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重生了
    苏霂蓉想到此处,不由得在心里冷笑起来。柳氏对她,就如同温水煮青蛙一般,一点一点试探她的脾气,等她痛了,忍了,就开始挑衅她的底线,蚕食她的尊严。像一块巨大的阴影般,一步一步将她逼入彻底的黑暗中。

     这种软刀子杀人,等你发现疼得忍不住的时候,已经无可救药了。

     此时红袖问道:“姑娘,可要休息一会儿?

     苏霂蓉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忽然开口:

     “红袖,我今年几岁?”

     两个小丫鬟瞬间石化。

     半响,红袖不安地捏手绢:“小姐,您今年满十三了……”

     苏霂蓉:“那么,你们……今年几岁?”

     二人:……

     红袖艰难地咽了下口水。

     完了,就知道小姐这一跤摔的不好!上个月秦嬷嬷的儿媳妇不就是因为摔倒碰到头傻掉了吗?现在虽然治好了,可是人总是有些呆呆的。难道小姐……想到这里,红袖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偏生秦嬷嬷正巧告了一个月的假还没回来,这事儿得赶紧禀告老翁主知道,否则小姐万一有个什么好歹,自己的小命也甭想要了!

     转念又一想,难道是因为今儿早上的事不痛快?可是姑娘已经亲手教训了刘嬷嬷了呀!难道是因为其他的事?红袖想到这里,脸上的表情愈发诚恳起来:“是不是奴婢们惹您生气了?”

     苏霈蓉摇摇头:“没有。”

     红袖觑着她的脸色,发现主子并没有发怒的迹象,才道:“回小姐,奴婢……今年快十三了,玲珑她过了年就有九岁了。”

     苏霂蓉哦了一声,又不作声了。

     玲珑一向是个心直口快没城府的,她眨着大眼睛奇道:“姑娘,您不是和奴婢们一同长大的么?”

     苏霂蓉恢复了淡淡的笑意:“那当然,看来我不是在做梦。”

     她只是想起了前世的玲珑和红袖,也如今日一般对她忠心耿耿。

     自从她嫁进武穆候府,玲珑与红袖就掉进了地狱,先是被寻了个错处调到了浣衣房,去干最粗最累的活计,还被管事嬷嬷百般刁难,动辄打骂。红袖怕苏霂蓉担心,从不对她吐露半句。有一次苏霂蓉实在忍不住前去看望她们,却见到二人穿着单薄的旧衣去井边取水,手上冻的都是一寸长的血口子。

     苏霂蓉眼睛都冒了火,便不顾劝阻执意将二人带回了自己的院子。可是当天晚上,苏霂蓉就因此被禁足一月。而玲珑和红袖被毒打一顿后又送回了浣衣房。最后,落得被打杀的下场。

     都是她无能!

     苏霂蓉的眼圈儿悄悄的红了。

     “小姐你到底是哪里不舒服?”红袖紧张起来。

     苏霂蓉揉揉眼睛:“没事,就是困了。”

     玲珑和红袖给她铺了床便退出了房间,苏霂蓉却毫无睡意,她在心里暗暗发誓,这一辈子,一定会保护好自己身边的每个人!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苏霂蓉连忙侧身歪在软枕上。

     只见碧纱橱的帘子一掀,一个丫鬟笑着走进屋来。对着苏霂蓉福了福身,笑道:“大姑娘今儿个可是大好了?”

     只见这丫鬟头上戴着一枝金枝攒玉蝴蝶,身上穿着天青色碧绿坎肩,底下系着一条暗红色的石榴裙。面若桃花,笑容甜静。苏霂蓉认得,这是祖母身边最得力的首席大丫鬟青蓝。也是上一世为数不多的愿意给自己一些指点的人。青蓝平日最为细心谨慎,祖母日日也离不得她。说起来,比府里年轻的主子还有几分体面,今天不知是有什么事情亲自过来。

     苏霂蓉忙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道:“姐姐怎么来了,快请坐。”

     看着苏霂蓉笑得弯弯的眉眼,青蓝心中一动,感觉大姑娘今日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但是又想不出到底哪里不对。仿佛一夜之间这张平凡无奇的面庞变得生动起来,让人总想多看一眼。她心中暗暗纳罕,但面上却不显,心想女大十八变,姑娘大了自然模样舒展开了。便抿嘴笑道:

     “老翁主听说姑娘昨日在假山上滑了一跤,担心的了不得。这不,还没用午膳就巴巴的把奴婢打发来了。还说,若是姑娘大好了,就别懒在屋子里了。”

     想起祖母,苏霂蓉心中一热,眼圈儿几乎红了,忙掩饰的笑道:“是我疏忽了,原应该去向老祖宗问安的。”

     青蓝笑道:“老翁主近日在和普宁寺的姑子探讨佛法,已免了各位的问安,姑娘这边无事便好,只是老翁主特意嘱咐姑娘,现在天长了,要经常出去活动才是,免得在屋里闷出病来。”

     苏霂蓉记得上一世有段时间,祖母确实是和普宁寺走得比较近,于是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青蓝又道:“夫人下月十五在花厅见客,想让几位姑娘少爷们都陪着去呢。”

     时下老翁主年迈,府中一干事务都由交柳氏处理。柳氏母家原是商户出身,虽说当年在苏杭一带颇有资产,但自从做了苏夫人之后,与先前景象又另是不同,足足飙升了几个档次。毕竟光“富”和“富贵”那是有本质上的区别,更何况是康定伯府这种权贵之家。

     所以能让柳氏这样放下身段宴请的客人还真不多,苏霂蓉有些好奇的问道:“不知母亲请谁?这么大场面。”

     青蓝说:“听说是赵大学士的夫人。”

     苏霂蓉心中微微一动:“可是那位赵修元赵学士?”

     青蓝想了想:“奴婢虽不认得,但是曾经听老爷和夫人提到过什么“修远”,姑娘你莫非认得?”

     苏霂蓉笑道:“我整天在屋子里呆着,哪里知道这些,还不是听哥哥说的。”

     青蓝掩唇而笑:“世子这几日忙得很,今日又被段司马的公子叫出去了,仔细这几日老爷闲了,问起功课来。”说完又笑道:“奴婢就先回去了,老翁主那边也离不开,等有时间了,再来陪姑娘说话。”

     苏霂蓉笑道:“姐姐慢走。”

     青蓝走后,苏霂蓉又陷入了思索,因为她还记得上一世,这位赵学士与苏家的渊源。

     这位赵学士家虽然不是当朝顶级大户,官职也没有高到让人仰望的地步,但是平日里来往或与之交好的,都是些名门望族,非富即贵的人物。原因之一就是赵学士的夫人孟氏,是当今万岁身边瑛贵人的嫡妹。这位瑛贵人不但才貌双全,而且难得的是情商极高,十分善解人意。自入宫以来颇得圣眷。直到后来顺利产下一位小皇子,皇上龙颜大悦,特意赐号‘瑛’以示恩宠。

     孟氏虽然与樱贵人年纪足足差了十岁,可是姐妹感情十分深厚,经常入宫陪伴。

     本朝皇后体弱多病,膝下只有一位亲生的公主。苏霂蓉记得瑛贵人诞下皇子后,便主动将其送至皇后宫中抚养。一时间成为后妃和睦的佳话。

     所以,时人谁不知,傍上了孟氏,便是傍上了瑛贵人,而瑛贵人背后站着的,正是皇后。

     那么柳氏宴请孟氏,又是为了什么呢,苏霂蓉想起来了,孟氏是赏花会的组织者!

     大尹朝风俗之一,每到百花盛开之时,官方或民间的小团体每年都会组织一次赏花会。赏花会并非真的赏花,不过是寻个由头而已,其实是名正言顺的为些名门望族,王孙公子,甚至是皇子相看各家适龄的嫡女。以便联姻。苏霂蓉正好到了可以参加的年纪。可是对于这种露大脸的事情,心比天高的柳氏自然不会放过。大尹朝虽然风气开放,唯独在嫡庶方面比较严格,柳氏从侧室扶了正,苏芊芊却还是庶女的身份。柳氏自然心有不甘,于是就在苏怀远耳边吹了枕头风。

     所以,上一世,代替苏家出席赏花会的,是苏芊芊。

     苏霂蓉想通了前因后果,嘴角挑出一丝微笑。

     前世被人轻视践踏,今日定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赏花会么,她非去不可!

     虽然她其实并没有多大兴趣,可是若能借此恶心下柳氏和苏芊芊,她也是很高兴的。

     苏霂蓉忽地跳下床榻,光脚噔噔噔来到穿衣镜前,这面穿衣镜是她十岁生日时,祖母送给她的礼物。此时阳光透过雪白的窗纸,照进屋内。镜子里面的景象清晰可见。

     镜中的女孩略微有些胖,脸上还有着婴儿肥,隐约可见双下巴。一双杏核眼,单眼皮,小嘴巴。好在鼻梁还不算矮;肤色并不白皙甚至还有点暗黄。长长的头发随意披散着。

     因为她只穿着中衣,旁的一丝装饰也无,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普通的邻家少女的模样。只有那一双晶莹的如同黑葡萄般的瞳仁,显示出灵动的光彩。

     伸出手来,苏霂蓉郁闷的发现手上的皮肤居然有点粗糙。她不由得叹了口气,自己实在太疏于保养了,几乎到了不修边幅的地步。在现代也许还可以称之为随性自然,但在极度重视女子容貌的这里绝对就是作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