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拉帮结伙
    既然老师到了,那么上课的学生自然不会太远。

     跟以往不同的是,今天教室里一下涌入一百多号人,空间顿时显得有些拥挤。

     若不是原先的桌椅够用,怕是许多人都要站着上课。

     对新来的学生,金翅大鹏没有多做介绍。

     等众人安静下来,他环顾周围,看看有无人员迟到。

     眼观八方,见没有人缺席,金翅大鹏轻微地一点头,便开始上课。

     “今日,我便传你们大道法术。”

     “论威力,大神通远胜小神通,小神通远胜法术。但法术却是最容易修炼的,同时法术也是构成神通的基础。没有法术做支撑,你们就不可能修炼出神通。”

     “这次,我就不施展《法不传六耳》大神通了,随你们用智能电脑录制音频。”

     金翅大鹏的话,令那些早早备好笔记本的老学生面面相觑!

     他们心中诧异地寻思:莫非这只老妖怪失心疯了?

     作为上过三天课的老学生,他们可是吃够了《法不传六耳》大神通的苦头,这才把笔记本拿了出来,想要当一回乖孩子。

     不想金翅大鹏随口就取消了规矩,这让他们颇有些不适。

     但录制音频无疑比抄写课堂笔记方便多了,他们也乐得轻松,因此纷纷对金翅大鹏的决断表示赞成。

     反倒是抄多了笔记的敖小典一脸深思,越发觉得金翅大鹏前三节课讲授的内容必然非同凡响,否则怎么能动用《法不传六耳》大神通?

     同时,他打定主意,一回家都把这些东西背下来,死死记在脑子里。

     至于会不会有人过来打劫他的笔记本,敖小典觉得这是毫无可能的!

     毕竟大家都听过金翅大鹏的讲课,甚至有些像他一样也做了笔记,完全犯不着这么做!

     金翅大鹏传授了众人一道《五脏珠》法术,把修炼这门法术的要点一一相告。众人听得如痴如醉,连一向跟金翅大鹏作对的白通云也是如此。

     他们来除妖士基地干什么?自然是希望得到强大实力。

     而法术,神通,正是增强实力的不二法门!

     尤其是金翅大鹏贵为妖族王者,所传授的秘术可都是上等货色,便是Z市四大家族比不上金翅大鹏的千年积累。

     这门《五脏珠》博大精深,一看就不同凡响,便是日后升华为小神通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众人心中火热,一个个竖起耳朵,认真得不得了。

     “肝属木,心属火,脾属土,肺属金,肾属水,这是法门之本!”

     “内炼五脏,外炼阴阳,再按照法门指引,便能在喉舌中吐出一颗五脏珠!”

     “此法门因人而异,因天地而异,变化多端,你们好好领悟!”

     金翅大鹏说完修炼诀窍,便传下法术经文。做完这些,便想一走了之,不多做停留。

     偏偏有人起哄:“老师,让我们看看你修炼的五脏珠吧!”

     众人跟着起哄:“对啊!对啊!让我们对照着实物修炼吧!”

     金翅大鹏笑了一声,身浮玄光,万道彩霞一同绽放,而身形消失在虚空当中。

     “我自生下来,便只修炼过神通,从不学习法术。”

     妖已去,而余音袅袅,实在是一等逍遥。

     白通云见了,不由嘀咕一声:“妖怪就是妖怪,这性子太野了。”

     众人得了法术经文,心中大为喜悦,正想回家钻研,不料门口却被一名陌生同学挡住,同时讲台上走上一人,看面孔也很是众人没见过的。

     这些人自然是新来上课的学生,敖小典正纳闷他们要干什么,海孟欣忽而拉着他的衣角,提醒道:“你有没有发现他们身上穿的衣服有些特别。”

     敖小典一看,便瞧出这些新来学生的衣服通体呈现亚麻色,制作手艺颇为粗糙,边缘处有着许多毛刺,看材料像是某种植物纤维。

     “这是用妖族青丘国特产的葛麻做的皂角衣,防御能力堪比钢铁盔甲,他们来自人族战争前线!”

     敖小典恍然大悟,随后颇有些新鲜地在那些人身上来来回回的扫视,长这么大,除了公共博物馆的艺术品,还真没见过几件这样的衣服。

     站在讲台上那人,一身帅气的军装,肩上挂着许多闪闪发光的勋章,尤为特别的是,他一张小脸白里透红,皮肤比女人还好。

     “虽然老师不爱管事,但这个班级要想正常发展下去,必须制定一些规矩。”这人摘下白手套,目光炯炯有神,如老鹰一般环视周围。

     白通云嗤笑一声,面对这些乡下来的土包子,他拥有极大的优越感:“不先做个自我介绍嘛?我尊敬的少校大人!”

     这下,有许多人爆发嗡嗡的议论声,瞬间炸开了锅。

     一个个带着敬佩,羡慕,嫉妒的目光盯着这位少校,恨不得取而代之。

     “也好!”少校捏着手指,面对如海水一般涌来的各色目光怡然不惧,冷笑道:‘我是W市项家的项少华,官拜联合国少校,也是你们未来的班长!’

     敖小典转头,问身边的海孟欣:“你知道这个W市的项家吗?”

     海孟欣一翻白眼,无语道:“光Z市的权贵家族,我就记不清了,又何况是远在千里之外的项家?估计是一个新生的权贵世家吧!”

     敖小典点点头,不再反问,正想看局势如何发展下去,柳真龙忽而站起身来,和他一起起身

     的还有七八号人。

     柳真龙半黑半赤眉毛如云海波动,打了一个哈欠,懒洋洋道:“不好意思!我要回去修炼老师传下来的道法了。没有比提升实力还重要的事情了,你说是吧?项少校!”

     项少华狠狠瞪了柳真龙一眼,有心想要留他,但也不想在名分上被人抹黑。

     若是传出他项少华阻碍其他除妖士修炼道法的消息,对初来乍到的W市学生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他深吸一口气,假装体贴道:“既然柳同学如此奋发向上,我自然不会阻拦,但是??????”

     柳真龙转过身来,一挥手,向隶属Z市的学生说道:“还等什么呢?人家让我们回去修炼道法,还不快点走!”

     柳家嫡长孙的身份,可比一个联合国少校大多了。

     而且众人对一上来就想当班长的项少华毫无好感,这下在柳真龙的指挥下,从教室内鱼贯而出。

     敖小典也在其中,他对班长一职毫无想法,走得十分干脆。

     这时,又听柳真龙大声说道:“不过项同学的建议,听起来也不错!老师不管事,我们这个班确实需要一个班长。这样吧,大家给W市来的新同学一个面子。明天早点过来集合,我们召开第一次班会。”

     白通云上了大半天的课,身心俱疲,正要回家多睡一会,一听明天要早起,立马反驳道:“万一碰上金翅大鹏在现场怎么办?我们今天回家好好想一想要选谁当班长,明天下课后搞个人民选举大会,不就把所有难题都搞定了?”

     柳真龙和项少华默契对视在一起,从彼此的眼神中读出了许多东西,附议道:“这点我赞成!”

     众人眼下只想回家,好好体会道法玄妙,哪里会管这些?

     而且这次选班长有这么多人推动,就是想阻止也阻止不了,当下随口吆喝了两句。

     敖小典若有所思,低声笑道:“这三个家伙都是聪明人啊!一个个都想当班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