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一.相逢
    “桑什已经被救出来,你打算怎么办,杀了他么?”卜婷看着坐在对面的婉茹。

     “我若想要杀他,又何必救他?”婉茹冷冷地说。

     “难道你不知她曾经和我哥哥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

     婉茹端起茶,嗅了嗅茶香,浅浅的抿了一口。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你不怕我哥哥和她......”

     “我既然救了他,就料想到会有你说的那一天。怕与不怕又有什么关系呢,一切都在于你哥哥。”

     “你当初来找我,是想劝说我救他,现在则是怕我反悔杀了她,毕竟为了情敌,没有必要牺牲自己的大好前程,但我这人视金钱为粪土,视名利为虚无。”

     这时,一人前来汇报,刚想开口,欲言又止。

     “但说无妨”

     “相国已经知道桑什被劫走了,关闭内城门,派兵全程缉拿!”

     “我们要尽快把桑什送出城去,今夜就走。”

     卜婷驾着马车,载着婉茹和桑什准备一起出城,街上守卫队挨家挨户搜索着,举着火把把整座城都照亮了。

     一对守卫看到深夜有辆马车经过,觉得有些可疑,就围了过来

     “车上是什么人?”

     卜婷从容地从腰间拿出龙头牌

     “你的狗眼看看清楚!”

     守卫头头瞬间变成一条摇尾乞怜的狗“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放行!”

     轿子里传来声音,“你从哪弄来的圣牌?”

     “假的,唬人的,嘿嘿!”

     转眼,已经到了内城门口了

     “停车!”守卫厉声喝到

     卜婷掏出了龙牌,在守卫眼前一晃,便赶快放进怀里。

     “还不赶紧放行”卜婷大声吼道

     “相国说了,今天有要犯逃出,所有车辆必须检查,内城一辆车也不能放行,你也不能让我们为难呀”

     “你的意思说我们是要犯了?”

     “不敢不敢”

     “我们是奉大可都之命去城外找救兵,如果救兵来迟了,城被攻破了,你能否担负起这个责任呢?”

     “可是......"两个守卫犹豫着

     “那我问你,相国大还是可都大?”

     “当然是可都大,但相国知道了会军法处置我们”

     “你也知道可都大,你怕相国军法处置,难道你就不怕大可都炮烙挖心之刑吗?”

     “这……”两个守卫相互看了一眼

     “如果相国知道了,一定要替我美言几句”

     “放行!”守卫咬了咬牙,城门缓缓打开

     另一守卫突然听见滴滴答答的水滴声,守卫顺着水声,低下腰,发现车子中央在向下滴水,手指沾了一下,在亮光下轻轻一捻

     “是血,不好,快关城门”守卫朝守门的喊道

     车中传出一个声音“赶紧逃!”

     身后传来一声大吼:“贼人,哪里逃!”

     卜婷转过身去,才发现母亲已经率领大军赶来了,火把都映射出冷冷地寒气。

     “母亲......”卜婷慌了手脚

     车中,婉茹和桑什也紧张起来

     “我绝不连累你们,把我交给她们吧。”桑什说

     “不行,如果这次你被抓回去,就没办法再逃出来了!”

     “我不想欠别人人情”桑什用手捂住流血的伤口

     “尤其不想欠我,对吗?”

     “对!”字还未出口,桑什已经拔出婉茹近身的腰刀,横架在婉茹颈上。

     桑什胁迫着婉茹站在大军面前“你们的虎将军已经在我手中,我劝你们乖乖地打开大门,否则我要了他的命。”

     “我劝你还是不要自不量力,你的大军已经伤亡惨重,让你逃回去又能如何呢,你还能东山再起吗,倒不如自我了断,免得看见你的大军横尸遍野!”相国骑在马背上,身后是望不到头的大军。

     桑什握住弯刀的手已经隐隐地出汗了,过度的流血明显地让体力不支了。

     母亲看了一眼卜峰。

     “婉茹在她手中,母亲,让我来收拾她”卜峰骑着马走到了队列的前方

     “我希望我这次能够相信你”母亲叹了口气

     卜峰骑着马奋力向桑什奔去,卜峰知道如果自己不出手,那么母亲一定会让所有弓箭手一起射箭,莫说是桑什,婉茹和卜婷都会被连累。

     只能是假戏真做,先稳住母亲,替桑什的大军争取赶来的时间。

     桑什没想到卜峰会自告奋勇来第一个来杀她,桑什由于体力不支,只能防守,看见卜峰拿着长剑骑马飞奔而来,只能向后退,卜峰一剑就穿透了桑什的右肩。

     桑什看着右肩流出的黑色血水:“你居然在剑上擦了毒!就这么想让我死吗!”

     血月流越多,桑什觉得时间都静止了,心碎裂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梦中曾经漫天飞舞的白色梨花都被染成血红色,在梨花雨中练剑的卜峰突然将剑尖直指自己,一切不知是梦还是现实。

     桑什醒来时已经在床上,手下的人告诉她,在她中剑昏迷后的事情:大军赶到了,同城中的人进行一场恶战,相国看伤亡惨重,再打也没有胜算,居然投降了,还领着桑什的军队一起拿下了王宫。

     “好一个见风使舵的相国,真想杀了她,可她还不能死,我们根基未稳,还需要她!”

     过几日,桑什登基后,原相国官职不变,被授予忠国公的名号,这名号却像是在打相国的脸。相国不能原谅婉茹联合卜婷从狱中救出桑什,把婉茹卜峰赶了出去,不许再踏进相国府一步。婉茹和卜峰则搬出城外生活,远离尘世的纷争。

     桑什登基后几年,废除酷刑,励精图治,鼓励发展农业和军事,整个国家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兵强马壮,百姓也安居乐业。可是最近两年大可都却突然沉迷美色,不断地地扩充后宫,哪里有美男子,也一定要掳进宫。

     明天,母亲要邀请大可都做客,介着这个机会向桑什介绍美男子,卜婷觉得介着这个机会,让那个好色的桑什见一见图灵他们,到时候,只要有机会近距离接近大可都,那就一定有办法弄到大可都的眼泪。

     希望明天他们几个不要弄砸了精心安排的计划。

     .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