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元神
    在靓仔酒馆打工,虽然危险十足,但有个好处就是,一旦遇到客人闹事,服务员的工资会临时上浮百分之二十,多出来的那些就算精神损失费了。

     这么一来,敖小典一天就能赚取一百二十的信用点,这些信用点加起来,堪比四个月的国家补助。

     而段飞这会儿正缺钱,领了这么多信用点,一下就喜笑颜开。

     在后台换衣服的时候,兴奋过头的段飞猛拍自己大腿:“妈的!这除妖士的信用点大把大把的,就是好挣。”

     敖小典就在一边,正把黑色碳纤维上衣脱去,听了不由笑道:“人家这钱,可是拿命赚取的。”

     段飞吐吐舌头,尴尬道:“我也就是这么说说,你可别给我传出去啊!”

     敖小典又问道:“这工资你准备拿去干嘛?和小丽开房?”

     他口中的小丽,正是段飞的女朋友,年龄大了段飞十岁,敖小典看过,样貌颇为不俗,很是养眼。

     段飞摸摸头,嘿嘿傻笑:“哪能啊!小丽不是刚堕胎吗?我准备请她好好吃一顿,补补身体。”

     敖小典一点头,哼声道:“算你小子还有良心!”

     两人打打闹闹,费了半天功夫才把衣服换好,一出去,正碰见收拾破损桌椅板凳的谢哥。

     谢哥半蹲在地上,捡捡碎玻璃,头也不抬便问道:“你们两个还会来吧?”

     原来商巨觉得精神损失费太低,现在已经辞职了,谢哥这才有此一问。

     敖小典看看段飞,段飞看看敖小典,两人异口同声道:“放心吧!谢哥!我们还会来的!”

     谢哥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站起身来,从怀中摸出两块闪耀清光的鸽蛋大石头,道:“这本来是留给小孩子玩的,今天便宜你们了,一人一个!”

     敖小典,段飞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但看谢哥情真意切,也不好意思拒绝,道了一声谢就把石头拿走,然后便回家去了。

     谢哥在后面摇摇头,低语道:“除妖士可不是这么容易当的!”

     在路上,段飞抓着自己的石头,疑惑道:“这莫非就是龙石?”

     龙石,就是祖龙脉断裂后,石脉散做无数的。其中富含灵气,只要捏碎,就能被除妖士吸收。

     看手中的龙石能冒出清光,应该是高级货,两人毕竟是除妖士世家出身,对这玩意多多少少有些了解。

     但令二人费解的是,这龙石价格不菲,谢哥怎么平白无故就给了他们呢?

     敖小典把龙石收好,同时嘱咐段飞财不要露白,段飞大大咧咧地答应了。

     两人讨论半天,也没搞清楚谢哥怎么会忽然善心爆发,随后便把这个问题放到一边。在中途分别后,敖小典乘坐电梯,回了3303号客房。

     妹妹敖小宇还是不在,敖小典对此早已习惯,默默烧开了热水,泡了两粒能量药片,拿筷子咕噜咕噜搅拌几下,便把这淡而无味的五天份早餐中餐晚餐喝进肚子。

     他不愿浪费时间,拿出笔记本研读起来,并按照上面的办法改善自我的修炼方式。

     这么做确实有效,不到半个小时,敖小典修炼《坐忘经》就养出了一口灵气。

     内观自我,敖小典盯着这道失而复得的灵气久久不语,待观察仔细后,他才发现:这道灵气给人的感觉,和他第一次修出的灵气居然一模一样。

     敖小典惊异起来:“这就是金翅大鹏老师《腐明》小神通的厉害之处?毁去元神,却不伤根本!亦或者是《坐忘经》的特效?”

     然而,这样的特殊情况不会再发生第二次了!即便敖小典心里满是疑惑,也只能按下心中的冲动,老老实实修行起来。

     听了金翅大鹏的讲解,敖小典对修炼的看法更为深刻,之前在修炼中犯下的种种失误,都得以改正,效率大幅度提高,这次只用一个小时,就修炼出一道灵气来。

     得到这个结果,敖小典很是感慨:“不愧是一代妖王,随便讲几句话,就能让我提高一倍的修炼速度。除妖士官网上常说: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如今看来,当真如此!”

     不过他也知道:这些方法对自己有用,那么对其他人自然也有用。尤其是那些大家族子弟,更是效果卓绝。

     一时间,敖小典也不知该高兴,还是该沮丧。

     不得不说,《坐忘经》实在是太稳了,稳得让敖小典没脾气。

     敖小典不死心,一个人坐在地板上,嘀咕道:“看来,还是得另寻一部高级功法。拿老爸的《盘日心经》去换,还是投身在那个组织,领取部分福利。”

     话虽这么说,但修炼还是要继续,敖小典在睡觉前不眠不休,一共打坐了六个小时,共修炼出七道灵气供养在丹田内。

     “进步很明显啊!”对这结果,敖小典倒是有些满意。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不仅指更早加入社会,也意味着对自身的要求更为严格。

     随后催眠气体排出,敖小典在养生舱中进入了深眠,与周公一同沉浮。

     第二天一觉醒来,又有惊喜发生,敖小典看着镜子里的并蒂青莲图腾,兴奋地拍大腿:“壬品上等元神,果然是天道酬勤吗?可我还没怎么努力呢!”

     搞不懂状况的敖小典依旧兴奋难当,在养生舱里蹦蹦跳跳,差点就弄坏了这29世纪的老古董机械。

     等他走出养生舱,发现妹妹的养生舱上挂着一张纸条,敖小典凑上去看:“哥!我发了奖学金,研究费够用了,你不用再给我打那么多信用点了。”

     字迹很娟秀,就像主人那样,温婉可人。

     敖小典一收到工资,就用支付宝交给自己妹妹。

     敖小宇在读研究生,比他更需要信用点,作为哥哥的敖小典就是这么想的。

     “这丫头啊!总以为自己变成大人了!”敖小典眼神中泛起宠溺的光泽。

     他不擅长读书,早早上了军校,所以对自己考上研究生的妹妹很是看重。

     而且就读电子竞技专业,可是很费钱的,敖小典自然不能让敖小宇受委屈。

     敖小典修炼出第二元神,内心大定,对自己的前途从未如此自信过。他,经历了巨大的挫折,又重新振作,就像小说里的主人公一眼,必将成为一名伟大的除妖士。

     人逢喜事精神爽,敖小典上学都是蹦着跳着的。

     照例和守卫黑衣大叔打过招呼,敖小典踏步有声,就像大将军上战场,昂首挺胸地走进教室。

     海孟欣早在教室,见到一脸喜色的敖小典,不由把那些感激的话咽进了肚子,随后露出高傲的姿态,哼唧道:“怎么?捡到一张没有密码的银行卡了?”

     敖小典把笔记本重重拍在桌子上,嘚瑟道:“凡人!你们都是凡人!就我是天才!”

     海孟欣看到如此嚣张的敖小典大吃一惊,随后看到敖小典额头的并蒂青莲图腾,不无嫉妒道:“你这小子,狗屎运真强啊!昨天刚新生一道元神,又被老师点灭了,今天就又生出一道新的元神。你跟我说说,是不是脸皮越厚,修炼天赋就越强?”

     敖小典用力锤了桌子一拳,冷笑道:“也不看看,我敖小典是谁?”

     海孟欣故作惊疑,努力摆出一脸佩服的表情,道:“哦!你是谁啊?”

     敖小典嘚瑟起来,摆了个“飞翔的荷兰人”姿势,霸气道:“当然是敖小典了!那还能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