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风起乾坤
    “原来你也就这么点能耐吗?也不过如此!”李天麟轻笑一声,对方这一拳的确要比普通人强太多,但也并未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矮胖少年闻言,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起来,只见他双手一合,狠言道:“你这是在找死!”

     一股玄奥的力量在手掌间凝聚,李天麟感受着那莫名的力量,脸上也首次的泛起了凝重之色,如果说一个普通少年的力量算作一的话,那这股力量在李天麟的感知中至少能算得是十,若是他有所掉以轻心,那么这股力量足以使他受伤。

     “看来我也得使出全力了!”李天麟双拳缓缓握起,其他人只知道他的身体十分强硬,却不知他最厉害的不是他的身体,而是他的力量,他那股连自己都有些惊讶的力量还从未在人前展示过。

     “麟哥你千万不要受伤啊!”

     许东和徐泽勋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那矮胖少年看起来要用全力了,也不知道李天麟能不能接的下来,毕竟那可是某个门派的弟子,那神秘而强大的修炼门派,在他们眼中全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从中出来的任何一个人,都能轻易将他们打趴下,即便李天麟有异于常人,可是他们还是没有十足的信心认为他能够在即将到来的交手中占得上风。

     强大的力量在继续酝酿,众人不由得缓缓后退,无论是那矮胖少年,还是他们敬佩的李天麟,那强大的力量都使得他们感到有些心悸,连呼吸都似乎变得有些困难了。

     “受死吧!”矮胖少年双腿一蹬,电射而出。

     李天麟以静制动,不动则已,动如山崩,双拳直捣之下,动作虽然缓慢,但气势却是不遑多让。

     矮胖少年眼看着李天麟那缓缓的动作,心中暗自惊讶,那双拳虽然看似缓慢,实则让他难以闪避,那普通的双拳竟然微微有了一丝道蕴,这可是他追寻多年来都未曾触摸到的境界,他无暇多想,只能选择与其硬碰。

     正在这时,一道急促的呼喊远远的传了过来。

     “不好了天麟哥,伯母出事了!”

     “什么?”李天麟大惊,他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母亲还好好的跟父亲在屋里商量着什么,为何这才半天不到的时间母亲就出事了?

     “你这是作死,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敢分心?”矮胖少年眼中凶光更甚,手中毫无留情。

     轰

     气浪翻滚,尘土飞扬,众人只看到一道身影倒飞而出,重重的砸在了远处的墙壁之上。

     “麟哥!”

     “天麟哥!”

     众人看清那落败的身影,只感觉心中一痛,看向来人的眼光也不善起来,即便来的也是他们的好伙伴,若不是他的话让李天麟分心,李天麟也不可能败的这么惨。

     “我没事!”

     李天麟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色也不似之前那般红润,反而有些苍白之色,他狠狠的吐了一口血水,然后拍了拍身上的泥土。

     “小阳,我娘怎么了?”李天麟看向那还在急促呼吸的少年。

     宇阳此时也颇为有些内疚,他刚才若是迟些喊出那句话,李天麟也许还不会受伤,可是后悔也无用了,听到李天麟问起,只好顶着伙伴们责怪的目光道:“我也不知道,只看见伯母晕了过去,这便急匆匆的过来找你了。”

     李天麟咬咬牙,看了看那面无表情的矮胖少年,随后冲着许东等人道:“我们走,这件事日后再说。”

     “哼!”矮胖少年冷哼一声,却并未阻止李天麟离去,殊不知此刻他的心中也颇为震惊,刚才的交手使得他的双手也有些发麻,这还是他已经用那为数不多的灵力护住双拳的结果。地极境三层的他使出全力居然都无法完全压制李天麟,这让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接收这种结果。

     “若再有机会,我必将他打的满地找牙!”矮胖少年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身影,眼中露出了狠狠的凶光。

     李天麟心中挂念母亲,全力赶路之下,如一道风般将一众伙伴们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爹,我娘怎么样了?”还未进门,李天麟便着急的喊道。

     家中一切如初,并未有什么异样,只是母亲犹自在那里垂泪,父亲也是唉声叹气,不时的拿手拍着自己的脑袋,似乎是在自责不已。

     看到母亲平安,李天麟心中也是瞬间松了一口气,只是父母的样子,让他又是气不打一处来,家里一定是有事发生。

     “爹,发生了什么事?”

     李舜禹抬头看了看李天麟,双眼泛红,似是在忍受着什么。

     “唉,都怪我贪心啊,都是我的错!”李舜禹哀叹一声,后悔不已。

     原来李舜禹近年来做着贩卖药草的生意赚了些灵石,想着找个门路将手中的财富进一步扩大,也好让全家都过上无忧的日子,正好一个远房亲戚李天祥因为扩展生意的缘故在四处筹集资金,并向他许下了诱惑的回报,他便将这些年来辛辛苦苦攒下的四千两灵石,又向着亲朋好友借了三千两,共七千两灵石全借给了那个亲戚。

     尽管当时王秀莲再三阻止,李舜禹还是一意孤行的完全相信了李天祥。

     谁知如今借期已到,李舜禹今天去要钱的时候,那亲戚居然矢口否认了,白纸黑字,借据明白,对方却是死皮赖脸的不予承认,王秀莲也去理论,却是被气的昏了过去。

     四千两灵石,这可是李舜禹近十几年来攒下的所有积蓄了,更何况还有他借来的三千两灵石,这些钱他又如何还人家。

     “李天祥,你欺人太甚!”李天麟气极,转身便朝着屋外走去。

     李舜禹一惊,喊道:“天麟,你千万不要鲁莽。”可是看到李天麟头也不回的走了,他连忙起身追了出去。

     李天麟有什么本事,李舜禹可是十分知晓的,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住李天麟一丝的怒火,若是李天麟冲动之下做出昏头的事来,他可是百死莫赎了。

     李天麟怒气冲冲的来到一处院前,轰然一脚将那大门踹的飞起,直奔一间房屋而去,他小时候没少来这里玩耍,李天祥居住在哪个屋子他也是一清二楚。

     屋内,李天祥正与一名锦衣少年谈话,蓦然间听到了屋外李天麟的怒喊,急忙冲着那少年道:“上仙,咱们可是说好了,我多供奉的一成便是买个平安!”

     那少年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并未搭话,可是李天祥却是放心不少,他知道这少年是答应了。

     李天麟还未进屋,便看到李天祥和一个锦衣少年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而在那少年的身旁,一名绿衣少女冷若冰霜似的握剑而立,双目微闭间似乎是对周围的一切都毫不在意。

     看到仇人端坐在那里,脸上还挂着冷漠的笑容,李天麟心中更气。

     “李天祥,敢欺负我娘和我爹,我废了你!”

     李天麟一步跨出,眼看便靠近了李天祥身边,却不想那锦衣少年斜里拍出一掌,让他避无可避。

     一掌正中胸口,李天麟倒飞而回,在地上滚了两滚才卸去了那强横的力道。

     “你是谁,为何阻我?”李天麟目光不善的看向那锦衣少年。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李天祥从今往后受我庇护,你若识相的话有多远滚多远。”锦衣少年不屑一顾道。

     从刚才的那一掌上,李天麟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力量,他仔细打量了那少年一眼,浑身一震道:“你是乾坤府的人?”

     在那少年的胸口处,绣着一个若隐若现的淡蓝色乾字,那绿衣少女的胸口处也绣着一个字,不过却是一个坤字。

     一乾,一坤,这正是乾坤府弟子独有的标记。

     乾坤府,在众人眼中是一个神秘而强大的圣地,神圣不可侵犯,乾坤府弟子,更是普通百姓万万不可招惹的存在。

     仇人在前,又是怒火攻心,李天麟却不肯退缩,即便面对乾坤府弟子又如何。

     “这是我与他的事,还望上仙不要插手!”李天麟郑重道。

     “你没听明白吗?我说了,从今往后,李天祥受我庇护!”那锦衣少年用着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李天麟银牙一咬,道:“我若是非要出手呢?”

     那锦衣少年笑意隐去,神色冷漠的看着李天麟,李天麟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他的话,使得他怒气渐生。

     “聒噪!”

     那少年一掌遥遥拍下,李天麟只感觉一股巨力压来,犹如泰山压顶般让他难以动弹分毫,在那巨大的力量之下,他的双腿也不由自主的弯了下去。

     “给我起!”李天麟全力抵御,双腿也缓缓的直了起来。

     锦衣少年眉角一挑,冷哼一声,毫不在意的往下一压。

     砰

     李天麟在巨压之下,狠狠的跪在了石板之上,青石打造的石板都不堪承受,瞬间碎裂开来。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区区一个少年,如何能让李天麟心甘情愿的接受这屈辱一跪,可是这股力量,却让他反抗不得,在这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他根本是毫无反抗之力。

     “徒有蛮力,也敢在我面前逞强,三个响头,饶你一次!”锦衣少年不屑道。

     “是非不明,黑白不分,助纣为虐,狼狈为奸,你枉为乾坤府弟子,我刚才真是瞎了眼才称呼你一声上仙,一头猪都比你配这个称呼!”李天麟虽跪在那里,却是倔强的扬着头,眼中有着一股不服输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