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逃生
    面对突然出现的魁妖狐,大家都无一例外的警惕起来。这魁妖狐的幻术我是领教过的,我这个人有一点记仇心理,被小小的狐狸在幻境中当玩具耍,想想都觉得憋屈,我第一个念头也是尽快打死它除掉后患。可看见这妖狐手上似乎抱着一个什么奇怪的东西,这成了精的东西不知道又要弄出什么鬼主意来。狐狸这动物以奸诈狡猾成名,照老一辈的说法:狐狸很容易成精,得道之后可化人形,通人性,迷人心。这魁妖狐的三觉幻境之术让我心有余悸,于是制止了朱乾章的冲动,以免又中了这妖狐的奸计。

     等那妖狐在石块上停了下来,我渐渐看清了那妖狐抱着的东西,那东西大小和魁妖狐差不多,成圆柱状。我看清后便不由自主地说:“那…那是催泪瓦斯吗?”我再次看的仔细了些,没错就是催泪瓦斯弹,好像跟我们带来的一模一样。

     朱乾章说:“嘿!这小崽子,怎么有咱们的东西啊?”魁妖狐抱着催泪瓦斯如抱着玩具一般的站在高处看着我们,不知道它要干嘛。

     还没等我们做出反应,就见那魁妖狐用嘴把催泪瓦斯上的保险环给拉掉了,用尽了它全身最大的力气将怀抱着的催泪瓦斯像棺椁边的我们扔来。

     催泪瓦斯会刺激人的皮肤眼睛,使人丧失反抗能力。虽无杀伤力,但那滋味肯定不好受。

     “快走!快!”眼见催泪瓦斯已经“飞”了过来,我拉着陈心怡和方教授,喊着胡广阳和许天和,向朱乾章他们跑去。催泪瓦斯在落在棺椁边,“砰”的一声炸出一团白色粉末。我赶紧护着陈心怡、方教授趴下,等结束后再爬起来回到人工石板上。但是胡广阳躲避不及时被熏了一脸,险些掉下去。我赶紧拉住他把他拖回石板上。

     于此同时,朱乾章手中的枪怒吼着向着魁妖狐射击。子弹打在墓砖上擦出阵阵火光。但魁妖狐就像个泥鳅似的灵活,精确且灵活的避开了向它飞来的全部子弹。

     “枪法真够烂的。”我挑衅道。“你行!你来啊!”朱乾章大喊道。这时魁妖狐突然纵身一跃,平稳的落在了被吊起来的棺盖上。这跳跃能力堪比松鼠。

     我看准机会,趁它落地还没反应过来时,抬枪就是一连射。棺盖上发出一阵哀嚎,紧接着,那魁妖狐似乎失去了重力从棺盖上掉到了地上,不动了。

     我瞟了一眼朱乾章说:“看到了吧。”沈天赞道:“好枪法。”我听完心中得意的不行。“切!”朱乾章撇过头去一副瞧不起的样子。魁妖狐倒在血泊之中,白色的体毛被染的半红半白,棺盖上一片被染红了,边沿的血一滴一滴的落在了棺椁上。

     “砰”又是一大声,我们进来时的墓门不知怎么的,就有一铁板降了下来把门堵得死死的。接着传来了一阵机械运动的声音,悬挂在高出的两个轮轴开始摇晃,感觉随时会从高空坠落。

     看来是我们无意中触发了某种机关。朱乾章先慌了神,急道:“老王,怎么办?怎么办啊?”

     我渐渐也慌了手脚,《探龙秘论》里记载,是古墓必有生门。眼见轰隆声越来越响,上方还不断掉下来尘土,我的心越发慌乱。不知所措。

     生门。生门。生门在哪儿?

     我尽量放轻松,努力回想着‘五行探龙术’寻找‘生门’。

     五行之中,‘土象’对应世间山川,是为万物生长之地,万物春生秋死。对应着‘艮、坤’两卦。艮卦春盛秋衰,坤卦秋盛春衰。一阴一阳,一生一死。

     “艮卦?生门?‘艮卦’对应方向为‘东北’,方向?”我左右看了看,眼神最终落在一面光秃秃的石壁上。

     这个墓室的一周都有壁画唯独这面墙没有,这就是一个奇怪的地方。“快,跟我来。朱乾章拿登山镐还有工兵铲,能撬能拍的都拿出来!”

     朱乾章问:“老王,干嘛?”我夺过他手中的工兵铲说:“别废话快把这墙砸开。”说完我急忙用登山镐从缝隙中撬砖石。朱乾章虽然不知道要干什么也拿着镐子上前帮忙。

     大家齐心协力,很快一个缺口就出现了。而头顶的轰隆声也越来越响,“轰隆!”一声,原先被吊在半空的棺盖重新落回了棺椁上。金属碰撞声不绝于耳,刺的耳膜奇痛无比。这就意味着上方的轮轴要掉下来了。

     一刻也不能停,或许现在停一秒,下一秒就是死。我见缺口已经出来了,便和朱乾章、马明阳几人合力把这墙推开了一大口子。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洞。

     “快进去!”

     马明阳打头阵,下来是方教授、陈心怡,我和朱乾章殿后。朱乾章进去的时候还不忘夸我两句:“老王,你真行!”由于声音太大我听不太清。“你赶紧进去。”我一边推着他一边赶紧躲进洞中。我们刚已进入,就见洞口“尘土飞扬”几块砖石和破损的轮轴把洞口完全堵住了。眼前顿时一黑。

     “都还在吗?”我在黑暗中喊道。“没事,哎呀妈呀,我的手电筒不见了。”这是朱乾章的声音。“哎呀妈呀,你别拽我,谁有手电啊?”“谁踩我的脚啊,挪开点。”“你压到我了。”“教授,你在哪儿?”“小胡、心怡、王队长、教授,大家没事吧。”…

     大家在黑暗中看不清东西,各种呼唤声层出不穷。我的左手臂被一只手给拉住了,我看不清是谁,我就把那个人拉到身边。谁想到我把他(她)拉过来,这人就如同抓住救命稻草般的,一把就死死的抱住了我,我被这突入齐来的举动惊了一下。

     他(她)的手放在我的脖子上,这双手凉凉的,但是没有男人手这么粗糙,感觉嫩嫩的。这人的发丝间还带有一丝丝淡淡的清香味。

     不知是谁摸到了手电筒,一道光从黑暗中亮起,大家才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比如朱乾章的脚被马明阳踩着,胡广阳压在了沈天的身上。

     抱住我的那个人把头慢慢的从我的肩膀上移开,原来是陈心怡。我全身突然不自在起来,我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抱过一个女生,今天破天荒头一次。

     “你这个天杀的,哎呦我的脚。”

     “沈同志,对不起啊。”

     “教授你没事吧。”

     大家没有注意到我们俩,陈心怡把手飞快的收回,理了理鬓边的发丝。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

     “你没事吧?”我问陈心怡。“没…没事。”她低着头回答道。

     她的脸颊微微泛红。现在的女孩都那么容易害羞吗?

     我们所处的这个洞虽说矮,但是能容纳两个人猫着腰并排前进,而且洞中的空气并不是很闷。不过方教授不知怎么昏过去了。方教授可能是这几日没休息好,加上黄烨的离去对他打击很大。撑到这里已经很不错了。

     朱乾章说:“老王,真有你的。居然把这么隐蔽的地方给找到了。”我接过一个手电筒四处照了照说:“这洞挖的很有技术,应该是一处盗洞,或者是修建古墓的工匠挖的逃生通道。不过我们进入墓室的时候,墓室没有被破坏,所以应该是逃生通道的可能性比较大。”

     朱乾章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咱好歹没有被困死在那墓室里,我可不想给那棺材里的那啥陪葬,死的也憋屈。”

     我说:“说的对,咱们抓紧赶路吧。”

     方教授由于晕倒了,在这通道里也不能背着他。只能慢慢的拖在地上。朱乾章、马明阳打头阵,沈天、胡广阳照顾方教授,我来殿后。

     这个通道矮小,只能猫着腰走。苦了我们这些高个子的了。到最后体力不够的朱乾章索性爬在地上向前匍匐前进了,走了十几分钟,大家貌似能听到水的声音。陈心怡看了一眼我说:“地下河?”我点了点头。随后又往前走了半天,只听前面传来“扑通”一声。我们到了。

     大家爬出洞口就是一条地下河,河水不深,也就到膝盖的位置。方教授被冰凉的地下水一激,顿时清醒了不少。许天和将方教授带到一处大石头上坐下,打开水壶给方教授喝了几口水。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月武族崇尚五行中的‘水’。五行探龙术中说道“水汇集龙气”。现在我们要出去,就逆而为之。咱们只要逆水而行,就能找到地下河的出口。

     方教授虽说清醒了但是担心他的身体,就让朱乾章背着他前进。走在地下河流中有几条肥鱼从我们脚边游过,再往前走了五分钟,光线渐渐变亮了。由于长时间在暗无天日的地下,眼睛不适应这样的光线。于是等到眼睛适应之后我们再往前进出了地下河。

     我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折腾了这么久还没坏也真是奇迹)显示为七点半,看这外面的天似乎太阳刚刚升起。

     在黑暗的地底经历了生死的考验,我们重新看到了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