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灵犀
    唐翩被推上实验台,围满了各种奇怪的设备,被插上了不少针头管子。恐慌产生的激素让他渐渐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但各种绷带将他绑了个结实,连嘴都被封起来了。

     边上一个医生模样的人摸摸他的头,安慰道:“没事的,我们现在只是对你的身体进行体检,还没有开始实验,你不用怕。而且,就算是进行实验了,我们也只会用电流刺激你的神经元,只会让你感觉到麻,一般并不致命。”

     “当然,如果你不好运,你的神经中枢会断裂掉,变得和他们一样。”另一人随口说着。

     唐翩扭头往边上看去,看到那些各种器皿里的毫无神采的眼睛,再次拼命挣扎起来。那些人的模样比死还要难看一些,天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样的经历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唐翩宁可死也不愿变成那样。

     前面那人训斥道:“N,你就不能不碎嘴吗?肾上腺素过量会影响实验结果!”

     “被一路这么弄过来,早高了。”叫N的人混不在意,也不理会唐翩的挣扎:“活体236号,身体检查开始。”

     而后,电流刺入唐翩的身体,让他霎时间瞪大了眼睛。他想立刻去死。

     林毅和抱抱绵也被弄到了两张滑轮床上,往实验室后面一个角落推过去。相对来说,两人的境地现在还是不错的。

     不过推着他们走的是被赵枯称为食人丐三兄弟的人。乞丐老大一边走,还一边跟乞丐老三细数抱抱绵的好处,希望他能接受抱抱绵。做哥哥的不管自己混得怎么样,还是希望自己的弟弟有家庭孩子的。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抱抱绵都是完美的女人,给弟弟做儿媳实在没什么不好的。

     乞丐老二道:“不喜欢也没关系,你弄她几回,怀个你的孩子就行了。十个月后还把她放着做实验都行。”

     抱抱绵听后,又开始挣扎,被乞丐老大胡乱绑了起来。

     乞丐老三没回应,乞丐老二便失去了耐心:“男女还不都一样,你实在下不了决心,我先杀了这小子。以后你没孩子之前我杀光你身边所有男人!”说时,他便一巴掌要往林毅身上拍下去。

     “当——”远处的巨响如洪钟般,穿过了重重墙壁,在空旷的实验室里也清晰可闻。

     这声音像投入平静水面的石子,在实验室里也惊起不少涟漪。

     唐翩愣了一下,而后如同看到什么希望一般拼命挣扎,结果被叫N的人拿起电击器,随手往他身上贴了一下,唐翩顿时就安静了。

     实验室里的众多白大褂也愣了愣,跟着飞快地处理着另一些东西。

     一个巨大的器皿中,有个被什么缠满的人影在里面没命的晃动起来,还传来铁链的叮当声。这让唐翩知道这些活体并非都是没有动静的。

     这也让乞丐老二的手掌停在半空中,仔细分辨耳边的声响,脸上露出惊容:“连捶?”

     几个桀骜不逊的汉子从二层的房间钻出来大喊道:“有个用锤子的人敲坏了一个机关。还有些光头道士和赏金猎人,来的人不少。”

     他们满是文身,有人抽着烟,有人还咬着酒瓶。身上挂着各式武器:手枪,冲锋枪,长刀,匕首,手雷,金属风暴原机等等,看着便拥有彪悍的战力。

     乞丐老大道:“把画面弄出来。”

     一个汉子挥手推出一个投影,乞丐老大看了一眼,道:“锤头帮,少林,武当,鼠帮,还有些杂碎。老二,跟我出去会会他们。老三,看好这里。其他人做好手头工作。”

     “终于有活了……紧急状态!“封闭门户,打开通道预警!资料做收集准备!酒瓶丢了。”随着两个乞丐出去,一个叼雪茄家伙大大咧咧从房间里钻出来下令。而后有意无意往抱抱绵那边看一眼。他身后一些人便将酒瓶往那些实验台上砸,白大褂们一阵子忙乱,却是敢怒不敢言。

     乞丐老三抬头看着他,阴阳怪气道:“你们这是要我两个哥哥死在外面?”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他们那么厉害,可不会有事的。”叼雪茄的拿雪茄指指远处晃动得很厉害的巨大器皿道:“那个怪物是你的职责,他就要跑出来了。”

     乞丐老三嘿嘿一笑,丢下林毅往巨大的器皿那边去。临走交代道:“这个帮我看好了。要不你们会吃很多苦头的。”

     实验室的门户封闭之后,内部变得很安全,拿着武器的汉子们又松懈下来。有人回到二楼的室内,有人眼神不善的瞄着抱抱绵。

     抱抱绵身上的衣服被雨水浸透了,又被撕了一块,身上凹凸尽现,还露出好大一片白嫩的肌肤。她的模样本就绝美,受惊后脸色惨白,更显得楚楚可怜,让人更有征服欲。

     至于林毅,身上被胡乱绑了两根绷带就没人管了。

     二楼的房间是一个监控室,叼雪茄的人坐回椅子上,百无聊赖的看着赵枯带人接近,而后让人调转画面,看着抱抱绵猛吞口水。

     “这妞够味!”

     “我看看是什么身份,刚才看他们兄弟挺在意的样子,应该不是普通人……喔喔,是个小明星……拥抱主播,粉丝超百万,平均每单次拥抱起价1万每分钟……老大,要不我们收了吧……从来没有上过这么大的腕呢。”

     “嘿嘿,他们兄弟弄回来的,不知道会不会要自己用?”叼雪茄的汉子也颇为心动。只是食人丐三兄弟他们还是不敢真惹的。

     “这还不简单……黑狗,脱了那沟儿的衣服。”后面这话是通过通话器跟外面的人说的。“沟儿”那是英文的girl的发音。

     这么有意思的命令,外面的人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哗啦一声,裂帛声响起。实验室中,白大褂往这边看了一眼,接着做自己的事情。远处的巨大的器皿中,乞丐老三已经将自己关了进去,里面响起碰碰的打斗声。这边声音一响,那边打斗停了一秒,然后继续碰碰响着。

     “哈哈,有得玩了。”汉子中响起各种鬼哭狼嚎。不少人从二楼冲下来,往抱抱绵身边去。

     林毅瞪着地下空间灰暗的天花,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不被外界的声响打乱。前面食人丐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每聚集一点力气都会被捏散,这让他憋屈到想哭。自己本来想扮个死羊找点机会的,谁知道对方连死羊都不放过?现在好不容易等三个乞丐都跑了,正是他最好的机会。

     他觉得自己需要十分钟调息就行。然而边上的汉子们开始猜拳了。上身只着内衣的抱抱绵绝望地往这边看过来,眼泪断珠子一样,哭声在嘴里向着,却因为还没有恢复力气变成奇怪的咳咳声。

     林毅看着她,很想跟她说“你先别哭,镇定点,给我争取十,不,三分钟!”林毅没有学过用眼神说话,只是对着抱抱绵眨眼间,眨三下,过一会再眨了三下。

     猜拳赢了的汉子兴高采烈往抱抱绵身边走去。他们本是亡命之徒,常年被关在地下世界里,对抱抱绵这等尤物那有半分抵抗力?

     或许是读懂了林毅的眼神,抱抱绵扭过头去,咬着牙终止了自己的哭泣,用尽力气道:“等等!”

     魔爪停在半空。抱抱绵尽力吸气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一些:“我,有,话,说……”

     “可能她觉得你不够帅,要不换我吧?哈哈。”后面的人在起哄。

     “我是第一次,我要求洗个澡。”抱抱绵终于把自己的话说清楚了。

     她的声音恢复了柔柔软软的模样,说着这话,她脸上也露出了坚决的神色。那种凄美中带着几分坚强的样子,实在是很难让人拒绝。

     而且,她是第一次啊。男人一般还是会比较重视这个的。

     后面几个汉子当即又起了些争执,不信者有,对之前猜拳不服输着也有。一番争论后,猜拳赢了的那人拔出了枪:“不管她是不是处,反正我赢了,就该我先来。至于要不要给她洗澡,也是我说了算的。”

     当然,他是愿意给抱抱绵洗个澡的,用强哪里有心甘情愿来得爽?见没人反对,他俯下身去,就要把抱抱绵退走。

     他身后,林毅扯断了绷带,猛然一脚踢在他后腰上,而后两人都滚在地上了。林毅踢出一脚,力气还有些不济。

     但这一下却让一众汉子紧张起来,纷纷拔枪掏刀。

     “哇哦,走眼了。他能扯断带子?”监控室里,叼雪茄的男人发出感叹。

     手下人飞快锁定了林毅的面容,将他的资料查了出来,认真道:“这人不简单,是维和志愿者,曾经参加了塔基塔恐袭解救。应该是新闻报道里这个人。估计有人要害他,把他的资料公开了。快开枪干掉他!”

     “不!我们先玩一玩,看看这个维和志愿者有多厉害。”叼雪茄的男人走房间,对下面的人道,“新规矩:把这人的头砍下来,谁获得了他的头,谁就拥有那个沟儿。”

     一众枪口之下,林毅伸手捏着口袋里的飞针,而后却看到对面有人拿着刀走上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