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上辈子是小透明
    京城大户人家私下传言,康定伯府大小姐苏霂蓉,样貌平平,才艺平平。更兼性情孤僻,不喜见人。有了这些不利因素,苏霂蓉的婚事便一直不太顺利。虽然苏霂蓉素来不爱与人交往,但是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知怎么流言传的越来越厉害,好在建宁老翁主宠爱有加,这才让苏大小姐在京城的贵妇名媛圈内不显得那么尴尬。

     时至初春,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午后的艳阳暖意更盛,微醺的和风让人舒服得睁不开眼睛。鲁宁河畔绿水茵茵,树荫茂盛。一向是洛城大户人家首选的风水宝地。康定伯府作为老牌的权贵之家,自然建在此处。

     此时天色尚早,玲珑早早起身去了后院的厨房,见到白婶子的女儿春喜在灶前看火。她连忙过去拍了一下:“在干嘛?”

     春喜与玲珑年纪相仿,平时经常在一处玩的,见是她,连忙从一边的红木食盒中拿出一盘糕点。塞到玲珑手中,玲珑看时,原来是一盘奶油做的小面果子。每个只有指肚般大小,捏成各色花样,香喷喷甜丝丝。玲珑欣喜的接过,先吃了两个。

     春喜方问道:“这大早晚的,来做什么?”

     玲珑忙道:“大姑娘前日在假山石头上滑了一跤,这几日不太舒服,我来看看还有没有燕窝,给大姑娘炖上一盅。”

     春喜听了,向外看了看,然后拉着玲珑进了里间,从高架子上取下一个精美的官窑青花瓷罐子,打开看时,里面正是几片完整的燕盏。春喜松了口气:“辛亏你来的及时,上次夫人吃汤药用了许多,新的又还没送来,好的血燕只有这些了。”

     玲珑大喜,便谢过了春喜。不一会儿,燕窝就炖上了。

     这边玲珑正和春喜说笑,忽然帘子一挑,一个婆子风风火火地走进来,指着春喜道:“嗳,二姑娘要吃燕窝粥,上次吃的血燕不错,快炖一盅来。”春喜忙取出一些来,婆子瞥了一眼嫌弃道:“这是什么货色!二姑娘明明吩咐还要上次西洋进贡的血燕,你聋了不成?”

     春喜忙笑道:“不巧,陈的都用完了,新的还没送来。我这个也是好的。”话音未落,婆子一眼看见火上的燕窝盅,掀开看了一眼,便道:“小蹄子,竟敢在我眼前弄鬼儿,这不是血燕是什么!”一边忙不迭地用帕子垫着,把燕窝端了下来,就要往出走。

     春喜一时来不及阻挡,玲珑在一旁急了。大叫道:“那个不是给你的!”一边说一边就挡在了前面。婆子哪里把小小的玲珑放在眼里,一边走一边道:“你这蹄子,二姑娘要吃的东西,你来挡什么横儿?”

     玲珑鼓起嘴道:“二姑娘要吃什么我自然管不着,可是你现在拿了大姑娘的东西,我自然是管得着了。”

     婆子哼了一声,瞪了一眼春喜:“哟,怪不得你这蹄子说没有,原来上赶着别人去了。”回过头,婆子对玲珑不屑地撇了撇嘴:“按说呢,像大姑娘这样的体貌气色,也应该吃点好东西补补,否则让人没得疑心,还以为谁亏待了她!”

     玲珑听这话不像,气得说不出话,婆子得意的又道:“不过大姑娘素日并不出门,这种金贵物吃了也是白吃,没得糟蹋了,不像我们二姑娘,经常随着夫人访客,吃了自然有用。何况连老爷都说,像我们芊芊姑娘这般品貌双全的千金小姐,必须适时进补,不可疏忽才是,你难道敢忤逆老爷?再说过几日的赏花会,二姑娘定会出席,那可都是千金贵女,万一二姑娘的身子调养不好给耽误了,我看你怎么死!就算大姑娘知道了,还敢拦着不成!”

     玲珑捏紧小拳头,深吸一口气,怒道:“你这是什么话!怎么大姑娘吃了就是糟蹋了?从前多少次不都是你们事事占先,我们都不理论,如今你拿老爷来压我,我倒要和你去老夫人面前评评这个理!”

     玲珑叉腰站在门口,因为气愤加上身量不足,需要仰视那婆子,两个双丫髻就一晃一晃的,春喜在旁看了想笑又不敢笑。

     玲珑大声道:“我们大姑娘这几日不太舒服,大夫明明说了要吃些补品,我这一大早就在这等了,却叫你捡个现成?”说完就上手去夺,她人小力气却大,婆子几乎被推了个趔趄,燕窝也差点泼了。

     婆子登时大怒,她本是柳氏的陪房,素日仗着自己有些体面,从未有人如此当面顶撞,口中便不干不净骂到:“你们这些蹄子好不懂规矩!平日有娘养没娘教的,没上没下起来!二姑娘的东西有你们争抢的?好不好的,我回了夫人,先打一顿,再撵出去配个小子,看还这么猖狂不了?”

     这话明是说玲珑,实际在影射苏霂蓉母亲早逝。玲珑向来聪慧,怎会听不出。一时气得脸都红了。可是又不会骂人,只能用小手死死地抓住门框,不让婆子过去。

     那婆子一手端着东西,一手用力一挥,只听极为响亮的一声耳光,玲珑整个人被打翻在地。春喜扑上去,看见玲珑半张脸都肿起来了,又急又怒,哭着拉扯婆子:“你你你怎么打人!”婆子更不耐烦:“死蹄子你别忘了,你那烂赌鬼的爹二十两银子卖了你和你娘,如今你们的死契都在太太手上,我若回禀太太,让你和你娘母子上庙街前头要饭去!”

     说完,手已经抬起来了。

     正在此时,只听一个清凌凌的女声响起:“让谁去要饭?”

     只见一个面容甜净的丫鬟挑起了帘子,一个身穿春绿对襟褙子,下系一条泥金撒花裙的少女走了进来。正是苏家大小姐苏霂蓉。

     苏霂蓉在门后已然听了全过程,只恨自己前世如同活死人一般,纵容得别人如此胆大妄为,目无尊长。心中想着,面上却全然不显。只是冷冷地看着婆子。

     那婆子被苏霂蓉冰冷的目光一瞪,先自软了,她也明知自个儿理亏,手便不由自主地放下。可是想起面前的人一向软弱可欺,就又把腰杆直了些。

     婆子忙笑道:“大姑娘今儿起得倒早。”

     苏霂蓉方轻笑道:“是呢,这几日我身子不舒服,晚上睡得早,本想多躺一会儿的,可是呢……”苏霂蓉亲手扶起玲珑,红袖早已把春喜拉起来。苏霂蓉又道:“可是房前不知怎么多了一只野狗,吵的人不得安生,我想着吵到我不要紧,吵到了母亲可不是不好了么,所以就让红袖把这只野狗给赶跑了。”

     说完,似笑非笑地看着婆子。

     婆子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几乎不敢相信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一向懦弱怕事的大姑娘居然能说出这些话来,竟疑心自己会错了意,可是苏霂蓉脸上分明流露出的是浓浓的嘲讽,一时间竟想不出话来回答。

     苏霂蓉的目光似无意划过玲珑红肿的脸,看着婆子道:“对了,刘嬷嬷,不知道这两个小丫头犯了什么错,惹的你老人家这么动怒?”

     婆子看苏霂蓉风平浪静的模样,暗道自己多疑,直了直腰道:“今儿个二姑娘想吃些燕窝粥,我便一大早就来做了些,没想到这蹄子见我端着便来抢。”

     玲珑喊道:“你说谎,明明是我们先做好的!”

     婆子哎呦一声,拿帕子擦了擦汗:“大姑娘你给评评这个理儿,二姑娘身子弱,胃口还小,素日老爷夫人都怕她将养不好,什么人参汤灵芝粥,流水似的送去,那还都只喝了一半,有的连动都不曾动过。好容易今日吩咐,想吃些燕窝粥,老奴这才赶忙做了些。谁知被这两个不知好歹的蹄子拦下来!”

     新文首发,求推荐求收藏,你们的追看是小妖写作的动力,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