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丑女怎样翻身
    别说那些大家闺秀们,就是和府中讲究点的姨娘比起来,她的外表也没有什么亮点可言。

     苏霂蓉还记得自己上一世所见到的贵女们,都是恨不能一天三四套衣服的换,什么珍珠膏,玉容散,几乎要把百草堂的名贵保养品统统往脸上身上招呼一遍。

     她支着头想了想,让玲珑和红袖把自己所有的衣服首饰都翻出来,堆在床上。

     不一会儿,床上桌子上就堆满了各色衣服。还有许多或整套,或零碎的首饰。

     别说,东西还真不少。她随意在里面翻检了一下,心中不由得冷笑起来。

     柳氏还真是好算计。

     都说她不擅长妆饰,可她要怎么擅长?祖母是将门出身,早年习武,对这些女儿家家的东西根本提不起兴趣,素日闲了,和自己聊的内容除了祖孙间的亲昵,高兴时还会给她讲一些纲常伦理,为国尽忠的故事,也不管十多岁的女孩儿是否听的进去。

     而母亲早早就走了,没有给她留下只言片语。身边的女性长者就只有乳娘秦嬷嬷一人。柳氏在人前对她百依百顺,视如己出,有时连苏芊芊都要靠后。可是背地里就是另一回事了。

     柳氏常以“夫人走的早,更应该看顾蓉儿一些”为由,不允许苏霂蓉使用胭脂水粉,也不许她随意外出。素日赏赐的衣料首饰,虽然也名贵,但是多是些不符合她年纪的款式和颜色。

     玲珑和红袖倒是忠心,可毕竟还是小孩子,更不懂这些。只知一味小心服侍。

     而秦嬷嬷?苏霂蓉嘴角浮现一丝冷笑。那个女人虽然是自己的乳娘,可是却是个见利忘义之人,早就被柳氏收买了。一天到晚拼命地在她耳边叨叨,要她听柳氏的话,不然老爷会不高兴。平时拿给她的衣服,不是腰身故意做肥了,就是把袖子做长了。总是穿得别别扭扭,给她梳头的时候,也故意留一些过长的刘海儿,选一些老气横秋的首饰。整个人看起来萎靡不振,姿容憔悴。哥哥几次过来看望,都以为她刚刚午睡过。

     这样的形象,跟娇美动人的苏芊芊相比,简直可以上灶台烧火了。

     她随手拿起一件鸦青色苏绣百褶裙看了看,这料子倒是极上等的苏绣,只是这颜色别说十几岁的女孩儿,就是年纪长一些的贵族妇人,恐怕也会稍嫌老气。由于她上一世鲜少在外面走动,竟丝毫不觉。

     她摸着上面凹凸的花纹,想起有一次,自己穿着这条裙子出门,乘坐的马车经过几个骑着高头大马的英俊少年时,车帘恰巧被风掀起。

     错身而过的一瞬间,少年们的谈笑声曳然而止。苏霂蓉从余光里看到几个人面面相觑,仿佛很惊讶的样子。直到走过了很远,她还能听到身后传来毫不掩饰的嘲笑的声音。

     是啊,大尹朝的女子向来以貌美为荣,像她这样的异类还真不多见呢。

     回来后她去找柳氏,想要一件苏芊芊那样的衣服穿。可是一转身,柳氏将她的话添油加醋地告诉了苏怀远。

     当时正值崇明帝突发奇想,想从国子监里选择一批佼佼者,成立一个“皇家诗社”,这个任务就交给了自诩为文人雅士的苏怀远,此时苏怀远正为诗社焦头烂额,哪堪更听到此事,他本是酸腐文人,一向最注重礼教,何况原就不甚喜欢苏霂蓉。如此一来竟是觉得苏霂蓉不止无貌无才,简直是失了女德。于是大发雷霆,斥责了苏霂蓉一顿。并罚她跪在书房门前思过。

     想到这里,苏霂蓉在心中冷笑:同样是女儿,父亲还真是心偏到北门去了,苏芊芊整日打扮得像一只花蝴蝶一样,偏生看不到,只觉得温顺乖巧。轮到自己就是顽劣失德。

     她不由得嗤笑:如果父亲知道他的好女儿前世做下的丑事,不知会做何感想?

     ————————————————————————————————————————————————

     花厅里面。

     金梅躬身给柳氏奉上一个粉彩骨瓷茶盅。柳氏悠闲地啜了一口,又从桌上的攒金什锦食盒里取了一颗青橄榄含在口中,方悠然道:“那件事准备的如何了?”

     胡管家忙躬身上前:“回夫人,请柬和礼物都已经送到赵府了,是赵家总管丁宝山亲自收下的。奴才还单独给丁总管包了封银子,他打了包票,说一定把夫人的心意带到。”

     柳氏含笑点头:“你做的很好。”

     胡管家退下后,苏芊芊不解道:“娘,你为何要给赵家送那么重的礼?连上次父亲送你的紫金玲珑玉环都拿出来了,那玉水头极好,是极难得的,送人岂不可惜?”

     柳氏亲热的拍拍她的手笑道:“傻孩子,你不懂。这位赵夫人可是能组织赏花会的人物呢,你要与她多多亲近才是。”

     苏芊芊闻言脸色一黯,低了头,绞着手中的帕子:“什么赏花会,女儿又去不了,亲近有什么用?”

     她与苏霂蓉只相差半岁,已经到了可以参加宴会的年龄。但是如果严格的按照大尹朝的习俗,她仍然是庶女出身,在这种正式场合是不能出现在众人面前的。

     这让一向心高气傲的苏芊芊非常不甘,暗地里哭了好几次。

     柳氏笑了笑,意味深长道:“这是什么话,你是我的女儿,有什么地方是去不了的?”

     苏芊芊惊喜地抬头:“娘亲,你是说……我可以参加?”

     “自然是真的,娘什么时候骗过你?”柳氏看见女儿不敢相信的模样,不由得有些心疼。

     “可是,女儿的身份……再说恐怕大姐姐和祖母也不能同意。”苏芊芊喃喃道,眼中的泪珠儿已经盈盈欲坠。

     柳氏登时怒道:“胡说!你是什么身份?你娘是这府中堂堂正正的正房夫人,你怕什么?”

     看到苏芊芊微红的眼圈,柳氏的态度又软了下来,抚慰道:“再说娘也会帮你的,你细想想,以往你想做的事情,有哪件没成的?如今那丫头挡了你的路,娘自有办法让她去不成,你且安安心心的等着便是。再说那里面都是些千金娇女,皇孙贵胄。她若出席,就凭她那副模样,也连累得我们康定伯府无端被人笑话了去。”

     柳氏抚弄着苏芊芊:“娘还盼着你将来择得贵婿,出人头地,也不枉娘如今这么辛苦了。”

     苏芊芊满面娇羞:“娘,看你说的!”心里却甜滋滋的。

     金梅殷勤的边给柳氏捶腿边道:“夫人说得对!我们二姑娘是什么样的人物?论模样,论身份,又比谁差了不成?别说老爷当成眼珠子一般疼爱,就是这府中上上下下的人,谁不打心眼儿里喜欢?”

     柳氏笑着看了她一眼:“你这猴儿倒会说嘴!”

     金梅更兴头起来:“奴婢的话虽浅显,可都是心里话。别说二姑娘,还有咱们景哥儿,奴婢瞧着景哥儿虽小,但眼见得是聪明伶俐的了不得呢,比那不学无术的大人都不知好到哪里去了。”

     提起景哥儿,柳氏顿时笑开了花,听见金梅的奉承十分受用,满意的点点头,忽然想起一事,皱了皱眉:“对了,那丫头这两天怎样了?听说前日在假山石上摔了一跤?”

     金梅忙道:“是的,还请了太医。”说完撇撇嘴:“夫人您看,这大姑娘果然和咱们二姑娘没法儿比,整日窝在家都能弄出稀奇古怪的事儿来。今儿早上还把刘嬷嬷打了。啧啧,这种行为做派哪里像个大家小姐?”

     柳氏眼中一抹阴云闪过。

     那个丑丫头,没有遗传到她亲娘秦燕兰的半点儿美貌,又无才华,怎配与她的女儿相比?再说,一个毫无才德的女子,就算空有姿色又怎样?像她亲娘一般整日只会打扮得妖妖调调,勾引男人?

     柳氏的脸色难看起来,她眼前出现了一张美艳至极的脸,可这却是让她连做梦都恨入骨髓的面容!老爷却偏生喜欢这种狐媚子!

     凭什么?

     当年老爷明明是更喜欢自己一点的。虽然那贱人先进了门,可是老爷仍然顶着老太太的责罚,迎娶了自己做姨娘,这么多年她一直隐忍不发,为的就是能有当上正房夫人的一天!

     如今老天开眼,终于让她随了心愿,可是贱人那不成器的儿子和蠢笨的女儿,却占了世子和嫡女的名分,让她的景哥儿和芊姐儿受尽了委屈!

     呸!不过是些下贱坯子罢了!只有老太太才当成宝贝似的捧着!

     柳氏愤恨地把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放,吓了金梅和苏芊芊一跳。

     金梅急忙用绢子擦拭桌上的茶渍。

     柳氏仍忿忿不平:老太太毕竟上了年纪,竟越发糊涂了。放着她珍珠宝贝般的景哥儿和芊姐儿不疼,竟偏爱那两个草包!

     转念又一想:老太太再偏袒又能怎样?这么些年,秦燕兰的尸首都化成灰了吧?她的儿女不是还在自己的手心里,任由她按圆捏扁?

     想到这里,这才觉得舒坦了些。

     金梅道:“夫人莫生气,奴婢看刘嬷嬷并无碍,己着人将她送去她兄弟家养伤了。”

     柳氏想起用早膳时,刘婆子跪在地上对着她哭天抹泪的情景,心中就一阵腻歪。

     这个蠢货,谁让她去招惹了!

     在人前,她不是还得扮演好慈爱母亲的角色不是吗?这样一闹腾,难保那丫头不会有什么想法,就算她一向蠢笨,可是万一传到老太太耳朵里,一定会疑心,到那时,自己精心筹划的一切不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

     苏芊芊不解的道:”母亲,您怎么了?“

     柳氏回过神道:”无事,你去吧,这几日养好精神,我让常嬷嬷陪你去月华楼,做几套新衣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