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坐忘不断
    回到家后,敖小典放下所有事,立马投入到火热的修炼当中。

     经过两天的实践,他修炼《坐忘经》可谓得心应手,很快就进入状态。

     而令敖小典惊喜的是,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他就将并蒂青莲元神散落的灵气重新聚拢回来。

     “看来金翅大鹏老师果然没有害我的意思!难不成他老人家已经认定我就是块绝世美玉,想要栽培我吗?”敖小典内观丹田,“视察”到里面灵气氤氲,不由美滋滋地想道。

     但他同时又想起来金翅大鹏的手段狠辣,知道这位绝世妖王若是再下手击碎自己的元神,是不会迟疑的。

     想起元神被毁的痛苦,敖小典就不由心里发寒:“咳咳咳!我还是老实一点,当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就可以!当然,那门神通我一定要拿到手。”

     但在继续打坐之前,敖小典拿起了自己的笔记本,研究起金翅大鹏传授的修炼要诀。

     这些东西,敖小典自然全部看过,但对其中的知识却不是十分明白,如今再度细细品味,考察互联网上的许多资料,又有了许多收获。

     当这些收获变作推进修为上升的燃料,敖小典惊喜地发现:自己吸收灵气的速度再有进步。原本一个小时才能捕获一道灵气,现在却减少到四十五分钟。

     越是修炼,敖小典越是觉得金翅大鹏所传授的知识广博无边,又符合无极大道,乃是指引人类不断前进的一盏明灯。

     敖小典想起《坐忘经》传自太上老君的传说,心中凛然:“据史料记载,这太上老君可是一方道祖,自古以来都不缺少奇闻,说许多道家真仙都是从他老人家传下来的《道德经》中领悟根本大法,从而飞升天阙。”

     “道教创始者张凌,纯阳真仙吕洞宾,甚至是被尊为最后的仙人张三丰,都是道家中人。”

     “当然,这些离我都太远了!不过,如果传闻是真的,那这部《坐忘经》的潜力恐怕非同一般。”

     想到这,敖小典思绪翻飞,在华南集团金光闪闪的招牌照耀着他的脸,不由想起了杀父仇人的儿子,被誉为这一届最强天才的柳真龙,甲等顶级火属性天灵根。

     “如果真是如此,为什么这些世家大少爷对《坐忘经》会如此不屑一顾?不说柳真龙了,就连我同桌,那个小妮子,得了《坐忘经》也不是太高兴。那种态度,就好像自己拿到了一个新玩具,而不是得了稀世珍宝。”

     敖小典打坐久了,心中也有些厌烦,再加上最近的电子游戏和网络连续剧都是骗钱之作,质量太差,没有引发他玩耍的兴致,就干脆在这里开动脑筋。

     一想到柳真龙,就想到柳家,而一想到柳家,除了华南集团的最大股东,通川武馆的创办者这些身份,就想到那部威震人类世界的天阶高级功法《九鼎定天下》。

     据网络上那些挂着乌托邦大学教授头衔的专家所说:这《九鼎定天下》可是古修真士最高的杰作,更是炎黄国古夏朝的镇国之法,能修炼这部功法的人,都是天上的明星降落凡尘。

     在30世纪,上网极度方便。敖小典随手查了查智能手环,便调出大量资料。

     敖小典点开一个仅仅三分钟的短片,里面都是一片赞叹,三十万条歌功颂德的弹幕,感叹道:“这柳家请的水军真多!”

     不过,从这个名叫“对世界第一神功《九鼎定天下》的个人浅见”的短视频中,敖小典还是得到了不少信息。

     比如说:《九鼎定天下》的修炼者,只要置身于灵气足够浓郁的环境,在最初的三分钟内,便能吸收三百缕灵气。

     这个视频的作者ID叫“柳家叛逆三少”,名字还是其次,但在收费奇高的马铃薯网,居然冲到了一百八十级会员,光冲这个,身份就非常可信。

     敖小典似乎找到了答案,平摊在打扫得干干净净的陶瓷地板上,叹气道:“这原因还真是简单!不论《坐忘经》有多少潜力可言,在他们看来,都比不上已经达到大道极点的天阶功法。”

     “而且《坐忘经》的表现,确实很烂。一开始,居然要两个小时才能捕获一道灵气。”

     “如果没有老师的修炼要诀??????如果我老师不是金翅大鹏??????”

     敖小典想着想着,就觉得压力山大。

     要知道,他的杀父仇人可是柳明辉,Z市四大家族之一柳家的嫡长子,自己若是不能进步,就无法为死去的父亲雪恨。

     想想自己和妹妹这些年所受的苦,敖小典被仇恨激怒,瞬间就充满无穷的动力,又开始了一轮火热的修炼。

     在敖小典坐忘无我的时候,回到家的柳真龙则刚刚结束了今天的三分钟修炼,当他从“龙山室”走出,据挂在墙上的灵气侦测仪显示,体内足足有五十道灵气。

     柳真龙是货真价实的天才,其他人努力一生,都无法修炼的《九鼎定天下》,在他手中仅仅几周,就破解了大道关障,从而达到了小成境界,能在三分钟内吸收五十道灵气。

     而且,吸收五十道灵气还是柳真龙克制的结果。他不想太辛苦,毕竟头上可是有一个动不动就毁人元神的大妖怪。

     一出“龙山室”,就有数名高挑御姐围拢上来,为柳真龙梳洗打扮。

     柳真龙所在地,正是一栋有着七十二楼层的大厦,上下都是他的家,没有一个外人居住。

     刚刚结束了今天的修炼,柳真龙回味过来,竟然有些诧异:“要想凝出元神,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贫民出身的敖小典只修炼了一天,额头上就出现了青莲图腾。难道这《坐忘经》,真有非同寻常之处?”

     柳真龙细思下来,想到《坐忘经》匪夷所思的修炼速度,又是一脸怪异。

     他虽然没有修炼《坐忘经》,但也听了《坐忘经》经文,对《坐忘经》的修炼速度有些了解。

     在柳真龙看来,这《坐忘经》是妥妥的尘阶功法,甚至比尘阶还不如。

     “算了!大不了多花些时间,冲击一下上品元神,让我修炼那慢吞吞的《坐忘经》,真是要我的命。”柳真龙想到这里,赶忙喝了一杯窖藏三十年的精品葡萄酒压惊。

     “少爷,烤乳猪已经准备好了,您看?”黑长直女仆意有所指,悄无声息地拉下领口,露出大片雪白,颇为挑逗地看了柳真龙一眼。

     这个夜,对敖小典和柳真龙来说,是决然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