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王百合也没想到她穿越变身成三国大乔的贴身丫鬟之后,居然被逼着一而再再而三的搞事,一定要搞事搞出新高度,一定要搞事搞上天才算过关,不禁要完成各种奇葩的任务,还被要求掰弯大小姐大乔二小姐小乔!

     开门!来搞事!

     天理何在啊,我只不过是一只没有人权的十五岁小丫鬟而已,居然一开始就让我掰弯大小姐,难道小丫鬟和大小姐还有什么不得不说的故事,完全没有一点联想可言啊,从古至今都没发生过小丫鬟大小姐绯闻吧!

     mmp!

     没错,这就是王百合作为一只受害人的自述!

     而这个以三国演义为基本原型的世界,也不是那么中规中矩,首先没有那么多之乎者也的文言文,文字也不是从右到左念,甚至于一些新生代食材也跨越时空出现,人物年龄和事迹很多驴唇不对马嘴,总之就是一个平行世界吧!

     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因为一桶水而引发的一场让乔府鸡飞狗跳的闹剧!

     一股透心凉传遍了王百合每一个细胞与神经,她紧紧的闭着双眼,感觉着身体一股酸软与无力感,感觉胸腔、头发、脸颊、脖颈都因为一股巨大的水流而浸透洗刷着,这是一种非常不爽的感觉。

     “件货,我还没打你呢,你就给我装昏是吧,还不快给我滚起来!”

     “啥?”

     眼前的一切让王百合一头雾水,一个身穿古朴破旧交领古装的十五六岁的小丫头一手叉腰一手拿着软鞭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小丫头面黄肌肉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骨骼倒还算标准,只可惜长年累月的苦力让她快速快速衰老。

     在这个小丫头身后,清一色的四个穿着交领古装的少女,年龄都不大,大约都在十五六岁之间,有的衣服上带着几片补丁,有的脸上粗糙如砂纸。

     搞什么?

     玩cosplay啊!

     王百合记得自己喝多了,已经喝断片了,到现在还感觉头重脚轻,眼前白蒙蒙的一片,晕头转向的她几乎失去了百分之八十思考和观察本能,她只记得朋友带自己去了什么创意夜店撩妹,难道这家夜店是cosplay古装不成!

     “巧姐跟你说话呢,别装疯卖傻,你是不是耳朵聋了?”

     “件货,滚起来!”

     刚才一桶水泼过来,现在又来辱丨骂,而且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自己居然瘫软在了木板地板上,不管她们是谁,不管她们为什么这么做,这都太过分了!

     混迹多年的王百合虽然不至于因为一言一语不计后果动气,但他不是没有喜怒哀乐的神仙,她也是拥有愤怒和不甘的普通人,和每个人一样,她一样是没经过雕琢的璞玉,所以她不能忍,也忍不下去。

     做人做事能方能圆,就像铜钱一样,圆滑是为人相处的基本,而方正则是一个人让另一个人尊敬的基本,有时候想要有些人尊敬,就要让对方知道你是一个有脾气的人,你不是一个任人揉丨捏的橡皮泥!

     世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果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他就会变本加厉,把这当成为一种习惯,认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

     所以这一刻王百合站起身,目不斜视的对这个拿着软鞭的小丫头怒目而视:“你骂谁呢,你丨妈没教你怎么尊重人吗,一口一个件货一口一个滚,我tm是不是给你脸了,我一个快奔三的八尺男人该你骂的啊!”

     一听这话包括领头那软鞭的小丫头在内全部愣住了,这几天王百合流落于此,一直哭哭啼啼,即便是她们骂她打她,也没有胆子还口还手。

     但此时此刻,王百合居然直面反抗了!

     不过快奔三八尺男人是什么鬼,一个十六岁的一米五八的少女居然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奔三的百尺男人,这不是扯淡呢吗,还是她神经了?

     “快奔三的八尺男人,王百合,你是不是想当男人想疯了,你勾丨引男人不成,你自己异想天开想当男人了啊?”

     听了这话王百合也觉得不对,自己两大技能其中一项就是枪械和格斗,“十八岁十八岁参加了游击队”带着这样的响亮口号,自己参加了六年的兵,虽然没有立过大功,但作为低级士官的自己,却练就了一身好本领。

     可这一刻自己居然觉得手脚无力,浑身软绵绵的,就如同被掏空。

     而且就算这些人都是模丨特,也不可能基本都比一米八五的自己高啊!

     伸出手一双修长白嫩的手掌展现在自己眼前,低头望去王百合一瞬间崩溃了,因为她看到了她怎么也不敢想的两坨东西,即便是在这一身宽松的古代女装下也一样鼓鼓涨涨,不屈的挣扎着。

     是c?

     是d?

     是e?

     一觉醒来世界变了,周遭的一切都变了,就连自己都变了,闲暇时刻穿越小说王百合已经翻烂了,无外乎三大穿越古代、异界、平行世界,从东国穿越时空小说的鼻祖《交错时光的爱恋》东国小说史上长达几十年的穿越之旅。

     穿越不稀奇,穿越变身不稀奇,并不是新题材,所以王百合并不是很难理解。

     至少不会被这种情况弄得一头雾水,久久不能平息,虽然这突然的变故一在让她崩溃,但至少也能冷静的分析。

     首先要想的就是:“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这里的陈设比较简单杂乱,一个大床铺足矣睡上七、八个人而不嫌挤,中间有一根木制圆形立柱,没有天花板房梁显露在外,而对方几个小丫头衣着简单,皮肤粗糙,很显然经常做苦力。

     这里是古代,自己住在只有丫鬟们住的下人房里,而自己白皙的皮肤,几乎没有茧子的双手明显不是经常干粗活的丫鬟,至少没干洗衣挑水这种粗活累活。

     不过居然尼玛好巧不巧的变成了女人,变成女人还怎么撩妹,完全不能适应啊,倒也不是能不能接受的问题,关键是已经当了二十几年男人突然就变成女人,而且还是这种浑身软绵绵,身高娇小,这个胸前又……胸前又……

     “奇耻大辱!奇耻大丨乳,启齿大丨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