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段飞的麻烦
    “所以你今天找我来,是想请我帮忙绑架小丽,喂她吃几粒速效堕胎药?”敖小典不愧是段飞的损友,几句话就把人性的黑暗面彻底剥开。

     在30世纪,未婚先孕不再是道德问题,而是法律问题,违反了法律可是要坐牢的。

     段飞和敖小带岁数差不多,两人都是半大的小子,这个年纪只要坐牢,一辈子都要背负低人一等的名声,所以敖小典才这么着急。

     段飞瞬间急眼,红着脸大声道:“别!陆虹鹤可是B级除妖士,干掉过不少妖怪,你不是人家的对手!”

     敖小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段飞,拳头砸他胸口上:“那你搞大了人家的肚子,准备等计划生育局的执法者赶过来,抓你去监狱吗?”

     段飞摸着后脑勺,苦笑道:“我那个便宜老丈人还是有些本事的。我跟你说,计划生育局的局长是他的小舅子!”

     敖小典冷笑道:“所以你就被他抓住了小辫子,不得不跟人家女儿结婚?还得入赘他们陆家?”

     段飞闻言,不知怎么,竟然双膝发软,倒在墙上,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敖小典毕竟是段飞的发小兼死党,看他这幅模样,也知道他心里不好过,当下死命拍拍段飞的后背,低声骂道:“你迟早要死在女人手里!”

     段飞感激地看了敖小典一眼,嘴唇压了两下,小心翼翼问道:“还去喝咖啡吗?”

     敖小典这时再听到这句话,就像被人戳了肺管子,顿时火冒三丈,大叫起来:“去!为什么不去?你既然乐意当虹鹤道观的姑爷,我干嘛替你心疼?”

     段飞知道敖小典还在生气,怯弱地看了他一眼,走回咖啡馆的路上半天不说话。

     女仆咖啡馆还留着他们的咖啡!

     倒不是老板的心地善良,非要给两个穷学生腾出一张桌子,而是消费者维权协会的威慑无处不在。

     再者说,段飞点的可是一千信用点一杯的咖啡!这点面子,难道老板还不给吗?

     敖小典黑着脸,再没有轻松喝咖啡的心情,他将玻璃勺子在浓黑色的液体里搅来搅去,沉默许久,才微微抬起眼睛,打量着惶恐不安的好友,缓缓说道:“那么,你今天来,找我是什么事?”

     段飞僵硬地一笑,语气很虚:“还能怎么样?找你聊聊天啊!”

     敖小典鄙夷道:“我要是知道你小子这么有出息,早就帮段明叔叔打断你的双腿了。你也应该知道我的脾气,这才躲了我一天!”

     随后敖小典安静了一会,眼神中泛起悲哀:“你真的??????不能回??????安澜基地了吗?”

     段飞知道敖小典真心为自己好,想想这几天的遭遇真是如梦一般奇幻。

     但一个人所犯的错误,总需要自己来承担。

     只见段飞咬咬牙,勉强笑道:“反正我也不喜欢金翅大鹏老师,这样做或许还能闯出一番新天地!”

     敖小典知道段飞是回不去安澜基地了!

     他为好友心痛,毕竟金翅大鹏可是一只大粗腿,论实力比所谓的B级除妖士强多了。

     但事已至此,敖小典默默放弃了再劝说段飞的想法,低声说道:“说吧!我认识的段飞可不会这么大方,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段飞眼看瞒不下去了,干脆痛快道:“我得到消息,金翅大鹏老师今天传下一门红运法术《五脏珠》。紫,红,青,黄,白五等法术,《五脏珠》位列第二等,我对它很有兴趣。”

     敖小典沉默片刻,也不去问段飞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从智能手环上调出音频文件,随随便便就复制了一份,发送给段飞。

     段飞看一门红运法术如此容易到手,也是有些感慨,道:“金翅大鹏自八十年前来到地球,共教导了十二届学生,传下许多品阶不高的法术。像《五脏珠》这样的上品,据陆虹鹤来讲,据说已经有三十年没见到了。”

     敖小典眼睛一亮,急切问道:“那金翅大鹏老师以前传下的道法??????”

     话未说完,段飞直接摇摇头,一脸可惜道:“这些道法自从流入人类世界,就被政府严格把控在手里,许多老学生甚至都被下达了禁口令。那些道法,你就不用惦记了。”

     段飞没继续聊这个话题,两人就着咖啡,说了许多心里话。

     他们都有预感,认为这样轻松惬意的日子在未来不会有了。

     回到家后,敖小典冲了一个澡,恒温水汽在他裸露的身体表面尽情流淌,浴室里带点薰衣草的芳香,当然,这股香味是人工合成的。

     至于浴室,则是33层公用洗澡间,今天轮到敖小典使用了。

     “这个白痴,肯定被陆虹鹤控制了,否则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消息?”

     洗完身体的敖小典穿好衣服,盯着隔壁楼某处发呆,那里是段飞的家。

     但现在却充满黑暗,一片寂静,似乎那里的主人早已把它抛弃。

     敖小典见状,若有所思道:“这小子,估计和那个小丽同居了!”

     想到这,他又是一阵心烦意乱,本打算就地打坐,但段飞五大三粗的身影一直在心中萦绕,久久不能消散。

     《坐忘经》最讲究一个忘字,如果不能忘,那又怎么能入定修真?

     如果是其他人,敖小典还不会如此揪心。但段飞是他从小到大唯一的好朋友,甚至在某些时候,敖小典都准备把妹妹托付给段飞。

     两人的感情尤为深厚,敖小典见他被骗,又怎能心平气和地打坐修炼?

     在地上摆了半天修炼的姿势,敖小典都没能进入修炼状态,他的心有太多杂质。

     “先睡一觉吧!或许是昨天熬夜了,今天才没有状态!”敖小典安慰自己一番,就跳入养生舱,打开了催眠气体喷射装置,并把时间设定在0.5个小时。

     呼吸着催眠气体,敖小典很快睡去,等0.5个小时候,他的状态终于恢复了一些。

     可能是弥补了昨天的熬夜,敖小典一觉醒来,精气神十足,很快就进入打坐状态。

     当原子钟上的数据增加了十五分钟,敖小典忽而睁开眼来,这是他第一次仅仅只打坐了十五分钟,难不成还是放不下令人操心的段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