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正魔不两立
    这眼神,这身形,这样貌。不正是上次在天辰峰后山和师父对拼的那人吗?而为什么再次见到,和上次一样让自己对他的感觉会那么熟悉。感觉他就是前辈,可是由于和前辈相处的那段时日,他总是披散着头发遮挡着面容,所以并不知道他的长相如何。可是他给自己的感觉分明很熟悉,但是如果他是前辈的话,一定会来找自己的。可是上次过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所以他一定不是前辈,前辈怎么可能是魔教之人。如果是的话,自己应该早就被他所害了,他也不会帮自己的,所以他绝对不是前辈。

     此刻林星皱着眉头,紧紧盯着前方的那人,内心纠结的想着。最后给自己一个宽慰的解释,就是这人绝不是之前相处的前辈。当时他不仅没有害他,反而传授他天道大法,帮助他度过难关。可能只是身形,样貌有点相似,加上自己已经有些时日没有见过前辈了,所以才会对他产生错觉。

     之后林星甩了甩头不再去想,转身去扶被巫清风的攻势弹飞在地的王凯三人。

     此时的石万古看了看从自己身前走过的林星,对自己仿佛不认识一般,心里不免有点唏嘘。但是更多的是兴奋,因为林星已经越变越强,自己的计划很快就会实现了。到时候他越强,对圣教就越有帮助。那时,让他们正道的人去自相残杀,以报当年之仇。想到这里,石万古嘴角上扬,轻笑了一下。

     奸邪的想了一下之后,石万古把目光转向水麒麟身后的'冰玉珠'身上。于是不再耽搁,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了'冰玉珠'前。下一刻,从怀里拿出一个全身通彻透亮的白色玉盒。打开盒盖,小心翼翼的将悬在空中的'冰玉珠'装了进去。

     当盖上盒盖的那一刻,整个洞穴里的温度顿时回暖不少。少了'冰玉珠'的亮光,周身忽然变得昏暗许多。

     不过一会儿,巫春和张晴雪也赶到了这里。张晴雪先是看到张天奇和王凯都受了伤,于是快速的上前询问。当墨画轩再次看到张晴雪,更是开心无比。而张晴雪在看到林星之后,便用一种诧异的眼神仔细打量了一番。先前林星的变化,让她感觉有些许惧怕,因为从没有见过他变成那样。现在看到他眼神变得平静,面容也恢复如常了,于是一颗心也放了下来,只是觉得有点奇怪。

     反观巫春,看到林星后,依旧用一副很愧疚很担忧的眼神看着他。在柳下急切的喊了几声后,才不舍的来到巫清风身旁。而林星一眼都没有去看她,这让巫春心里更加难受,她也搞不懂,为何自己会那么在意他对自己的看法。

     片刻,石万古带着'冰玉珠'回到了巫清风身旁,然后恭敬的给他行了一礼道:“教主,'冰玉珠'已经到手了。”

     此时巫清风依旧表情平淡,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撇眼看了看自己的女人,再用意味深长的眼神打量了一番林星。

     王凯见'冰玉珠'已然被他们得到,于是很焦急,握紧手中的剑就想冲上前去。可是刚踏前一步,整个身子就瘫倒下去,赶忙插剑在地,维持着身体平衡。林星和张晴雪见状,纷纷快速的上前扶着他。因为他们三人和巫清风对拼,几乎耗尽了体内的真元,所以现在根本使不上力。虽然没什么大碍,不过也需要一两日才能恢复。

     巫清风看了一眼王凯,然后甩了甩衣袖转身离开。王凯见状,更加焦急,还想坚持着再站起身来。怎奈已无余力,并且因为焦急的心情影响到伤势,导致体内气血翻涌,一口血便吐了出来。

     身旁的张晴雪着急的扶着他,看着转身离去的巫清风几人,于是握紧了手中的仙剑,起身纵步一跃便向前冲去。

     林星见张晴雪已然栖身而去,来不及阻拦,便将王凯扶到墙壁边休息。然后握着手中的铁剑,寻着张晴雪跟了上去。

     待张晴雪及近几人身前的时候,对着他们大喝一声:“站住,把'冰玉珠'留下。”

     巫清风和石万古并不予理睬,依旧向前走着,反而是柳下和巫春停了下来。两人转过身来之后,张晴雪正一记剑招攻了过来。柳下不急不慢,拔出手中的紫剑便向前迎去。下一刻,两人便缠斗在一起了。

     墨画轩在一旁看的焦急无比,原本一直想找个机会向她展现一下自己。但是现在自己真元耗尽,根本不能在她面前展示什么,于是一副幽怨的样子。

     紧接着,林星也已经握着铁剑冲了上来。眼睛看都没看巫春一眼,便从她的身旁而过,向巫清风和石万古追去。顿时,巫春的眼神呆滞了一下。眼睛里出现了一丝落寞,心中再一次变得难受不已。

     一旁和张晴雪激斗的柳下见状,急切向她喊道:“巫春,你怎么了?快拦住他呀。”

     听到柳下的呼喊,巫春一下回过神来。把目光看向林星的时候,他已经离自己几丈远了。理了理思绪,巫春不在耽搁。身形一闪,便向林星追去。

     下一刻,巫春从林星的头顶跃过,落在了他的身前,林星也因此停下了脚步。站定之后,巫春赶忙转过身来,便想朝他走来。林星见状,头朝一边偏开,抬起手淡淡的说了句:“站住,别过来。”

     巫春听后停住了身子,一颗心凉了一下,一股莫名的忧伤划过心头。心想着:今天他怎么对自己这么冷淡,难道是因为自己是魔教之人?可是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在意他的想法?

     甩了甩头,巫春焦急的对林星说道:“林星,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

     林星听巫春说后,把头缓缓转了过来,一双眼苦涩的看着她。嘴角上扬,轻轻的冷笑了一下道:“哼哼,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哪样?你是魔教的人,还想让我怎么想?”

     林星说完后,再次冷笑了一下,然后自嘲道:“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觉得你挺可爱,挺活泼开朗的。没想到你居然是……我偶尔还想到某一天会不会再见到你,哼哼,没想到再次见到你居然是这个样子……”

     林星说到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眼里闪过一丝失望。看着他这样,巫春也是愧疚不已。于是便想向他说什么,可是林星并不想让她说什么。她刚刚张口想说,紧接着林星就抢在她前面淡漠的说道:“其实你不用向我解释什么,我们也就见过一面,连朋友都算不上,所以你是不是魔教的人都和我没关系。”

     刹那间,巫春呆住了,林星的一句话让她感觉仿佛身在一个冰寒的世界里,冷的可怕。

     ……

     一阵寒冷的风吹过少女的心间,让她冰凉不已。一滴泪缓缓滑落在心里,瞬间凝固。

     某一天,曾想过会再见到他吗?某一天,曾想过会这么难受吗?某一天,曾想过会是这样的吗?

     ……

     见巫春这般,林星心里也忽然感觉有些许难过,后悔着不该说这些话。可是心想着她既是魔教的人,就和自己正魔不两立,自己不应该心软。于是握紧了手中的铁剑,依旧冷漠的说道:“虽然你是魔教之人,不过总算有过一面之缘,我不想和你动手,请你让开。”

     片刻,巫春回过神来。理了理思绪,缓缓抬头看向他。短短的看了他一阵后,然后仍有不舍的问道:“难道就因为我是魔教之人你就对我这般吗?”

     林星听后,看着巫春毅然决然的点了点头道:“是,你是魔教之人,我是正道之人。自古正魔不两立,所以我们就是对手。”

     听了他的一番'义正言辞'之后,巫春苦笑了一下,然后自嘲道:“哼哼,正魔不两立?你是正道,我是魔教,你们正道做的有些事难道也是光明磊落吗?”巫春说完之后,眼神有点恍惚,好像回忆起什么似得。

     见巫春这般,林星皱了皱眉,心中也是非常不愿,自己也并不想这般说。可是他俩本身就处在对立面,终究是不能站在一起的。

     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林星之后,巫春握紧了手中的碧绿色玉萧。释然的说道:“好,既然如此,你我以后就是敌人了。要想我让开,那你就先打败我吧。”

     巫春话音刚落,右手握萧指前,脚下用力一跃,便向林星激射而去。见巫春突然向自己功来,林星心中仍有不愿,微微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一息之后,林星睁开双眼,握剑指前,脚下发力,向巫春迎去。

     两人四目相对,时间缓缓而过。一幅以前的画面和曾经说过的话,慢慢出现在两人的脑海里。虽然仅有短短几个画面和几句话,不过也曾是一段美好的记忆。

     随着一剑一萧撞击在一起,一切脑海中的画面和回荡在耳边的话语,都烟消云散。

     ……

     就在张晴雪,柳下,林星和巫春四人激斗正酣的时候。原本被石万古制服的水麒麟,仿佛少了玉环所发出的光圈的影响,慢慢的恢复了过来。

     水麒麟慢慢的站起身来,周身散发着强烈的威压。甩了甩头,水麒麟巡视着四周,发现自己一直守护的'冰玉珠'不见了。于是愤怒的仰天长啸,瞪着那恐怖的眼神向众人扫视着。

     再次听到水麒麟那震彻山间的吼叫,打斗的四人都纷纷停了下来,和一旁受伤的王凯三人一起把目光投向水麒麟。只见水麒麟那仅有一人之高的身躯,散发着强大的威压。一双眼睛不停地在几人之间,来回扫视着。

     众人看着都是不禁皱起眉头,面色凝重,一下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个巨大的威胁。

     此时的水麒麟,不断的在原地来回踱步。仿佛还在惧怕着先前的光圈,同时张着血盆大口,不断地发出低吼,鼻子里也是呼着重重的气。眼睛恶狠狠的盯着众人,彷如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夺走'冰玉珠'的人。

     众人看着水麒麟如想要立刻将他们撕碎的眼神,都不免紧张起来,纷纷握紧了手。水麒麟的凶悍和强大的力量,众人是知晓一二的,先前不知道石万古是用什么制服它的。但是所有人都不用去想这个问题了,因为现在没有人有方法制服它。眼下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逃。

     可是眼下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王凯三人都受了伤。林星和张晴雪带着他们也不会走的多块的,不过就是很慢也要离开这里,总比在这里等着被水麒麟撕碎好。

     思及此,林星和张晴雪互相对视了一眼。纷纷会意的点点头,然后快速的朝王凯三人而去。

     就在两人行至一半的时候,水麒麟忽然感觉刚刚困住自己的光圈已然不见了,于是纵步一跃,向前跳出一丈之远。然后仰天咆哮一声,朝着离它最近的张晴雪冲去。

     由于张晴雪忙于快速的赶至王凯三人处,并没有察觉水麒麟已经向她冲来。就在快到的时候,前面的三人都是用惊恐的眼神看向她的侧后方,同时一句“小心”从三人口中和身后不远处同时传来,瞬息间张晴雪感觉背后有一股大力将自己向前推开,而后便感觉身后一股劲风呼啸而过。

     待她站定之后,转身向后看去。只见水麒麟一抓向林星拍去,尽管他已经运转真元到最大力进行防御,可是还是被水麒麟一抓拍飞。顿时林星左手捂着胸口,面色痛苦的向后飞去,同时嘴里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下一刻张晴雪明白了过来,刚刚水麒麟是向她攻击的,可是自己并没有察觉,于是在她身后的林星便把她向前推开,可是他却中了水麒麟的一抓。

     此刻张晴雪的内心深处,仿佛如琴弦一般被触动了一下。'他居然为了救自己,而奋不顾身'。

     不等她多想,紧接着水麒麟并没有停下的意思,在林星还没有落地的时候又快速的追了上去。

     见状,张晴雪施展身法同样快速的向林星追去。她此时的内心有不安和惶恐,同时还有点内疚。先前自己误会他,见他如变了一个样子还有点畏惧他。没想到他为了救自己,居然不顾危险,心中顿时懊恼不已。

     不消片刻,水麒麟已经快追上还未落地的林星。即便张晴雪尽力施展身法,可是还是比水麒麟慢了一点。眼见着水麒麟张开了那血盆大口,下一刻就会咬上他。张晴雪已经绝望的撇开了头。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淡蓝色的身影接住了如落叶般的林星,并快速的向一旁飞去。林星看着接住自己的那人的面容之后,痛苦的脸色微微一笑,此时躺在她的怀里有一种平和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