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小透明的怨念
    苏霂蓉看着脸红脖子粗的婆子,笑了笑:“玲珑,还不向刘嬷嬷赔礼?”

     玲珑瞪大眼睛:“姑娘,她说谎!明明是……”

     苏霂蓉皱了皱眉:“住口,还不听话么?”

     虽然苏霂蓉平时深居简出,在府中的存在感极低,但玲珑是最听她的话的。看到姑娘开口了,哪怕再不甘愿也只得低下头,向婆子施了一礼。可是到底年纪小,心里委屈得很,生生憋出了泪花。

     婆子十分得意,以为苏霂蓉怕了,心想大姑娘果然是个草包,从鼻子眼儿里哼了一声道:“今日若不是看在大姑娘面上,定不饶你!”说完笑着向苏霂蓉福了一福就要走。

     苏霂蓉不紧不慢道:“刘嬷嬷稍等下,且不忙着去呢。”

     无视婆子疑惑的眼神,苏霂蓉道:“只是这玲珑从小便拨到我身边使唤,这么些年,不管如何,我也是不曾动过她一下子的。”

     婆子并未停下,只是敷衍道:“是老奴莽撞了,大姑娘你向来是懂事的,你妹子还等着喝粥,就别计较了,也免得让夫人忧心不是?”一边说,一只脚已经迈出了门槛。

     苏霂蓉冷冷一笑,眼中光芒一转,她伸手便从灶台下抽出一条手臂粗细的木柴,在手中掂了掂,看准时机大喊一声:“老鼠!”

     话音未落,木柴照着婆子的膝盖就砸了过去!

     苏霂蓉上一世生气时,常常会以扔东西来发泄。次数一多就养成了习惯,直到现在也没改过来。而且她刚刚穿越,还沉浸在上一世的悲愤中,此时是新仇旧恨一起涌心头,下手就重了些。

     这条木柴颇为沉重,上面还有一个突出的结疤。苏霂蓉本着稳准狠的原则猛力一掷,正中婆子的膝盖骨,只听婆子大叫一声便躺下了,连带那碗燕窝粥也扔在地上碰了个稀碎!

     苏霂蓉走过去,对上婆子惊恐的眼神,笑道:“不好意思刘嬷嬷,我手滑,本来是想打老鼠的,没想到碰到了您,辛亏我人小体弱,没有力气,不然您可就受苦了。”

     婆子疼得说不出话,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下来,苏霂蓉随手拿起一块布帮她满头脸擦了擦,又怯生生道:“您向来是个体贴人的,这点小事就别计较了,也免得让母亲烦心呢。”

     厨房上工的人已经陆续来了,很多人目睹了这一幕,正在惊讶。这时管厨房的钱嬷嬷听到吵嚷声冲进来,看见苏霂蓉忙追着问道:“大姑娘,这是怎么了?”苏霂蓉温柔一笑:“没什么,钱嬷嬷,你们厨房该打一打老鼠了。”说完默默转身,带着玲珑红袖走出了大门。

     老……老鼠?钱嬷嬷愣愣的看着苏霂蓉的背影,没留神一脚踩在一个软软的物事上。只听一声凄厉的喊叫,钱嬷嬷被吓了一跳,这才看见那婆子的手指头在自己鞋底下,连忙把她从地上扶起来。

     “哎呦喂我滴亲娘耶你慢点慢点……腰好像闪了哎呦……”

     “没事刘嬷嬷我扶着你那,你说你怎么也不当心点,嗯?这哪儿来的什么味道?我闻闻……刘嬷嬷你今儿个没洗脸么……?”

     “额,刘嬷嬷,刚才大姑娘不会拿抹布给你擦的汗吧……”

     “呕……”

     容岚院中。

     红袖抿着上扬的嘴角,给苏霂蓉端来一杯枫露茶,苏霂蓉掀开盖吹了吹,忽然瞥见玲珑在一边偷笑。便问:“傻笑什么?”

     玲珑噗嗤笑出声:“姑娘你今儿个真厉害,看那刘婆子以后还敢欺负我们不了?”

     苏霂蓉笑道:“真是个傻丫头,这就乐成这样?”

     红袖嘴角抽动了一下,也憋不住笑了。伸出一根手指去点玲珑的脑门儿:“你这蹄子快悄悄儿的吧,要让太太知道了有你受的!”说完有些担忧地看看苏霂蓉:“今儿姑娘好像变了一个人,我都被唬了一跳,更别提那刘婆子了。论理……那些人也实在太可恶,可是就怕太太知道了不好。”

     玲珑吐了下舌头:“就算太太知道了,不是还有老太太嘛,老太太这么疼咱家姑娘,有什么可怕的?”

     苏霂蓉笑了笑没做声。

     她其实并不担心,今天闹得动静这么大,估计早有伶俐的回了柳氏去了。苏霂蓉悠闲的端起茶碗喝了一口。

     前生,自己被所谓的爱情蒙蔽了双眼,又愚蠢的听信了柳氏的鬼话自甘为妾,最后,祖母病逝,哥哥被流放,康定伯府的世子变成了景哥儿,苏家成了柳氏的天下。而自己也在武穆候府含冤自尽。

     上辈子简直就是彻底的人生输家。

     可是苏霂蓉知道,在自己身上发生了奇异的改变,她发现脑海中除了自己糟糕的前生,而且还有在现代,她当职业经理人时候的记忆。两个身份重合,既矛盾又自然,唯一让她惊喜的是,如今她又回到了大尹朝,而且是在她未曾出嫁的时候。

     苏霂蓉想,也许是老天在冥冥之中安排自己重活一世,改变命运的吧!

     红袖觑着她皱起的眉头,小心地道:“姑娘,你从前日在假山石上摔了一跤后,身子一直不大舒服呢,要不再请太医来看看?”

     苏霂蓉摇摇头:“不用了,之前不是请过了么,那些太医也没说出什么来。我睡一觉就好了。”

     玲珑想起那碗燕窝,小拳头又攥起来了:“这该死的刘婆子,害得姑娘吃不上燕窝!”说完转身气鼓鼓地对苏霂蓉道:“姑娘你素日就是太好说话了,可是没得倒叫那些人猖狂了去!”

     红袖向来是个省事的,怕苏霂蓉堵心,便劝道:“我们姑娘是千金小姐,有些事自是不必和奴才一般见识,何况姑娘是老太太的心头肉,太太成日说,要姑娘有什么短了少了立刻去回,要是管事的丫鬟婆子怠慢了一点半点,可是不轻饶的!只是那些人素日奸猾惯了,背着老太太太太调三窝四也是有的。我们只不理他,有什么跟太太说便是了。”

     玲珑撇撇嘴:“太太虽是这么说,可是那些东西却未必这么想着,拜高踩低的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明着欺负姑娘好性儿,又不是太太亲生的!老太太倒是真心疼姑娘,可是她老人家平日就身子不大好,姑娘平日里有了什么也不叫老太太知道,怕叫老太太心烦。”

     玲珑平日甚是机灵,可到底年纪小,还是一团孩子气。难得说出今日这番话来。说得红袖倒没话了。毕竟她们心里都有些模模糊糊的疑影儿,太太虽是续弦,对苏霂蓉也非常慈爱。但这府中数年来暗流涌动的,却又是另一番景象。

     细想起来,今日刘婆子之事已经不是特例,竟是常有了。

     可是到底这是为什么,哪里不对,她们也说不出来。

     思来想去,两个小丫头在心中都得出同样的结论,自家姑娘平时就是过于温柔了,总应该拿出些主子的威势来,往后如果能像今日一般,日子怕也就好过一点。

     红袖见苏霂蓉怏怏的,又怕她烦心,便找些闲话来说笑一回。

     殊不知苏霂蓉此时心中雪亮,玲珑和红袖年纪尚幼,且被柳氏的一贯假仁假义蒙蔽了双眼,跳不出这个局来分析,只是单纯的认为丫鬟婆子无礼而已,可是她们不知道,如果没有上头的人的默许甚至是纵容,奴才们难道吃了雄心豹子胆,敢这么对待府中的嫡小姐?何况还是老太太的亲孙女,一直捧在手心上的人?

     敢这么做的,根本就是不想活了么。换个人,分分钟就能要了她们的小命。

     或者有些文雅些的,不想对名声有碍的主子,也一定会杖刑之后将其扔出府外,任其自生自灭。大户人家逐出的奴才,谁敢收留?一样是无有生还的机会。

     所以,奴才们胆大妄为,就是有了暗地的支持。可是前世的苏霂蓉却从未想过这一节。她一向面软心活,性格绵柔,知道自己不讨父亲的喜欢,本就有些自怨自艾,且柳氏整日对她亲亲热热的模样,又让她觉得不要给善待自己的后母添了麻烦,就算有了不痛快也忍气吞声而已。

     而且后来她的心思都在白子夜身上,实在无暇顾及其他。又总想着在他面前留一点好印象,是以更加不会轻易与人冲突,总是选择一忍再忍,直至忍无可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