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任务
    在重庆比在云南好多了,起码可以睡个安稳觉,不用担心有突然袭击了。更幸运的是我还遇到了一个十分要好的朋友,他叫朱乾章。是我的发小,小时候他总是吹牛说自己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后代。父亲是一名军人,不过现在已经退役。我们俩从小玩到大,我十岁那年他们搬家了。我与他就此分开,直到了现在我们才重新相见。不见数年,他除了个子长了点就没有什么变化了。

     我与他交流后得知:文革时期,他响应党中央“广阔天地连红心”的号召到淮安当了知青,文革结束后他的父亲也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因伤退役,他当了兵之后被调到重庆。我遇到他时他已经服役第三年了,快退役了。

     一天中午,我在食堂里刚打好饭做下,就看见朱乾章端着一大盘米饭和红烧肉跑了过来。坐在我对面。

     看来又是和炊事班的老师傅求情才换来了这些红烧肉。我便开起了玩笑:“我说乾章,你都够胖了还吃那么多肉。”他一边吃一边说:“你说话怎么就那么损呢。我这叫壮哪叫胖啊?”“话不能这么说,我也是为你好。今后你要是当了个士官长或是班长排长什么的,对体型是有严格要求的。为了你的前程,身为兄弟这红烧肉我帮你解决一点。”说着我就从他的盘子里拣了几块肉。他立马护住盘子说道:“你干嘛啊,别拿我的肉。你也不是不知道你兄弟吃的多。我在部队里只要让我吃的饱就行。我也没你那么有志向,还当排长……”

     吃完后我们俩走出食堂时,有个战士跑过来说道:“王绍天士官长,请您去一趟会议室,有个会要开。”我说:“明白了,我马上就去。”朱乾章对我说:“上头老是叫你开会。每次开会肯定又有事情要处理。我不像你,我懒的做那些事。这就是我不愿意当班长士官长的原因。”

     我来到了会议室,几个人已经在了。是一排和二排的排长、班长。我找了个座位坐下。不一会儿,一个人带着一沓资料走了进来。我一看居然是团长。“看来这次事情不小啊。”一旁的排长对我说。

     团长坐下后说道:“同志们,我们今天开个小会。内容是什么,大家看完这些资料就明白了。”说着让一旁的战士把资料每人一张发到我们手上。资料上说:前些天公安同志破获了一桩文物盗窃案。并成功抢救回了犯罪嫌疑人盗窃的几个西周时期的青铜文物。根据犯罪嫌疑人的口供,这些文物是在离我们这不远的巫灵山盗掘出土的。这件事情引起了政府的重视,准备派出考古队对巫灵山展开文物古迹的勘探发掘工作。

     团长说:“上级要求我们派出一支队伍配合公安,进行保护现场的措施。上面经过决定让你们两个排执行这次任务。我是来提醒各位,这次任务的地点是巫灵山。巫灵山至今没有被开发,还处于原始森林状态。里面有各种猛兽,虽然这次只在外围开展发掘任务,但不能保证考古发掘受到其影响。猛兽要是闯入考古队员工作的地方,那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你们要保证考古队每一位成员的安全。”大家没有异议,爽快地接受了任务并保证完成。

     之后我们讨论了一下出发时间和注意事项。散会后走出会议室,我莫名其妙地感到兴奋。可能是调过来还没执行过任务,手又痒了,而且我以前对历史十分热爱。这次又是文物保护的任务,所以让我如此兴奋。巧的是朱乾章就在二排,这次可以和他一起行动了。

     几天后,我们坐着几辆军用卡车到了巫灵山,和考古队的人会合。考古队来了二三十人,之后考古队开始进行勘探,我们在附近扎营,并设立警戒牌,告知考古队员一些危险地带不能靠近。并轮流带枪巡逻。

     没过几天,考古工作有了进展。考古人员发掘出了一个大型陪葬坑。这引起了我的强大好奇心。一天换防时,我跑到发掘现场远远地观望。我看到坑里的尸骨好像背上都有一根烂木头。由于我以前翻看过《探龙秘论》虽说没刻意仔细地研究过,但大部分内容已经记在了脑子里。所以看到这景象我第一时间想到了藏字篇记载的木桩葬。

     木桩葬起源于西周时期。在奴隶社会,奴隶等于是会说话的物品一样。地位都比不上牛羊,杀奴隶殉葬的事情在当时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可古人迷信,认为奴隶身上的怨气或邪气太重,为了不让殉葬的奴隶破坏自己的墓地风水,就创造了这种木桩葬。

     木桩葬一般会出现在天子或诸侯王的陪葬坑当中,因为天子诸侯王认为自己属五行之中的金,五行之中金克木,所以在下葬时是先把杀殉的奴隶绑在木头上,让后再将奴隶杀死,奴隶绑在木头上下葬,这样就形成了金克木的态势,保护墓主墓地的风水免遭破坏。随着奴隶制社会的瓦解,殉葬制度的消逝,木桩葬也随之消失。

     由于离得有一段距离,我也只是推测,不能确定是不是木桩葬式。如果真的是木桩葬,那这墓主的来头肯定不小。

     正想走近观看,突然身后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回身看到朱乾章跑了过来。一边跑还骂骂咧咧的:“你大爷的!王绍天!你他妈的怎么跑着来了让我好找啊。”我说:“我就是来这看看发掘现场,怎么?发生什么事了吗?”朱乾章说:“排长有事找你。还有我说你也真是的,没事跑来这儿看他们发掘。有什么好看的?”我说:“跟你这种人说了也不懂。”

     我回到营地后就去找了排长,排长我们说明了情况:原来这次的考古队中有个姓方的教授。他觉得发掘到了陪葬坑,那主墓肯定在巫灵山内,向领导报告要求进山搜索。可巫灵山内的情况难以预测,里面的一切都是未知数。连当地的村民也不敢贸然进入。所以拒绝了他的请求。但他没有打消念头,而是自己组织了一批自愿和他进入巫灵山的考古队员,准备几天后出发。这事让我们的上级知道了,上级要求我们组织一个小队伍随他们一同进山保护他们。

     由于这次要深入巫灵山,之后大家商量决定由战士们自愿报名参加任务的形式来选择进山的人选。

     我的最初梦想是当一名考古学家,虽然现在改变了目标。但是初心还是没变。我觉得如果我参加这次任务,可以从这些专业的考古人身上学不少东西,也算圆了我的考古梦。说不定我从《探龙秘论》中学到的知识还可以派上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