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魁妖狐
    这机关来势汹汹,不一会儿外城都已是沙尘弥漫。庆幸的是那六个青铜龙头设计在外城那片的青铜板上,因此我们所处的内城没有遭到直接的侵害。

     不过照黄沙倾泻的这个速度,如果黄沙蔓延过来的话,内城被埋只是时间问题。于是大家更加努力向着那圆形通道跑。

     但无情的黄沙如同沙暴一般席卷而来,沙尘很快覆盖了内城。眼前变的一片茫然。感觉像在沙漠中遇到恐怖的沙暴是一个样子的。

     眼睛都被风沙迷的睁不开了,只能用手挡着凭借手电筒的光芒勉强跟着队伍。

     当大家气喘吁吁跑到圆形通道口时,后面的轰隆声越来越响。这个圆形通道通往石壁深处,由下往上的走势。这是对我们有利的,如果黄沙倾泻过来如果这是由上往下的走势,流沙会照样灌入通道,那我们也没有活路了。

     众人沿着通道一路往上跑。“轰隆”一声巨响后再度恢复了平静,我往进来时的洞口打了一下手电筒。只见洞口已经被黄沙给堵住了。大家一路往上,地势慢慢的又平缓了起来。

     我的全身都是沙子,眼睛也被风沙迷了。眨了眨眼睛,挤出点泪水才转好。再一看其他人,同样都是一身的黄沙,显得狼狈不堪。

     我让大家在这休息一下,处理一下满身的沙子。

     朱乾章骂道:“这他妈的什么鬼啊。那青铜板上面的居然是沙子,这封建君王也太阴险了!”我把身子身子上的沙子拍干净,往冒火的嗓子里猛灌几口清水。总算是缓过来了。

     这流沙机关来势迅猛,毫无征兆。没想到墓主人留了这么一手,建那庞大的青铜板是为了储存流沙,而那青铜龙头则是的发射口。我理了理思路:朱乾章去抓那狐狸,无意中把那恶鬼石像头顶的一东西拍凹了。接着这通道门就被打开了,紧跟着流沙机关就启动了。看来石像头顶的是打开通道的机关,但墓主人为了防盗让流沙机关在通道被打开之际启动,为的是消灭入侵者。

     杭宇点亮一盏宿营灯,在昏暗的灯光下我将这个想法向大家说明了一下,朱乾章听后站起来愤愤地道:“老王,看来那小狐狸是有预谋的。待在上面不动就等着咱去抓,好触发那机关。这真他娘的成精了!”

     方教授一边擦拭着他那老花眼镜一边道:“那只狐狸来历不明,行踪诡异。着实奇怪啊。但我看着总觉得好像在那见到过,但想不起来了。”

     陈心怡对方教授说:“教授,我觉得那只狐狸是魁妖狐。”

     听到陈心怡这话方教授擦拭眼镜的手突然停住了,转而一幅很惊讶的表情看着陈心怡说:“心怡,你也知道魁妖狐?”

     陈心怡回答:“教授,我曾看过您的笔记,无意中看到了魁妖狐的记载。”

     我们几个人都听的云里雾里的,我说:“方教授,陈小姐。你们说的什么魁妖狐,到底是这么一回事?”

     方教授带上老花镜道:“事情是这样的…”黄烨、胡广阳两人纷纷拿出笔记像听圣旨一般开始记录。

     “早年间,在四川参加考古活动时。听说在蜀地曾有一些传说。记载很多年以前,蜀地曾出现过一只妖狐,这只妖狐全身雪白,通晓人性,常常用幻术祸害当地的百姓。人只要中了那妖狐的幻术,便任由它摆布,深陷其中不可自拔。当地人称这妖狐为——魁妖狐”

     “当年秦国灭蜀国后,秦始皇还派人去找过这魁妖狐。可费了半天劲,直到秦始皇驾崩了,那魁妖狐似人间蒸发,再也没有出现过。”

     听方教授这么一说再回想一下刚刚那只狐狸的体态,感觉和故事中的魁妖狐颇有几分相似。难道秦始皇要找的那只精通妖术的魁妖狐被月武族找到了?月武王当年在蜀地有立足之地,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既然这魁妖狐会幻术,那么刚刚朱乾章的失控可能是它干的了?”朱乾章立刻说道:“唉!你还别说,光看他那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总感觉那狐狸身上一股妖气。肯定是它干的!”

     方教授说:“现在那是不是魁妖狐还很难说,不要太早下定论。这魁妖狐和这月武族一样,也是一个谜。”

     我们身处在一通道之中,现在退路被堵,只能往前进。众人一路过来都已筋疲力尽。我一看手表显示已经两点多了,被那些恶狼袭击后,大家都没有好好睡过一觉。趁这个空隙,赶紧睡一会儿。杭宇值第一班岗,大家靠着石壁都很快的睡着了。一路下来是真的好累。

     这一觉足足睡了三个多小时,醒来后看见朱乾章抱着枪坐在一边,手揉着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其他的人都在熟睡当中。

     我坐起身来,对着旁边的朱乾章说:“你要不再睡会儿吧,我替你。”他一听这话如释重负的伸了个懒腰。

     但当他刚准备躺下再睡一觉时,他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前面的通道,脸上的疲惫似乎一扫而光。我也向那个方向看去,只见那只体毛雪白的狐狸不知什么时候到了这通道里,在那里用它的那白色的眼睛盯着我们看。周围环境昏暗,这狐狸看起来如同幽灵一般,阴森可怖。

     不过朱乾章可不管那么多,见到这狐狸他也来劲了:“嘿!你个小东西的,没去找你,你到找上门来了。我今天非把你弄死,扒了你这身子狐皮!”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冲了出去。

     前面的情况还是未知数,朱乾章这一冲动指不定又惹什么幺蛾子出来。我只好追了上去,这朱乾章一点团队精神都没有,个人英雄主义思想严重!

     “嗤嗤赫赫…”那只狐狸十分机灵的往前逃跑。

     “站住!别跑!”朱乾章连跑带扑抓那只狐狸。

     “朱乾章!你给老子回来!”我在后面追着朱乾章。

     最后我抓住了朱乾章的衣服后领子,把他拽住了。我拍了一下他的头说:“你没脑子啊!这样贸然追敌是很危险的!你能不能有点团队精神。”

     “我…我…”朱乾章支支吾吾道。

     “行了,别说了,赶紧回去。”我说完拉着他就要往回走。那只逃到远处的狐狸又出现在了面前,我拉住朱乾章防止他冲动行事。一边往后退。

     但刚退两步后这狐狸的两只眼睛里射出两道白光,我避闪不及,被光正中双眼,眼中全是白茫茫的一片。当白光消失后,我才看清周围的环境:我依然在通道里,白狐狸不见了,身边的朱乾章也不见了!

     我向周围叫了几声朱乾章的名字,可毫无动静仿佛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举着手电筒往回走,先回去和其他人会合后再去找朱乾章。

     可往回走了半天都没有回到我们休息的地方。发现白狐后我们追出来,并没有跑的太远,顶多两三百米。可我往回走了不下八百米。一边走还喊着其他人的名字,可是回应我的只有通道中的自己的回音。

     我被那白光闪了一下后,除了朱乾章与白狐消失,并没有其他的什么不正常现象。我依然在通道中,可为什么走不回去?难道我遇到了鬼打墙?

     正当我胡思乱想时,那只白狐突然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那只小巧但诡异的眼睛正盯着我。我对它起了防备,和白狐保持了距离。那白狐没有做出什么反应,转头就慢悠悠的走了。我看着那白狐的背影,不知怎么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我居然有退缩的念头。

     这白狐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可不想着了这白狐的道。转身想要和白狐走相反的方向。可我转身后发现刚刚过来时的通道已经变成了一堵厚厚厚的墙!

     我的嘴张了半天才合拢,这堵墙什么时候出现的我居然毫无察觉。现在只能一直往前没有退路了。看来我是中了某种幻术机关了?这白狐难道真是精通妖术的魁妖狐?如果我真中了幻术机关,那这未免也太真实了。我往前走了两百米,前方出现了一个门洞。进入后,感觉没有什么变化。这个通道是直直的,没有拐弯的通道,连手电筒都照不到头。

     在通道深处突然出现了一团烟雾一样的东西,我下意识去掏枪,可枪却不在我身上。

     我现在身边只有一个手电筒,枪和子弹都没带。连防身的器械都没有,再一看周围连能做武器的东西都没有。那烟雾状的东西离我越来越近了!

     那东西似乎是金色的,烟雾里还有好几只类似飞蛾的东西。“鬼粉蛾!”我不禁叫了出来。那东西我爷爷也遇到过,毒性强烈,毒死人后还会寄生在尸体上。爷爷的战友黑子就是这东西害死的!

     鬼粉蛾来势汹汹,周围没有可躲避的地方也没有自卫的武器。我只能往后跑,跑了两百米后又到了那堵墙前。我试着用脚踹开这堵墙,可是根本没用。

     鬼粉蛾已经到了近前!前有追兵!后无退路!难道我这条命今天就要葬送于此了?求生的欲望让我有了大胆的想法:屏住呼吸,闭上双眼。直直的冲过鬼粉蛾。

     如果注定要死,那么拼是死,不拼也是死。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行险一搏!鬼粉蛾离得更近了,我做出起跑的姿势准备冒险一搏的时候。前方突然又出现了一道白光直刺入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看到的又是一片白茫茫。当我看清周围环境后发现原本来势汹汹的鬼粉蛾一下子无影无踪,前方本来长长的通道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一道大门。

     惊魂未定的我看着眼前的大门,真不知道这扇大门后又会出现什么东西来。这白光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可以改变周围的环境?我到底在现实中还是幻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