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驱虫吊坠
    张达的儿子在母亲与舅舅姥爷鼓励下从自己的脖子上将红绳拽了出来,一块木质的长方形吊坠显露出来。

     白玉京仔细观察了木质吊坠,上面篆刻的是平安吉祥等字样,完全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而白玉京拿在手里仔细的端详以后发现,这个木质吊坠的上部拴绳子的位置是可以拧动的,白玉京给了云姐一个眼神,云姐直接对着白玉京说道:“打开试试”

     白玉京点头,将自己的左手上的刀放在背后,然后轻轻的将上不拧开,随着木质吊坠的开启,一个玉制的吊坠逐步的显露出来,并且附带这一股淡淡的能量波动,白玉京仔细大量吊坠的造型,上面不是龙凤走兽而是数种造型诡异的虫类雕饰。

     白玉京扭头看到云姐表示可以让他们走了以后,白玉京也只是叮嘱下对方注意保存好这个吊坠就让他们离开了。

     当事人家属离开以后,白玉京与云姐让帮忙询问的警察先出门,通过云姐刚才相机拍摄的画面传递懂啊了后勤部门,很快就传递来了消息,云姐看到短信以后告诉白玉京:“是御虫吊坠,专门对付一些毒虫异类虫子的非常稀有,没想到死者竟然会有这个”

     ”那么按理说张达有可能是应为把吊坠给了儿子没有了保护法器才死的?“

     云姐摇头道:“我觉得或许是不是张达知道自己横竖都是死,干脆把最要的东西留给他儿子一保护自己孩子的平安,而他自己认为只要是自己身死,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尽快的平息”

     两人姐顺着后面的思路想了想发现确实可以这样理解,就在两人打算离开的时候,刚才跟着办案的民警跑了进来,对着白玉京与云姐两人喊道:”不好了,医院出事了“

     ”什么事情?“

     “后勤区域发生了爆炸,有人员伤亡”

     后期区域四个字让两人心里一紧张,随后快速的从楼上冲下去,云姐直接是油门踩到低军车犹如风一般的从警察局大院开出来。

     上到马路上,云姐摁了下车载一个按钮,车顶出现一个警报灯,一路带着警笛的朝着医院冲,一路上不管红灯绿灯朝着医院冲了过去。

     当白玉京两人来到医院附近的时候,爆炸引起的骚乱阻碍的交通,两人看到拥堵的路面以及百米外的医院大门,迅速的下车朝着医院里跑。

     刚下车们,白玉京就发现自己一眨眼已经找不到云姐的人了,不过白玉京也没闲左手从自己的背后将唐刀抓在手里,寄过人群朝里面跑。

     就在白玉京跑到距离医院门口十多米的位置就听见”咚“的一声震动,然后就听到医院内部传来不规则的爆炸声,白玉京心道不好,随后挤开人冲了进去。

     当白玉京来到医院后期区域以后,就看到满地的水泥碎块以及玻璃渣渣,白玉京看到医院后勤区域塌陷的坑洞,然后一咬牙冲了进去。

     当白玉京来到上次所在的传达室的时候,就发现传达室的墙壁塌了一个不小的坑洞,里面一个人面,但是身体四肢犹如枯枝的人倒在那里。

     白玉京上前仔细看了看发现对方除了面部已经脖子的位置像是人意外,头发与四肢像是树木一样,难道这是一个草木类的妖,白玉京看到对方胸口没有什么起伏也不知道是不是跟正常人类一样靠心脏过活,不清楚如何的救治,只好继续的朝着里面走。

     此刻原本不满警卫的走廊内部到处都是被杀死的警卫的尸体,反动他们尸体全部是喉咙被割裂开道口整齐几乎是分毫不差,那么多守卫全部被如此一击致命显然不是什么简单的脚色。

     白玉京握了握自己手里刀希望这古怪的刀给赐予自己力量,狠了狠心继续朝里面冲,白玉京随后一路上跟随者尸体直接来到了停尸房。

     停尸房那铁门此时被破开了一个椭圆形的洞口,白玉京探头朝着内部看,只见内部是一片狼藉,本来应该是楼顶的位置现在已经是一个大洞,瞄了一眼存放尸体的柜子的位置,也是破损不堪,再记忆中本来是该存放张达尸体的柜子地方是一个坑洞,而尸体显然已经不在了。

     白玉京右手放在刀上,小心翼翼的迈步朝里面走,刚进门近听到一个声音从角落里传来。

     “别看了,对方跑了,哎呦卧槽下手真狠”

     熟悉的声音是那个姓陈的医生,白玉京顺着声音望去,就发现再一堆烂砖头破器具中的陈医生一副狼狈的样子斜躺在地面上而他的身上白大褂上横七竖八的好几道的伤口,伤口随着陈医生心跳不断的朝外面渗出鲜血。

     白玉京快速走了过去,然后把陈医生富了起来同时问道:“咋样“

     ”嘶...真他喵的疼”白玉京本来要扶着陈医生找个位置坐下的,陈医生仿佛知道了白玉京意图直接喊道:“我靠我的屁股也中了一剑,该死的“

     好吧,白玉京只好给陈医生找个了干净点斜靠着,然后问他:“仓木道长与云姐呢?“

     ”出追对方了”陈医生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挣扎站起来让白玉京搀扶着来到了走廊上,看到满地的士兵的尸体咬了咬牙怒骂道:“该死的一具尸体至于这样吗,可怜的这些士兵”

     白玉京看到陈医生如此也不方便说什么,只好静静的搀扶着他一直来到了门口的传达室,看到倒在地上的草木人脱开白玉京的搀扶赶紧的附身上去。

     白玉京看到陈医生手泛起一丝青光,然后对视草木人的身体随着青光的传递,本来已经躺尸一般的草木人身体颤抖了数下,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呼”陈医生看到对方睁眼,随后身体仿佛被掏空了一样倒了下去,白玉京慌忙的上前将其扶到了一边。

     没过多久外面传来的嘈杂的声音,好像是公安与消防的人到了正要进来,白玉京看到草木人已经内部情况,想了想自己提着刀横在入口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