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本座道号……一休
    盘云山,一座世外桃源般之地的……反义词,这里常年被云雾缭绕见不到阳光,因而整座山林显得死气沉沉,从外观看去,似有乌鸦鸣叫,仔细听闻遥望,隐约能够看到雾气中有大雕觅食!

     花草树木常年在不见阳光下,每一片叶子树干上充斥着干枯的痕迹,见不到一丝丝郁绿,犹如那种中毒现象,沼泽湿地到处遍布。

     不过,令人震撼的是在这种险地中存在着一条河流,其中的水极为的清澈,即便是喝上一口也不见任何问题。

     险地虽多却阻挡不了游客的青睐,这片地方在外界流传着鬼神之说,可没有亲自来过怎能轻易断言。

     这些游客各自组成团队进入山中探险,传说中山的最高点存在着一座寺庙,专门用来镇压山中鬼魂。

     在几年前这座庙还未被人所知,也就最近几个月,有人曾幸运的进入庙宇得到高僧传经,从此一路无阻,事业上步步高升。

     后来,那人将此山名字公布于世,并将具体地点毫无保留的暴露在外,以供后来之人减少走弯路的情况。

     这座寺庙名为盘龙寺!

     “方丈大师,一休师伯又在后院偷懒了,您快去管管他吧。”一名小和尚匆匆闯入大殿中,望着正在念经敲鱼的袈裟老人,哭丧着脸道。

     方丈法号无戒,他听到话语后顿了顿手中的木鱼,而后接着敲打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打盆水泼他身上好了。”

     小和尚眨了眨眼睛,天真问道:“这样做好吗?”

     “去吧,他不敢对你发火的。”无戒方丈胸有成竹道。

     “好!”

     小和尚开心极了,连忙转身从门后取了个脸盆。

     时间流逝,几分钟后他鼻青脸肿的跑回来,用质疑的语气道:“方丈你不是说他不敢对我发火么,为什么他要打我?”

     无戒挑了挑眉:“是啊,我只说不敢发火,没说不打你,你从厨房拿把火柴棍敲他,他绝对不敢还手!”

     小和尚歪着脑袋,咬了咬牙后毅然决然离去。

     “哇唔唔唔,方丈你又骗我,他把我丢井里活生生的用水呛我,”小和尚哭着闹着,眼泪汪汪的掉下。

     “咳咳。”无戒大师干咳两声,终于放下手中木鱼,瞧了眼小和尚湿答答的一身,再看看被揍成猪头的小脸,顿时一身火气喷发。

     他一甩袈裟袖袍正气禀然道:“走徒弟,为师代你找回场子。”

     小和尚欣喜若狂,一路跟着方丈来到后院,只见一处假山上正悠闲躺着一位衣衫破烂的男子,一头油乎乎的长发垂落在半空,乍一看明显打死结。

     由于是侧着身子半躺,倒是无法看清,唯一能看到的只是那背影,无戒大师一瞧眼睛瞪大,大喝道:“一休,还不起来扫地!”

     小和尚艳羡的看着师父威风的样子,心底暗暗发誓未来一定要向师父一样牛逼!

     声音传出,空气中好似有乌鸦飞过,假山的邋遢人用那略显脏乱的手掌挠了挠屁股,继续沉睡。

     无戒大师见他不理会自己,再度怒喝道:“李一休,快给本座起来,休要在此偷懒!”

     “………”

     安静了少许,那人终于有所反应,他弯曲的大腿慢慢抬起,紧接着便看见一张很是肮脏的脸庞,其上满是漆黑的污渍,整体看起来就好像乞丐帮帮主一样。

     他刚转过身没想到假山泡沫掉了一块,转眼看到地上被印出一道人影,四肢朝天,惨淡无比。

     他是盘龙寺的一字辈,名为李一休,地位堪比寺庙方丈。

     一休艰难的爬起来拍了拍屁股,看向无戒大师,眯着眼睛半响笑嘻嘻的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看他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无戒更加来气,严肃道:“你看看这地面,满是落叶,你闻闻空气,都是你浑身散发的臭味加酒气,还不给我起来清………”

     他话还没说完,李一休突然打断道:“无戒啊无戒,别以为方丈出去云游四海让你代替一下方丈穿一身袈裟就以为你真的是正级了,等他什么时候回来,你还得乖乖将袈裟交出来。”

     “论地位,我乃是方丈师弟,你得叫我一声师叔,你哪里来的勇气命令我?”

     “论修为,你一个二品道佛有何资格对我称兄道弟,在佛修世界中,作为佛界一员,你得称我做前辈!”

     话到最后,一休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强劲的气息,狠狠的压制着无戒冷喝道:“还不赶紧叫师叔!”

     在这股气势压迫下,无戒面色苍白,无论如何挣扎依旧难以逃脱,在这样下去,恐怕分分钟要被碾压成肉酱了,无奈之下他只好认栽:“师……师叔!”

     李一休一收气势,连忙伸出手扶起无戒,一副长辈般拍着肩膀欣慰道:“无戒师侄长大了啊。”

     无戒面色阴沉,在自己徒弟下颜面尽失,他已没脸留在这里,发动他的二品道佛修为瞬息消失在原地。

     小和尚不敢置信,师父离去让他受到一万点暴击伤害,眼看眼前的无耻之徒又要对自己欺压,仓皇失措中他双手合十,大喝道:“何方妖孽在此放肆,无量天尊入我之身,为我降妖伏魔!”

     震慑性的一幕的确吓到一休了,他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而后一甩袖子将他扫出几米远。

     “神经病。”李一休撇了撇嘴,喃喃自语道:“无量天尊那老家伙哪有空理你、不知道在哪潇洒呢。”

     他摸了摸腰带,抽出一个大葫芦,掰开葫芦盖仰头大灌,灌了很久也不见东西出来,敲敲葫底好不容易降下一滴水。

     那滴水浑浊,其中散发着一股浓郁的酒香,滴在舌头上勾引起一休的欲望,那是属于酒鬼的瘾症。

     李一休盖上葫芦别在腰上,搓了搓全身上下,无语望天道:“缺钱穷啊……什么世道连酒都喝不起。”

     仔细想想,大殿佛祖那边好像还有点积蓄,上次抽出几十块钱买了几斤酒全部用光了,不如再去搞一次?

     “佛祖在上,弟子因为没钱喝酒,特来此地向您老借点钱用用。”李一休恭敬的行礼,转头偷偷摸摸的探出龙爪手伸进箱子里头,不一会抽出一张纸。

     “卧槽,一百块!”

     “发了发了。”

     小心翼翼的踹进兜里,眼见周围没人他眼睛一转再次伸手,一连几次百元大钞进了口袋,着实爽快!

     这些钱都是一些来这烧香拜佛祈福的有缘人所赠,有些大款土豪一次几万几十万的赠送,可惜都被方丈那老家伙抢去做云游的资本了。

     好听点去云游造福,说白了就是出国旅游。

     满足的舔了舔嘴,李一休笑呵呵的跟佛祖打完招呼。

     出了大殿,走出寺庙大门时看到不远处一群举着小旗穿着统一服装的人士正向这里走来,他摸了摸下巴,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导游,你到底知不知道那座寺庙在哪里啊?”一名年轻男子停下脚步质疑看着一路游说的导游。

     “就是啊,我们花了那么多钱走了几公里路,到头来还找不到目的地?”

     “赶紧还钱,否则出去后报警。”

     “大家别急。”导游尴尬的挠了挠头,安抚众人道:“我记得是在这里啊,怎么突然找不到了呢。”

     解释了一下,他眼角的余光忽然捕捉道脚下河流中一名邋遢男子,下一刻导游兴奋道:“下面那先生,您知道盘龙寺往哪走吗?”

     李一休故意走在明显的道路上,本来就是想坑这些人一把,这下自己送上门来那就更好了。

     有生意上门,他自然不能轻易放过,一下子麻溜上道,站在一群人前面道:“我乃是居住在此地的村夫,长期带有缘者找到寺庙。”

     “那真是太好了。”之前那男子笑道,身旁许多游客纷纷吐了一口气,只有一名约莫二十岁的女孩目带怀疑之色。

     导游礼貌道:“那您能否带我们去一趟?”

     李一休拍着葫芦,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道:“可惜我酒壶中没酒了,又饿了三天,实在没力气。”

     导游皱了皱眉从怀中掏出一百块钱塞给他。

     “咳。”李一休塞进口袋,沉默。

     导游见他如此再度掏出一百块钱。

     收下,继续沉默。

     导游彻底疯了,一次性给出一沓,李一休接过放在手里掂量着,竟是不满的道:“你这是做什么,我李一休,盘龙寺一字辈岂是这等势力之辈!”

     “那……”导游刚欲开口,一休又叹了口气道:“算了算了,既然你等如此有缘,那我就带你们前去吧。”

     一行人跟着李一休,里面那名年轻女女孩加速脚步撞了一下问道:“酒气加荤味,你真是和尚么?”

     李一休停下脚步,看了眼女孩子,嘴角划过一抹诡异,阴邪道:“你们要找的寺庙到了,我先走了。”

     一道白烟莫名笼罩在范围内,视线被模糊,隐约听到一阵急促脚步声,女孩眼疾手快,知晓不妙,她迅速拨开云雾,那名和尚已经不见了!

     “混蛋,敢戏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