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流沙机关
    面对朱乾章的突然神经失常,大家的反应都很快。没有造成人员死亡。我躲在一瓦房里探出头,只见朱乾章拿着枪东扫一下,西扫一下。时不时还挥两下枪托,嘴中念念有词:“走开!滚!”看着感觉他像被什么东西四面围攻。

     现在必须想办法制止朱乾章,周围的瓦房、草房年代太久,已经不可能阻挡子弹了。他这样下去出现伤亡是迟早的事。

     刚想到这儿,无眼的子弹就朝我这边的瓦房飞了过来,顿时墙壁上被打穿了几个洞。我赶紧护住一旁的陈心怡,并告诫她不要出来。

     当我再次探出头去的时候,朱乾章背对着我拿着手里的步枪左右摇晃一边摇一边嚷着:“松开!妈的!”

     “好机会!”我想也没想如箭般的冲了出去。

     离朱乾章很近了!当我快抓到他的时候,朱乾章猛地一回头一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我了。我赶紧伸手抓住那步枪,将枪口移开我的要害。“老朱你怎么了?我是王绍天啊!老朱。”

     朱乾章的力气也真是大,看来那顿顿红烧肉不是白吃的。不过令我多虑的是,他手中的步枪弹夹已空。我就不用担心被流弹击中。但他把枪死死攥在手里,我拉了几次都没把枪抢过来。

     我赶紧一抬脚揣在他的腹上。他吃痛双手捂着肚子后退,我乘势两手发力将枪夺了过来。谁知朱乾章见枪被夺,掏出了腰间的八一式刺刀再次向我砍来。

     我抬手将朱乾章的两只手制住。在我们两个相持不下的时候,杭宇、马明阳、陈心怡几个跑过来帮忙,但是人一多难免更容易造成伤亡便大喊道:“都不许过来!”

     可这一分神,朱乾章顺势挣脱。我的手臂也一痛,原来是被刺刀划了一下。朱乾章举着刀无理智的向我砍来,我抓住他的右手一拧。我留了点余力,避免把他扭伤了。

     “啊!”朱乾章吃痛松开了手中的刺刀,我赶紧上前往他的脸上重重的给了他一巴掌。虽说我不确定能不能把他打醒。

     但没想到这一掌上去还是有效的。我那一巴掌仿佛是把朱乾章打醒了,一脸茫然的看着我,又看看周围。半天后对我说:“老王你打我干嘛?”

     我对他这一问又好气又好笑,对他说:“我要是在不打你一下,你就发神经用枪把我们全部打死了。”说着打了一下他的脑袋。

     “什么?我…我发神经?不是?你们没看见吗?”

     听朱乾章的回答完全和我们不在一个频道上,我仔细的把刚才的事情和他说了一下。

     “我打的是你们?不是?我明明打的是那些怪狼啊?”

     见朱乾章胡言乱语我便对马明阳说:“小马,来。帮他检查检查脑袋,是进了水了,还是缺根筋了。”

     “说谁呢?谁脑子进水了?”朱乾章不服气的说。

     我刚要回嘴就听一旁的陈心怡说:“你们两个别吵了,有话好好说。”

     这男人能心能容天下难容之事,何况还有女同志在场。我要是和朱乾章一般斤斤计较,那不让人笑话。于是向朱乾章翻了个白眼,不说话了。

     陈心怡又说:“你们俩都被吵,朱同志。你刚刚明明白白告诉我们你看到了什么或你听到了什么。”

     朱乾章开始说事情的起因。原来他刚刚走在最前面,突然看到一角落里似乎有个白光在闪动,但他没有看清。但他再次想看清楚时,他的眼睛被白光闪了一下。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周围的房顶、道路上都是怪狼。身后跟着的我们几个人也不见了。“狼群”发动了进攻,他以为遇到鬼了,拿起枪就扫。

     最后他感到脸颊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眼睛中看到的那些狼全部消失了。之后就看见了我们。

     陈心怡听完后眉头紧锁,一旁的胡广阳说:“你那是产生幻觉了吧。”朱乾章说:“如果是幻觉,绝不可能这么真实。”

     我说:“那我抓住你的时候,叫了你那么多遍你没听见啊。”

     他两手一摊说:“我听到的除了狼嚎声就是狼嚎声,没别的声音了。”

     那这就真的奇怪了,要是如胡广阳所说朱乾章产生了幻觉,不可能同时也产生幻听。而且他刚刚上去制止他的时候,难道一点没发现我们几个大活人吗。

     “真的没有那狼出现吗?”朱乾章问。

     我说:“当然没有了,你二话不说就那枪对着我们扫,还好没有伤亡出现。”

     “那…真对不起。”

     他主动认错我也不得理不饶人了:“行了,也不能全怪你。这事定有蹊跷。”

     陈心怡对朱乾章说:“你刚刚看见白光的地方在哪儿?”

     朱乾章指着不远处的一面土墙说:“就那旁边。”

     说完陈心怡举着手电筒漫步走向前。我将步枪端在手上并嘱咐其他人提高警惕。当走到近前时才发现原来土墙后面是一个小巷子。

     这条巷子两旁都是居民房,可什么东西也没有。这条巷子不深,用手电筒都可以照到头,可这里什么都没有。

     我再次问朱乾章确认位置,朱乾章一口咬定就是这里。难不成那东西是活的,自己跑了?

     “妈呀!”身后不知谁叫了一声。转过头只见胡广阳一脸惊讶地表情望着远处。

     胡广阳解释道:“我看到一个和猫一样的大小,全身白毛的东西。速度很快。”黄烨说:“我先前看到的白影可能就是那东西。”

     陈心怡说:“那东西是什么你们看清楚了吗?”他们两个听后都摇了摇头。

     方教授问:“往哪边跑了?”黄烨指着前面道:“好像跑到这个条道的尽头。”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众人聚在一起继续前进。

     朱乾章对我说:“老王,你说这里有出路。在哪儿啊?”

     “怎么?你怕了?”我问。

     “怕到时不怕,只觉得这里邪乎,在这儿老感觉后颈脖子发凉。此地不宜久留啊。”

     就这么说着不一会儿就到了内城门前,古代城池分为外城、内城、皇城。

     进入内城们后是一条宽敞的道路,前方有一大殿。这儿十分像古代皇宫的建制,这条道应该是大臣上朝的时候走的。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民族在这方面做的挺好的。

     进入大殿后,里面四四方方只有中间树立的一个雕像其他什么都没有。本想在雕像座上找点资料,可在雕像座上找不到半个字,这只是一个雕像而已。

     不过这石像却引起了方教授的注意。“这石像面目狰狞,一看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善类。”我这样想。

     方教授看了一下说:“这是古代蜀地的神话故事中的恶鬼,传说中他的出现是不详的征兆。”

     朱乾章不屑的说:“这墓主人也真是的,造这么个东西在这里吓唬人,一点意思都没有。”

     大家左右看看也没发现什么东西。大殿的后面还是一条道,前面是一大城门,不过这城门是贴着石壁建的,看来我们是走到头了。

     “嗤嗤赫赫…”一阵奇怪的声音响起。我向众人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开始寻找声音的来源。

     这声音好像是狐狸声。顺着声音,众人的目光渐渐落到了那蜀地恶鬼石像的头顶。只见一只浑身长满白毛的狐狸站在石像的头顶从高往下打样着我们这帮不速之客。

     “我刚刚看到的好像就是这东西。”朱乾章轻声对我说。我看着那狐狸似有猫的大小,全身白色。好像眼睛都是白的。杭宇说:“队长,我们要不要逮住这小崽子。”朱乾章慢慢撩起袖子,跃跃欲试。

     我做了个停止的手势示意大家不要轻举妄动。但当我把手放下时,朱乾章突然大吼一声。随后飞身一跃两只手抓向石像顶上的狐狸。

     关于狐狸的传说是数不胜数,但都反映了狐狸奸诈、狡猾、机灵。这狐狸见朱乾章大手向它抓来早就跳下了石像向远处遁去。朱乾章把手重重的拍在了石像头上,由于事出突然,当我们反应过来时那只狐狸已经无影无踪了。我心里面直埋怨朱乾章的冲动。

     朱乾章抓空后并没有追击,手停在了石像头顶:“老王,不对劲…”

     一阵机械声传来,只见那个紧贴着石壁修筑的城门缓缓地打开了!露出了一个圆形的通道。众人的眼睛看看那城门又看看朱乾章,一脸的惊讶。!

     我让朱乾章下来。我爬到雕像座上,往石像头顶一看,有一凹下去的地方。这一定是朱乾章拍凹的。

     难道这东西是打开那座城门的机关?被朱乾章这么狗屎运般的踩中了。

     那只狐狸在石像头顶久久不离去,目的是要我们触发这机关?这狐狸在指引我们?

     这时“轰隆!轰隆!”如同打雷一般的响声响彻在耳畔。众人往大殿外望去只见外城一片迷茫!黄沙漫漫!头顶那些青铜龙头的嘴突然像漏了一样,倾泻出万斤黄沙来!覆盖了外城,如同沙暴般的像内城袭来。

     “快跑!”我大喊一声,“快!向着那开出来的城门跑!”

     可是从大殿出来要跑到那城门口还有很长的一条道,还没跑到一半的路,“沙暴”的“先头部队”就已经到了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