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方丈!一无
    黑无常两人不得不认下来,此事的确是他们鲁莽在先,即使判官事先交代过,但奈何这寺庙后台太硬,硬来的话根本讨不到一丝丝好处,再加上这里的鬼魂大部分被人下了佛咒。

     除非下咒之人解除或者佛界中人,否则任你多大能耐也无法轻易带走,而拥有佛咒的鬼魂一旦进入阴间,恐怕要造成极大的伤害。

     虽说以他们的实力可以轻易毁灭掉鬼魂且不受反震,不过让他俩靠近那是万万不敢的。

     毕竟佛与鬼不属于一条道,前者更是克制阴间的存在。

     再说了,黑白无常存在了数千年,与盘龙寺打交代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一休的脾气可以说极为了解,后者就是那种属于软硬都不吃的类型。

     他只对钱财感兴趣,但阴间哪有人民币啊……

     所以说,两人必须认栽,不然的话今年要是任务没法完成,判官怪罪下来那就遭殃了。

     林倩彻底惊呆了,看向身旁之人的眼神都变的不一般,黑白无常是什么人,千百年流传下来的史书记载过,他们乃是阴间执法者,判官亲自任命的锁魂人,其地位就如同古代的一品官员,权利巨大。

     这样的人物都得向他低头?

     这家伙到底什么来路。

     在她心里,李一休从来都是疯疯癫癫做事不在情理,基本上超乎常人的做法,说话也没个正经,整天喝酒吃肉要钱,完全是个财迷行为。

     一开始对于盘龙寺出了这么个和尚她很是疑惑,认为在外界传的沸沸扬扬的寺庙也不过如此。

     现在她明白了,盘龙寺的确拥有那种威能,这里的和尚个个神通广大,就连寺庙本身都成为鬼魂寄居地,如今阴间也得在这里畏首畏尾。

     她很想将这一段神奇的旅行写成文章散发出去。

     李一休则不同,面对两鬼的道歉他无动于衷,反而继续怒骂:“认你爷爷判官的栽,你这是低头?你懂什么叫道歉么,不懂再给我回去看看语文书,总之今儿想这么简单过去门也没有!”

     黑无常始终冷漠,此刻眉头一挑,手里的棒子在空中一抖,两颗铃铛响个不停,说道:“我等已经道歉,若你不妥协,那只好动手了!”

     “来啊,谁怕谁,两只小鬼还能翻起多大浪,判官是身边没人了么,还是老年痴呆?”李一休讽刺道。

     白无常手中哭丧棒忽然猛剁地面,喝道:“放肆,你敢随意侮辱判官大人,如今盘龙寺那位不在,凭你一人如何拦我,今天我二人就算冒着生命也要将你斩落此地交给判官处置!”

     李一休鼻子发出哼声,不屑的喝了口酒,哈了哈酒气道:“就凭你手里两根鸡毛掸子?”

     话音落下,场上瞬间变的肃然,一股肃杀之气弥漫在周围,黑白无常身上黑烟滚滚,强大的气息自体内爆发而后朝着手上哭丧棒凝聚。

     刹那间风云地动,两尊数十米的鬼影屹立在身后,四肢呈弯曲状态,而最夸张的还是那条长舌,直接舔地。

     林倩吓得不轻,窝在身后手掌捏着衣服,有些惧怕。

     “呦呵,有点意思。”

     李一休眯着眼睛,迷醉的看着那两道虚影,而后再度大饮一口烈酒,嘴里咕噜咕噜好似漱口,就在虚影靠近时,他一口吐出喷向对方。

     烈酒带着金光挥洒在黑白无常所化的虚影上,还未等它穿过,黑影立刻瓦解,凭空消失在天地间。

     黑白无常大惊失色,身子随着虚影的消散倒退几步,两人同时一拍胸口吐出一口凉气,震惊的面孔望着不远处一休。

     他是什么修为?

     轻松打穿,李一休舔了舔嘴巴笑道:“两个初出茅庐的小鬼头,也敢在这里放肆,真以为方丈不在就没人欺负的了你俩?”

     他看了看黑白无常的神色,摇了摇头安慰道:“也不用太过崇拜我,起码能让我用酒来破你们的法术,很不错了,再接再厉吧。”

     两人一听当即大口吐雾,林倩在后面不由翻了翻白眼,果然,这家伙还是老样子…………

     黑无常面色极度阴沉,经过一次较量让他知道一休实力远远超过他们,硬来估计很难实现,犹豫许久只好采用和解方式:“我们自认不敌,但我希望你还是把一百个鬼魂交出来吧,不然的话他们无法进入阴间,你也一样白劳。”

     “辛辛苦苦为鬼魂超度,每年一百个名额,你们为的不就是帮助它们安全顺利转世成人么。”

     李一休慵懒的挥了挥手,神色桀骜,还没等他回话,一道声音率先袭来。

     “一百个鬼魂你们拿不走,最多给出五十位,剩下存在于寺庙中的所有鬼魂将在三天内全部送往六道,与判官的约定从今天开始解除,一年一百位不成立。”

     黑白无常一愣,从始至终没有表情的脸庞终于有所改变,前者低声喃喃道:“这……难道是那位神龙见尾不见首的盘龙寺一无方丈?”

     两人很快的反应过来,寻找着声音来源,他的话不得不重视了。

     “不用找了,我还在国外……不,在世间渡化众人,你们两个小鬼崽子随意消灭我所种下的佛咒鬼魂,已然破坏了我的底线,带五十个鬼走,把我的话带给判官!”声音又从虚无中传来,带着许些威严。

     黑白无常此刻确定了是那位,当即不敢迟疑,抱拳弯腰一拜,恭敬道:“是,那我等这就离去。”

     两人带着五十位解除佛咒的鬼魂打开通道,而后瞬间消失在原地,天地间恢复了平静。

     声音感受到阴气消散,话锋一转:“师弟啊,最近寺内可还安好?”

     李一休撇了撇嘴,收起架势继续喝酒道:“好的很,有我在能不好么,如果在有点香火钱就更好了。”

     “师弟啊,师兄最近还在外界普度众生,暂时无法回去,寺内之事还要你多费心,另外帮我照顾好后院那几盆花草,千万别毁了!”声音徐徐而来。

     李一休面色一沉,干咳两声。

     林倩眨了眨眼睛,面露古怪之色。

     无戒大师带着徒弟忽然从房顶上连滚带爬跳下来,哭丧着脸说道:“方丈啊,您老人家可算是来了,这段时间您不在,寺里真的是一塌糊涂呐!”

     小和尚看师父演的这么精彩,眼睛转了转配合道:“方丈爷爷,一休师伯最近老是欺负我,还私自把漂亮的小姐姐从外面带回家,行不雅之事,侮辱了佛祖,玷污了寺庙!”

     清脆稚嫩的声音在大殿中遥遥响起………

     李一休瞬间面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