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大殿
    我们一行人从上午出发一直走到晚上,一路上行走的十分吃力。疲劳不堪。

     天色已晚,大家找了个平坦的地方就地扎营休息。大家吃些东西,选好轮流守夜的三组后大家相继睡去。

     我和朱乾章值第一班岗,之后换宋瑞和沈天。我们俩端着自动步枪在营地两边巡视。营地两边都是茂密地灌木丛。

     我走一处灌木丛边,这灌木丛像是被风吹着似得发出了“沙沙”地响声。可问题是身边根本就没有风刮过,我下意识地警惕起来,把手放在自动步枪地扳机处。我心想:这山里的野兽肯定少不了,如果真是野兽,子弹招呼。

     我没有轻举妄动,先往灌木丛中丢了几个石头做试探,可灌木丛中一点动静也没有。于是走过去看个究竟,走到里面一看竟然空无一物。但就在这时,我感觉到身后有什么东西,反头就是一个脚。“啊!”一身惨叫传来。我这才发现,原来我这一脚踢中了朱乾章的肚子。

     他躺在地上捂着肚子嘴里还不忘骂人:“哎呦哎呦……王绍天你他妈想要老子的命啊!”我知道做错了事连忙弯下腰去搀扶。朱乾章的惨叫声惊动了所有人。“王队长,发生什么事了?”胡广阳从帐篷里探了个头说道。

     我摆摆手说:“没事没事,你们继续休息。”“怎么他妈的没事啦。”朱乾章说。

     宋瑞跑过来说道:“队长你们没事吧?”我说:“没事,只是发生了轻微地误伤事件。”宋瑞说:“你们去睡会吧,我和沈天来替你们。”“那行,小心点啊。”我说。

     “老王我说你中了什么邪啊?先是无缘无故扔石头,又鬼鬼祟祟在里面摸什么东西。我就过来问问你在干嘛,谁想你上来就是一脚。”朱乾章抱怨道。我回答:“谁叫你过来没声音的。我条件反射。”之后又锤了锤他的胸口说:“怎样?没事吧?”“没事是没事,可这精神上受到惊吓。你可要赔偿精神损失费。”朱乾章说。

     朱乾章说了几句后,就回帐篷睡觉了。我也进入帐篷中躺下。可能太累了,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我就起来了。出来帐篷后伸了伸懒腰。“早啊队长。”我寻着声音往去正是马明宇。他和杭宇值第三班岗。我想起那灌木丛莫名发声的事便问:“小马,你们守夜时有没有发生什么怪事?”“没有啊?队长你放心,一切正常。”他回答。我听到这回答我相信我昨晚是多虑了。

     没多久大家相继醒来,大家吃了点食物。我让到临近的一条小溪边用水擦把脸提提神。朱乾章也没在追究我“误伤”他的事情。我们整理一下继续出发。

     路还是一样的难走。我们在山里饶了半天,走到一高处。我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周边的地形,通过望远镜我看到的都是浓密的森林和起伏的群山。没有什么特别的。

     不知不觉又到中午了,天气炎热。我们也停下准备吃午饭。进山也一天半了,大家走的十分辛苦。可我们到现在连一处古迹都没发现,不免有点小失望。

     “哎呀!”突然的一声大叫,听声音是朱乾章的。我们大家赶紧顺着声音找,在一土坡上找到了他。朱乾章的下半身陷到了土里面,不知是因为他胖卡住了,还是他用力气支撑着身子才没完全陷进去。

     朱乾章看到我们大声喊道:“老王,快来拉老子一把!”看来朱乾章是踩到地洞了。我们赶忙过去,拉住他的双手把他拉了出来。我问他怎么回事?朱乾章说:“我走到这的时候突然一脚踩空陷了下去,还好老子力气大,要是掉下去被活埋无缘无故地死了,就算是见了马克思也不甘心啊。真是他妈倒血霉了。先是被自己人无缘无故踢一脚,又差点掉洞里。怎么踩地雷的总是我!我好歹也……”

     “你们快来看这下面。”陈心怡趴在朱乾章刚刚差点掉下去的洞旁边,用手电筒一边照着里面一边说。我们赶紧围过去。通过手电筒的亮光可以看到下面不深,四周都是墙壁上面似乎还有图案。难不成这土里埋了一房子?

     我们赶忙用工兵铲把洞口周边的泥土清理一下,果然不出所料。我们现在就趴在这栋建筑的屋顶。附近还发现一些瓦片。我将一枚冷烟火棒拉响后扔进建筑内,接着冷烟火红色的光亮我们看清了建筑内的结构。

     这建筑高度大概是三到四米高,墙壁上的是一幅幅看不太清的壁画。看起来可能是发生过泥石流或是山体塌方,这栋建筑就被埋住了。但我们始终没看见里面有墓主人的棺椁。如果和月武族有关,时隔千年,能保存下来已经是万幸了。朱乾章这脚踩的不亏。

     一行人中最激动的是方教授,方教授赶紧让大家准备下去看看。我对方教授说:“方教授,这栋建筑少说也近千年了。恐怕不稳。我先下去探探路,你们一个个在跟着下来。”方教授回答:“好啊,王队长下去时候一定要注意保护,不管和月武族有没有关系都要注意保护。”我说:“明白,您放心。”说完我让宋瑞固定好绳索,一端系在一棵大树上,一段绑在腰间。慢慢地索降进入建筑内部。

     人缓缓下落,落到洞底后我解开绳索。在里面搜寻一圈,确定没问题了,便让方教授他们下来。

     方教授、陈心怡、许天和、黄烨和胡广阳相继下来,还有朱乾章非要下来看个究竟,我赶忙拦住他:“老朱,你冷静点,你就别下来了。你不把屋顶弄塌我就谢天谢地了。”朱乾章被我说的很不服气,但找不出话来反驳。

     我也无心和他闹腾,转身去看墙壁上的壁画。虽然壁画已经褪色了。部分还有磨损。但基本还能看清。我走到一幅壁画前看见上面描绘着一个人躺在高处的一个平台上,下面四五成群站着一堆人,有大臣也有祭师。个个都跪着面向平台上躺着的那个人。周边还有许多狼、猛虎等野兽,个个也低着头,壁画上讲述的像是在进行入殓前的一种仪式。描绘的栩栩如生。但下面的几幅壁画,都看不太清楚。

     “太好啦!太好啦!”一旁的方教授说。我忙问怎么回事?他把我叫过去说:“你看,这下面有雕刻的铭文,这两个字我一看就知道是‘月武’二字,这肯定和月武族有着莫大的关系。”说着指着那两个字给我看,但我从没研究过所以没看懂。方教授赶紧让许天和带着黄烨和胡广阳找找看有没有有价值的铭文资料。

     我不懂甲骨文般的铭文,于是把目光集中到壁画中,寻找希望能找到有关五行风水的资料。“王队长,你过来看看。”陈心怡说。我走到她身边,她指着面前的壁画说:“你看这壁画上面描述的,这些人在向一个大水潭跪拜。我曾经了解过如果要好的风水布局一定要有一处积攒吉祥之气的地方,你不是懂点五行风水吗,你应该知道水在五行中代表吉祥之意吧。像这样的水潭也可以说是聚气潭,算是一处好风水吧。”我万万没想到这姑娘还懂挺多的。

     我说:“你说的没错,五行之中水的确是有吉祥之意。而且据我推测月武族的贵族信奉五行之中的‘金’。忌讳‘木’‘火’,崇尚‘水’。所以巧妙运用了金克木的原理有了木桩葬式的陪葬坑,用来殉葬奴隶,保护陵墓风水。但五行之中相生相克。火克金,而水能克火。我想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月武族的墓葬一般修建在靠近水的地方。不过这也只是推测,已知的资料中没有肯定的证据证明月武族信奉五行风水。壁画上的水潭是聚气的良好形式。五行之中金对应的就有八卦中的兑卦,而兑卦对应自然中的泽。水对应着坎卦,将坎兑两卦结合就是一个藏风聚气的风水宝地。也是你说的聚气潭。”

     我一边说着准备看下一张壁画,可我看到的是只是一面石壁。一旁的陈心怡说:“这些壁画保存不当,基本都风化了。”我在这里面转悠一圈,果然如陈心怡说的一样,。大部分壁画都因岁月的流逝而风化了。

     方教授他们记录完成后,我们便攀着绳索返回了地面。

     一上来朱乾章就问我们发现了什么。因为壁画基本退色,大家也没找到记载墓主的墓志铭。根据方教授的推断这是一个用来记录墓主人下葬和生平经历的大殿。不是主墓穴。

     胡广阳递给方教授一本笔记说:“教授,我和黄烨只找到一段铭文,请您翻译一下。”方教授接过笔记带上老花镜看了起来,我凑上前去见到笔记本上记录了一段甲骨文般的文字。过了一会儿,方教授说道:“万兽守灵,天兵难越。”

     我顿时如同被刺激了一下。在《探龙秘论》中记载道:万兽守灵,天兵难越。意指万兽护陵,天兵天将都难入其中。此陵险恶,非常人所能一探……

     书上已经有了这八个字的解释,难道写这本书的人以前来过这?我心想。发掘出来的陪葬坑加上我们找到的这大殿。种种现象都说明我们离墓葬可能不远了。

     我们将进入大殿的入口重新封好,就继续前进了。我对朱乾章说:“你小子这一脚可立功了。”朱乾章说:“拉倒吧你,差点没掉下去,这要是掉下去不死也残了。还有刚刚我说要下去看看,你怎么那么不信任我,还说我会把屋顶给弄塌。咱们战友间的信任去哪了?”我笑着说道:“信任是要相互建立的,只要你每顿饭少吃点红烧肉,训练时多用心。把你腰上的肉去掉点,咱们之间的信任自然就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