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求仙问道
    李天麟彻底醒来之时,已经是七天之后了,那锦衣少年的最后一击,几乎让他丢了半条命,这还是少年刻意留手的结果。

     凡人再强,与正规的修士比起来,终究是天与地的差别,李天麟此时算是真真正正的明白了。

     一月之后,李天麟身上的伤已经彻底好了,没了父亲,这家是少了许多欢乐与生机,冷冷清清的院子里花草枯萎,已现破败之景,昔日那美满和睦的一幕幕画面只能在脑海中回想。

     王秀莲身穿缟素,终日里以泪洗面,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那面容已然苍老了好几岁,原本只是有些苍白的头发,现在已经是变得颓白不堪。

     看到母亲如此这样,李天麟心中更是自责不已,正是因为他的莽撞,这才导致了父亲的身亡,可是这只能是迟到的悔恨。

     王秀莲缝补着衣服,不时的垂下几滴泪滴。

     李天麟愣愣的看着母亲,思虑许久,最后握了握拳头,下定决心道:“娘,我要上山,我要去求仙!”

     王秀莲楞了一下,不经意间银针穿过了麻布狠狠的扎在了她的指尖。

     “唉,也罢,当初我就不应该阻止你。如果你自认有那能力,你便去吧,娘也该是时候放手了。”王秀莲停下了手中的活计,伸手擦了擦眼中的泪水。

     李天麟不由得想起三年之前,他也表现出了求仙的念头,却被娘狠狠的教训了一顿,他当初不明白娘的想法,现在他明白了,娘是舍不得他,舍不得这美满幸福的生活,他若是上山,却不知何时才能够修仙有成再度下山,那漫长的离别如何能让娘亲忍受得了。

     孩儿是娘的心头肉,离别便是挂念,便是牵肠,便是挂肚,尤其是那种不知何年何日才能再相聚的离别,何人才能受得了那种暗无天日的思念之苦?

     李天麟理解母亲的泪水,心中也是一痛,急忙道:“娘你放心,我会尽快修成归来的,即便进了那乾坤府,我也会想办法隔个一段时间便回来看你。”

     “既然你已经决定去求仙问道,那便别老挂记着我,娘能自己照顾好自己,你就安心求道去吧。”王秀莲的语气变得有些严厉,随后又迅速软了下来,“倒是你自己,从未出独自过远门,此去经年,就怕你亏待了自己。”

     王秀莲说着,又是不自觉的抽泣起来。

     李天麟看着心疼,便连忙道:“娘你放心吧,此次上山,我必风光归来,不但要报杀父之仇,也要让娘你过上富足的日子,说不定还会给您领个水灵的媳妇回来呢,到时候我媳妇挺着肚子回来,您可别怨我没提前给您打招呼。”

     “哼,你也就嘴上说说吧,还媳妇,你能平安回来娘就谢天谢地了。”王秀莲瞅了李天麟一眼,嘴角难得的现出一抹微笑。

     “嘿,娘你还别不信,城里王家公子您又不是不知道什么德行,去山上历练了个七八年回来,不但带回来了媳妇,还带领着王家一跃成为了咱上元城有名的富族大户,您儿子什么本事您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成就比他只高不低。”李天麟扬了扬头,颇为自信。

     “倒也是,我儿子可比他强多了。”王秀莲笑了笑,想到李天麟的能力,她此时倒也放心不少。

     一天很快的过去,经过李天麟一番极力的开导,王秀莲倒也慢慢走出了悲伤的阴影,即便面对儿子即将远行的事实,她也能够乐观面对了。

     三天之后,上元城城门之外。

     李天麟回头看了看那个依旧驻立在那里的母亲,眼角的泪滴依稀可辨,他狠心扭过头来,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娘,等我回来!你我的苦,我会统统从他们身上讨回来!”

     看着那道渐行渐远的身影,王秀莲呆呆的立着,此去经年,真是不知何时才能再母子相见了!

     ……

     李天麟虽说背着厚重的行囊,但他体格强健,因此脚程破快,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便已经远远的离开了上元城,那雄伟的上元城城墙,在这崇山峻岭之中早已不能觅得只幕片影。

     越入深山,本应是越是人迹罕至,可是随着岔路不断的汇集过来,山路上也渐渐变得热闹起来。

     五天之后,山路蜿蜒曲折,却是宽阔洁净,前往乾坤府的人也是越来越多。

     “看看人家,年纪轻轻的便能独自上山,再看看你,还得带着仆从!”一个稍显富态的中年男子颇为好奇的打量了李天麟一眼,随后便低声训斥起身旁的少年来。

     李天麟刚才便已注意到这人,似乎是从元武城那里过来的,三个强壮的奴仆各自背着一个厚厚的包裹,亦步亦趋的跟在他和一名少年身后,那少年想来便是这人的儿子了,只是看这阵势,不像去求仙的,倒像是去游山玩水的。

     别人都是父母长辈送着上山,唯独李天麟一人是踽踽前行,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哼,他倒是想像我这样,谁知道他是不是死了爹娘,这才没人陪着他前来。”少年哼了一声,满不在乎道。

     少年说话时并没有刻意的放低声音,这话清晰的传入了周围每一个人的耳中。

     李天麟脚步一顿,缓缓的转过身来。

     “道歉!”李天麟冷冷的注视着那陌生的少年。

     少年被李天麟的目光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那富态中年人身边靠了靠。

     中年男子阅历丰富,见多识广,知道像李天麟这样的人多半是有些本事的人,更何况是自家儿子先说错了话,便歉意的笑道:“小兄弟莫怪,童言无忌,多担待一下。”

     李天麟并不搭理那中年男子,只是盯着那少年,再次冷冷道:“道歉!”

     中年男子眉头微皱,他感受到了李天麟那坚定的态度,无奈扭头道:“快给人家道个歉!”

     那少年却是将嘴一横,道:“我又没说错什么,让我给这个乡巴佬道歉,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中年男子对着李天麟苦笑一声,道:“小兄弟息怒,我这儿子被他娘惯坏了,脾气倔的很,待我一会修理他,你看可好?”

     李天麟看了那中年男子一眼,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护犊之情人皆有之,无论哪个做父母的都是向着自己的孩子的,在这中年男子的身上,他依稀间看到了父亲的身影,昔日那个为他遮风挡雨的影子,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的面前了。

     记忆回溯间,李天麟的心也渐渐软了下去。

     此处的热闹早已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人们还在奇怪李天麟为何突然陷入了呆立当中,却见李天麟伸手一抹眼角,转身而去。

     “珍惜你身边的亲人吧!”

     中年男子微微一愣,看着李天麟有些落寞的身影,似有所悟,随后看向自己的儿子,看着那毫不在乎的神色,突然间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该让他出来了。

     “呵呵,色厉内荏的家伙,原本还以为能看一场好戏呢,没想到也是一个怂蛋。”一名锦衣少年看着李天麟的背影,轻蔑的笑了笑。

     “少爷您可看走眼了,那少年可不简单呢。”锦衣少年身旁的中年男子看着李天麟的背影,那看似弱小的身影,无意中竟然让他有种畏惧的感觉,这种感觉,唯有他在面对那些实力高强的修炼之士时才会出现。

     “哦,是吗?”少年眯了一下眼,反倒对李天麟感到有些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