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为仙不仁
    旁边李天祥此刻心中却是乐开了花,李天麟这纯粹是老寿星吃砒霜,嫌死的不够快啊!

     连那绿衣少女也是睁开了眼睛,眉头微微皱起,目光之中更是毫无同情之色。

     果然,锦衣少年气极而立,冷然喝道:“既然你找死,我这就成全你!”说着便是一指点出,一道金光一闪而逝。

     李天麟浑身紧绷,准备全力抵挡这无法闪避的金光,一个巨大的身影却是蓦然间挡在了他的前面。

     嗤

     一声轻响,血花飞溅。

     李天麟感受着脸上犹带着体温的血液,犹自不可置信的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父亲。

     “求上仙饶我儿一命!”李舜禹正好倒在李天麟的怀中,语气虚弱的哀求一声,随后扭头看着抱着自己的李天麟,强笑一声道,“莫要再鲁莽了,我的孩儿!照顾好你娘,是我连累了你们!”

     李舜禹扭头一歪,就此气绝。

     李天麟抱着父亲,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以前都从未仔细看过父亲的脸,此刻父亲那沧桑的脸上犹自挂着笑容,鬓角那一缕缕黑白相间的长发,无不昭示着父亲已经在逐渐变得苍老,他多么想看着父亲继续一点点的老下去,看着父亲满头银发的含笑而终,可是这一切都不可能了。

     “爹,孩儿错了!”李天麟抱着父亲,泪眼模糊,似乎看到了父亲如以往一样在他犯错之后对他无可奈何的样子,他多么希望父亲拿着木棒打他,他再也不会嘻嘻哈哈的笑着挠痒痒了,他再也不去气父亲了。

     可是,现实容不得李天麟后悔!

     锦衣少年看见李舜禹身死,只是微微皱眉,伸手一指,还想对跪在那里的李天麟出手,身旁的绿衣少女却是轻叹一声,阻止了锦衣少年。

     “师兄,莫不可一错再错!”

     “哼,既然已经杀了一个凡人,再杀一个又何妨,须知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锦衣少年眼中的凶狠之色一闪而逝,身旁的李天祥都不由得有些畏惧,只感觉从头到脚一身冷意。

     “师兄说的对,杀就杀了,凡夫俗子罢了。”

     冷漠的声音响起,一个矮胖少年从外面走了进来,正是之前与李天麟交手的那个少年。

     绿衣少女瞪了那矮胖少年一眼,道:“你不阻止师兄便罢了,还在这里言出怂恿,小心我回去告诉师傅。”

     “哼,随便你。”矮胖少年毫不在意道。

     天空之中,白云漫布,一艘金船在云端若隐若现,急速飞驰间,在天空中留下一道耀眼的金光。

     而在这金船的舰首,一名仙风道骨的老者翘首以望,人虽已老,但目光却仍旧是锐利非凡,仿佛看穿了世间的一切。

     “师尊,有修士在胡乱杀生!”一名黄裙少女来到老者身后,语气不岔道。

     金船虽快,下面世界的景象可没逃过黄裙少女的眼睛,李舜禹身死的一幕当然也被她收入眼底。

     “一粒凡尘罢了,赶路要紧!”老者头也不回道,无论气息还是那一片衣角,都是毫无波动。

     仙凡之别,犹如人与蝼蚁,蝼蚁之死,恐怕难以牵动仙神哪怕半点的恻隐之心。

     “是,师尊。”黄裙少女心中轻叹一声,无奈转身。

     金光一闪,瞬息千里,转眼便已消失在天际。

     李天祥的院中,李天麟无声而泣,只见他双眼通红,犹如一头即将发狂的野兽。

     “不能动手,我不能动手!”仅存的一点理智将李天麟心中的怒火压制下来,“若想报仇,只能先忍为安!”

     看着眼前的杀父仇人,李天麟只能选择忍下来,否则别说报仇,只怕他自己的命会先丢在这里,他现在的命可是父亲用血换来的。

     李天麟此时虽然低着头,却是未注意到自己胸口处的异样,那如胎记般的圆盘图案此刻竟然缓缓转动起来。

     皮毛未动,图案浮行,圆盘转动间,九个如萤火般的光点依次点亮,七个环绕外围,两个独占内围,随着圆盘的转动,光点缓缓的形成了一大一小两道光圈,若非刻意观察,很难有人注意到如此怪异之景。

     轰隆隆

     阴云汇聚,雷光突兀的闪烁起来,随后便是一声声如天地洪钟般的雷声响彻天际。

     闷雷滚滚,一种压抑、沉闷的气氛随着雷声宣泄而下,将这个院子都彻底笼罩,使得那些远远观看的人都有了一种莫名的烦躁之感。

     “李天麟说的对,算个狗屁的仙人,我真想动手宰了他!就像杀猪一样宰了他!”一名屠夫手中握着屠刀,恶狠狠的挥舞了两下。

     “我若是天,就降道天雷劈死他!”一名文弱书生面白无须,却也是同仇敌忾。

     “蚂蚁多了也要咬死大象,我要去杀了他!”有人攥着拳头,怒目而视。

     暴躁的情绪蔓延,人群突然间变得犹如干柴一般,只差一把火,哪怕只是一个火星,也会熊熊燃烧起来。

     刷

     一道闪目的雷光划破了天幕,周围的人一个个双目微微泛着红光,仿若突然间变了一个人,言行与平日的表现大相径庭,哪怕平常里胆小如鼠,此时却也是有了些许暴走的迹象。

     “师兄,罢手吧,莫要再将事情扩大了。”绿衣少女轻叹一声道,她看着不远处那些人闪露出的凶光,心中有些不解,只是现在无暇多顾,若是那些人暴怒失控,少不得要死更多的人,只怕到时候事情就要变得更糟了,若是让府里知道,那惩罚会让他们后悔都来不及。

     锦衣少年面现犹豫之色,绿衣少女的意思他当然明白,只是此时罢手,多少有些抹不开颜面,他堂堂一位修仙之士,竟然在区区一名凡人面前退缩了,传出去的话他颜面何存。

     矮胖少年此时也不敢搭话了,安静的呆在锦衣少年身后,只是脸上颇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咚

     似是一道沉闷的钟声响彻天地之间,虽然雷声阵阵,但这道钟声仿若穿透了一切,直接回响在众人脑海之中。

     锦衣少年面色一变,冲着低头微微颤抖的李天麟一挥手,道:“哼,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便是你的教训!”

     李天麟被少年一掌扇飞,倒飞两三丈后狠狠的摔落在地,随后猛然突出一口鲜血,起身时恍惚间看到那三人匆匆而过,还未等到他们消失在眼前,头一歪便又倒了下去。

     十指的指甲早已深深的嵌进肉里,即便李天麟已经晕倒,那双手仍旧是紧紧的攥着。

     随着李天麟胸前的圆盘停止了转动,天空中的阴云也是缓缓消散开来,阳光重新撕裂了阴暗,将众人头上的阴霾一扫而光,众人眼中的红光也是逐渐的隐没了下去。

     “我刚才是怎么了,差点就得罪了上仙。”一名中年汉子后怕不已,刚才居然想要出手对付上仙。

     “我也是,想想就有些害怕,我居然敢开口骂仙人。”文弱书生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想起刚才的那一幕,他现在双腿都有些颤抖,一步地狱,刚才真的是只差一步。

     人们都是后怕不已,想起刚才那怪异的一幕,一个个不敢多待,顿时作鸟兽散,唯有几名胆大之人抬着李天麟和李舜禹的尸体快速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