不敢动。

     过来良久,与白玉才张口道:”你们下去吧~!“

     ”是“两个刺客心里一松,然后行礼离开了。

     与白玉眺望着远方帝都,心中不免有些叹息,不少她不想继续调查,而是家族突然来信息很隐晦的告诉她要放弃,虽然与白玉可以抽身离开,但是她知道一旦强行撤离会把白玉京给坑了,所以让家族的刺客做套,再帝都强行的冒险进行了一场刺杀,目的就是给白玉京一个出名的机会,只有出了名白玉京才不会被突然的莫名的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次日天明,白玉京早上起来出门,发现房间内公孙映凝与薛小蝶还有微微都不在,就连步无双也没来,而阿狸还是睡得跟死猪一样,只好自己出了门,再门口白玉京发现宋飞再等着自己。

     宋飞告诉自己他在等他,案件又有了新的进展,白玉京点头明白,然后跟着宋飞离开了学院,再路上白玉京开始觉得自己有些困了,眼皮越来越重最后睡着了。

     当白玉京再度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沙发上,周围都是穿着病号服的男女老少,自己所认识的人都在其中云中校、步无双、跟着自己一起办案的民警、自己再湖边碰到的部队里的人的脸都在这里,宋飞与苍木下棋,他们的衣服上赫然写着XX市精神病院,白玉京低头看自己的身上也是如此。

     这到底是那里,白玉京抬头看了看周围,完全有些蒙圈了,就在白玉京试图离开这里的时候,一个声音从他的背后传来:”白玉京来吃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