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天之麟子
    世曰:天命难违!

     然而世间偏偏存在着这么一群人,他们与己斗,与天争,一步步的找寻着属于自己的那条逆天之路,但是何为天?又何为天命?他们始终相信着同样的一句话:我命由我不由天!

     原始仙尊、太始魔尊、初始妖尊,并称开世三尊,三尊共同开创了这个千法齐鸣、万道盛行的修炼盛世。

     平鸾洲,地处天元大陆东南一隅,这里是原始仙尊的崛起之地,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片土地也因此获得了无上荣光,万千宗门拔地而起,普惠万家,其中一个名为乾坤府的宗派,在这众多仙门之中显得并不起眼。

     乾坤府坐落于群山之中,碧水环抱,绿树成荫,仿若一片世外桃源,而在群山之外,更有许多因为乾坤府而兴盛的城镇。

     这一天,夜黑风高,月明星稀。

     巨大的月亮如一轮银盘,占据了几乎十分之一的天空,夜空中的点点繁星都隐没在了如银般的月辉之中,偶尔一两颗流星璀璨般的划过,才能让人注意到夜空中的点点银光。

     群山外的城镇都已打更休息,唯有山内的乾坤府依旧是灯火通明。

     夜空之上,又是一道流星划过,蓦然间一分为十,分散各方,没有璀璨的光华和惊天动地的响声,就那么默默无声的消失在了黑暗无垠的天际,而其中之一,眼看着便朝着乾坤府这边飞来,最终坠入了那片森冷的山林之中。

     千里之外,伯阳城,一个小乞丐正瑟瑟发抖的蜷缩在墙角,寒冷的夜晚让他不堪忍受。

     轰

     一团火球从天而降,直接坠落在这名小乞丐的眼前,小乞丐神色惊恐的看着不远处那一尺见深的大坑,等了半天也不见坑内的火光消失,他又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慢慢的移动了过去。

     坑内已是一片焦土,一颗火红色的圆珠滴溜溜的旋转着,不时向外喷射着细小的火舌,火舌虽小,但那灼热的气浪仍旧烤的小乞丐热汗直冒。

     嗖

     突然之间,坑内的圆珠冲着小乞丐直飞而起,在小乞丐惊恐的神色之中,瞬间隐没在了他的眉心里,小乞丐顿时痛不欲生,抱头倒地,仅仅坚持了几个呼吸便彻底疼晕了过去。

     小乞丐的皮肤转瞬间变得火红火红,灼热的气浪散发而出,将其身体外的衣服也引燃了起来,只见他随口呼吸之间,炙热的火舌从其七窍之内喷涌而出,使得周围的土地都是呈现出一片焦黑之色,小乞丐翻滚不息,仿若一个活生生的火人躺在那里,随着时间的推移,火光虽然依然强势,但小乞丐的呼吸却是慢慢平复下来,随后更加昂然的生机逐渐出现在他的身上。

     与此同时,武玄城、天湖城等八个互相相距遥远地方也发生了同样怪异的景象,唯一不同之处,就是那些人有人目蕴闪电,有人身化坚石,有人呼气成风,有人汗如汪洋,同样怪异,同样神奇,不一而足。

     这一晚,注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

     ……

     半年后,上元城的一处宅院之中,花红柳绿,将这精致的小院子打扮的是别有一番风采。

     李舜禹在门前匆匆的踱着步子,不时的扭头看向那扇紧闭的屋门,目光中满是担忧。

     “加把劲,夫人再努力一下!”

     从屋里偶尔传出几声急促的声音,使得等在那里的李舜禹变得更加焦急,他中年得子,老婆却偏偏因为身子的原因有着难产的可能,这如何不让他心急如焚,尤其是屋里不时的传出那痛苦的叫喊声,使得他更加的揪心。

     踱步如年,李舜禹现在就是,他感觉自己每跨出一步都仿佛苍老了一岁。

     “哇哇哇……”

     在这难熬的时光之中,一声啼哭终于如愿以偿的响彻这个并不算大的小院,然而李舜禹心中的石头却还并未落地。

     “恭喜恭喜,是名少爷!”稳婆欣喜的声音稳稳的传了出来。

     “我夫人怎么样?”李舜禹担忧的问道。

     “放心吧,母子皆安。”

     听到稳婆这肯定的答复,李舜禹这才松了一口气。

     片刻之后,稳婆一脸喜气的打开了屋门,看到那略显苍白的脸色,李舜禹知道稳婆在这不到半天的时间里付出了多少的辛苦。

     “辛苦了,六婆!”李舜禹连忙扶了一把,眼前的这个四五十岁的老婆子可算是李家的大功臣。

     “还好还好,总算是幸不辱命,夫人这还算是身子骨好的,比夫人这情况更差的婆子我也见识过,你没见当年那刘家的婆子生娃……”

     兴许是心情大好,六婆啰啰嗦嗦的说了一大堆,李舜禹笑吟吟的站在那里,愣是听到她说完,他知道,六婆这是在邀功请赏呢。

     “这是辛苦费,多出的那些就当是我李舜禹的一点小小心意了。”

     六婆接过了李舜禹手中的白色圆珠,这是一颗标准的灵石,足有十两。

     上元城毗邻乾坤府,更是受其管辖,这标准重量的灵石便是由乾坤府统一制作,基本上没有人敢在这上面做什么手脚。

     “李老板出手好阔绰,这一趟没白来。”六婆收起了灵石,心中乐开了花,她接生的报酬也就是三两灵石,李舜禹一出手就是十两,如何不让她心花怒放。

     “还是夫人吉人天相,老婆子可不敢贪功。”六婆开心道,“我就不打扰李老板了,您也进去看看吧,过个三四天的时间,夫人也就大概痊愈了。”

     “那六婆慢走,我就不送了。”

     李舜禹不等六婆下了台阶,便有些心急的走进了屋子,一股有些难言的味道扑面而来,看到床上那满脸苍白的女子,李舜的心中更加的心疼。

     “夫人,你辛苦了!”李舜禹抚着王秀莲的脸道。

     虚弱的王秀莲勉强露出一个笑容,道:“应该的,快看看咱们的儿子吧。”

     李舜禹轻轻抱起身边的儿子,怀中的小子正安静的睡着,他看着那还有着些许褶皱的小脸,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油然而生。

     “这臭小子的出生也是不容易,总算安安稳稳的降生在了这世上,我只希望我们能够在老天爷的保佑下平平安安的生活着,就给他起名天麟吧,天之麟子,也算是个念想!”李舜禹稍微想了想,满脸希冀的看着怀中的儿子。

     “李天麟?这名字真好。”王秀莲也是笑道。

     李舜禹点了点头,再次仔细的端详起了怀中的儿子。

     “咦?”

     “怎么了,老爷?”

     “夫人勿惊,待我仔细看看。”李舜禹说着便将裹在李天麟身上的布料拉开了一些,露出了那一片稚嫩的小胸脯。

     只见一个圆盘似的印记缓缓的出现在李天麟的胸口中央,似胎记但又不是胎记,因为原来那里只是正常的皮肤,这个印记只是刚刚出现的。

     李舜禹伸手摸了摸,那个圆盘似的印记有着些许凉意,跟李天麟本身的体温有些格格不入。

     “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愿不是什么怪病就好。”李舜禹担忧的看着怀中的儿子,蓦然间心中下定了决心,就算李天麟有什么暗疾,他也要穷尽自己的力量给他看好,只因这是与他骨肉相连的孩子。

     熟睡中的李天麟此刻还未有什么意识,当然无法感觉出身体的异样,若是李舜禹的感知能再灵敏一些,必然也能察觉到那个印记的异样,那块印记竟在无时无刻的吸收着天地间的灵气。

     灵气,充斥天地之间,为修道之根,为万法之源。

     虽说如今是个修炼的盛世,但并不是人人都有机会,也不是人人都有那个能力去追寻那缥缈的长生之梦,李舜禹终究只是个平凡的人,无法感觉到灵气的存在,而李天麟却注定不是一具肉体凡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