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被刁难
    林毅配合着这个叫孙卓凡的人将自己在战场上的行为说了一遍。孙卓凡也尽心尽责的点出助机的录影,将这些东西进行了记录。这可以让林毅省去回国后再去陈述的麻烦,也让林毅觉得这孙卓凡还是挺会做事的。

     林毅说完,孙卓凡又大力表扬了林毅一顿,然后道:“鉴于你们在整个事件中的努力,根据我们志愿者组织的出勤条例,这次可以给你申请二十万的出勤补贴和奖励,你身上的伤也会在回国后进行完善的治疗,所有的费用也由我们自愿者组织负责。要是以后有留下后遗症的,我们会请保险公司估算伤情,由保险公司给你进行后续的赔偿。保证不影响你日后的生活。我说这些你明白吧?”

     这些几乎都是志愿者组织上的条例,林毅了解相关情况,不过又听到一次肯定,心里还是很舒服的,因而也一一点头表示理解。

     像林毅这种出外勤的,一般一次的补助是十万,这一下子能给到二十万,林毅也颇为意外。但想到这次事件的危险性,也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现在国内的基本工资大约是每月一万块。和之前相比大约是增长了五倍。这二十万差不多就是普通人一年的工资收入,对于林毅来说也算的比较高的收入了。

     总得来说这次收获不少,一路拼命过来也算是值得的。林毅心中也颇有感激之情。黑方给补助不说还答应他们家的游戏馆加盟,这些都是能解决家里困难的。自己又获得了系统奖励。这种收获之下,还有什么不满的?

     林毅道:“组织以后还有需要的地方,我必定尽我所能,好好表现。”

     孙卓凡满意点点头,微笑道:“有你这个承诺就好了,回头你跟着马先生做事,亏待不了你。是了,你之前说,你配的那把自动瞄准手枪随车烧了?能不能把枪的残骸捡回来?”

     林毅往远处的深沟里看了一眼,那边的吉普车被烧成了车架子,现在还在冒烟。自动瞄准的手枪和老式手枪不太一样,它的做工更加精细,集成了电子瞄准系统等,因而枪身比原来老式手枪更容易被烧坏。在能将车烧毁的大火之下,枪的残骸只怕就剩几个变形的铁片了。

     孙卓凡还煞有其事的解释着:“你看,我们组织条例清晰,各种规定也是很严格的。出勤人员的武器会有战损我们都能接受,但根据我们的报毁流程,各种武器的战损要有相应的残骸物体作为证据,我们也需要通过技术手段进行确认才行。这也是防止我们的武器外流嘛,这些你应该都理解吧?你这边做了陈述,同时把武器残片交给我,回头你也不用再去报损了。有没有问题?”

     林毅理解条例,却有些不理解眼前这个中年男人的做法。现在战场还没来得及打扫,各种技术人员正在进行后续的危险排除和技术取证,目前最重要的工作还是伤员救治和危险排除。他和几个特战队员因为有伤才被放到旁边包扎休息的。这个时候进行什么战场陈述林毅只以为是顺便而已。但这个时候要人去取一把根本不知道会被烧成什么样子的枪,这是什么意思?

     孙卓凡耐心解释着自己的动机,表示这一切都是为林毅好的:“林先生你不太理解是吧?那你就不要嫌我啰嗦,我就跟你多说几句吓……根据条例呢,枪支报损又没有相应的证人证物,组织的罚金是很重的,最高可以达到100万。当然,林先生先前奋勇杀敌,我们是不会这么为难你的。这边我首先就可以为林先生作证,表示这支枪是丢在战场上了。当然,我现在让你去找回这枪也不是要为难林先生,而是我了解非洲这边的人的秉性。他们看到那部车已经烧成废铁了,可能就会丢在哪里不会再去管。指望他们把里面的枪支找出来那是不可能的了。现在让林先生你去捡,只是避免回头出什么岔子。要不然回头等他们这些人一推诿,再出点什么意外,这一百万还得罚到林先生头上,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当然,如果林先生确认这把枪就在那部车上,也不愿意去捡的话,只要你愿意给我保证。我这边就只罚林先生五万块钱,也只从你的补贴里扣,你看怎么样?”

     林毅抬眼看了看孙卓凡一本正经微胖的脸,忽然从他眼中看到了“拿捏”这个词。

     在以往的人生当中,林毅并非没有经历过这种拿捏,只是来得这么不合时宜的,却还是第一次。他心里开始发冷,跟着怒气丛生。想到最后自己家的游戏馆和补贴都要通过这人才能拿到手,林毅强忍住了挥打过去的拳头,尽量让自己理智去想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一般来说遇到这种事情,要么是得罪人了要么是在要好处。林毅和孙卓凡初见,并不可能得罪他。而他要好处的话,似乎也不太可能。林毅现在能拿的补贴什么的,一共才二十万,跟在马伯坚身边的人,会从这二十万里抽水?

     想到对方说过跟着“马先生做事”的话,林毅忽然猜到,这是难道是对方要自己表忠心?

     林毅道:“不用,这样您也会有风险,等我几分钟,我这就去把残骸找回来。跟着马先生做事,我肯定是不能给他添什么麻烦。这个我懂。”

     孙卓凡伸手在林毅肩膀上重重拍了几下:“哈哈哈,林先生悟性不错。以后跟着马先生,肯定不会亏待你的。”

     孙卓凡也暗暗擦了把汗。和莽夫说话实在不是什么好体验。自己这边话都没有说完,那边就瞪着眼睛随时要杀人一般。想起对方昨晚才杀了三个人,他心里还是非常忐忑的。但总算让他坚持下来了。

     林毅是马伯坚看好的人。来的路上马伯坚看过卫星视频,一直对他赞不绝口。根据孙卓凡的观察,一般被马伯坚这样夸过的人,后续都会前途无量。作为马伯坚的下属,替老板分忧,在老板用人之前先帮忙敲打一下,这是华夏数千年来的用人传统。孙卓凡自然是要尽心尽力的。哪怕差点被人误会也要这么做。因为这是他的本分。

     林毅当即便装作没心没肺的样子四处去找灭火器和撬棍,心中觉得屈辱和不甘。并不是说他经过一场殊死的战斗,或者说龙无黛问他要了电话,或者马伯坚跟他握了手,他便一步青云,改变了自己的社会地位了。实际上,他现在依旧什么都不是,马伯坚和他握手也只是出于一点赏识和拉拢而已。要是马伯坚真的重视林毅,便不会将他的事情等闲交给一个助理处理,让他被这种人拿捏。

     这场战斗让他获利不少,也让他积攒了不少信心。然而现在看来,这些东西其实什么用都没有。

     林毅才找到灭火器,方烈便带着满脸的血污找来了,“瞎搞什么?等一下有个记者会,你要去接受采访。”

     林毅拒绝道:“我不出镜,而且还还得把枪找回来呢。”

     方烈道:“你作为志愿者参与了这个事情,还表现出色,上面指定要你说几句,这是好事情。如果你不想露脸,就抹上油彩或者带上面具。这个时候战斗都完了还找什么枪?”

     参与反恐的人除非像龙无黛这种高手,否则,一般都不暴露真实身份,这是怕恐怖分子针对家人。林毅说自己不出镜,也是这个意思。这些方烈都是理解的。他作为队长,也会涂抹油彩后才会出现在镜头前。说到后面他才意识到林毅说找枪的事情不对。

     林毅大略说了一下情况,方烈便跳起来了:“这帮狗娘养的,我们在拼命的时候他们躲在后面,我们做完了事情,气还没有喘一口,他们就这样糟践我们?”

     扭头之间看到孙卓凡还守卫一样守在龙无黛的帐篷前,他拔出手枪就冲了过去,“说!是不是你要我的队员给你找枪?我把这支给你要不要?”

     他问着要不要,却是把枪口往孙卓凡脑袋上顶。

     方烈年近中年,在特战队里见多识广,对这些官样人物的鬼心思一猜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像林毅这等人,好不容易在战场上培养出了一点锐气,这边就想着用这些心思打磨刁难,回头个个心里只知道利益规矩,还怎么保留得下血性,谁还愿跟着他们去拼命?

     方烈在几个小时前出发的时候还是看不起林毅的,但林毅这一番表现实在让他觉得惊艳,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把林毅看成了自己人了。他绝不愿意让人这样刁难自己的队友。

     孙卓凡刚打磨完林毅,还在想着回头怎么给林毅另外一些好处收买一下他。这边见到方烈拔枪就冲了过来,顿时就吓得浑身哆嗦,也尿了裤子。

     方烈常年参加这种反恐行动,手里的人命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他一旦怒发冲冠,戾气岂是林毅可比的?

     全场鸦雀无声,周边的几个护士医生也同时索索发抖。几个队员听了缘由,也拔枪而立。谁敢稍稍动弹,便立刻会开枪。都是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岳飞那样的下场。林毅跟他们一起拼过命,转过身就被人欺负,这事情怎么可能忍得了?

     林毅反而是不想把事情闹大的那个,忙拉住方烈道:“队长,不要冲动。”

     方烈在气头之上,哪里拉得动,他一把按住了孙卓凡,逼问着:“说,是不是你要我的队员去找什么破枪的?”

     那气势,只要孙卓凡敢说半个不字,只怕就会立刻打爆脑袋。

     “住手!”一声轻喝响起,他们身边的帐篷忽然向两边炸裂开去,一把剑在空中挥过,方烈手里的手枪便在一声轻响后被齐刷刷砍成了两截。

     “闹什么?”龙无黛持剑而立,环顾四周,顿时便将整场的特战队员的气势压了下去。

     方烈被龙无黛劈了枪,却没敢造次,三言两语将事情解释了一下,便等着龙无黛发话。这里龙无黛地位最高,众人不知不觉便将目光看了过去。

     龙无黛问清楚了事情,把目光转向了马伯坚。马伯坚陪了两个不是,一脚提走了孙卓凡,便算是给林毅解释了。都不是什么深仇大恨,众人也不再有什么异议。

     事情处理的简单,给林毅的震撼却是不小。

     首先龙无黛那一剑足够让林毅心惊。晚上龙无黛出手之时,两边隔得远,林毅只能看个大概。这次近距离下观察,林毅除了看到了对方高超的剑法之外,还感受到了这一剑的气势,这剑一出,便是方烈也被震慑其中。从这一剑看,林毅猜测龙无黛可能在武师级高级或者武宗级了。

     其次,事情的处理手段简单,却没有人不服。这让林毅看透了一点。这个世界看似人人平等,实际上还是强者为尊的。龙无黛的身份和地位也是因为她的实力,而不是其他。这让林毅有立刻努力突破瓶颈的冲动。他也要变强,不想再被这样无畏的人拿捏了。

     林毅不再去找枪,而是跟着方烈去做采访准备,临走时他听到龙无黛道:“这就是我说志愿者也解决不了问题的原因,因为志愿者在这些官员面前,根本发挥不了作用,所以我要组建自己的团队。他们只能听我的。”

     他看到马伯坚摊手,脸上带着尴尬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