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暗夜幽灵
    由于十分突然,距离近的已经无法躲避。我本能地用手去阻挡。天空响起一炸雷,闪电如一道白光从我眼前划过。眼中看到的都变成了一片白色。我赶忙闭上了眼睛。全身打了一个冷颤,当眼睛再次睁开时,我发现我还安然无恙地躺在帐篷里。

     我慢慢起身,摇了摇脑袋。头上、脖子上都冒出了汗。原来刚刚我是做噩梦了。现在回到了现实中,虽说是梦,想想还是有点后怕。可往旁边一看顿时又愣住了。躺在旁边的朱乾章不见了。我捏了一下我的脸,是有痛觉的。看来这次不是梦了。

     我心中忐忑不安,难道在梦里出现的情况都变成真实的了吗?我抄起一旁的自动步枪,爬出帐篷。但外面的一切都正常。我走到旁边陈心怡住的小帐篷边,慢慢将帐篷帘撩开。只见里面挂着一盏宿营灯,陈心怡在读看资料。

     他见了我便问道:“有事吗王队长?”我见陈心怡没事,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没……没事。你怎么还不睡啊?”她回答道:“我睡了会儿,之后就睡不着了。爬起来看点资料。”“你怎么了?头上出来好多汗。她又说。我回答道:“我没事,你再睡会儿吧,离天亮还早呢?”她从口袋中掏出一白手绢递给我说:“擦擦汗,肯定做噩梦了吧。”我接过她的手绢在头上抹了几下笑着说:“是啊,做了个噩梦。”我把手绢还给了她“谢谢,晚……晚安。”我拉上帐篷帘子。

     朱乾章这时也走过来了,我上前问他去哪了?原来他是尿急去方便了一下,所以醒来后没看见他。

     我顺便问了几句:“宋瑞和杭宇呢?他们没事吧?没有发生什么怪事吧?”朱乾章说:“怎么可能有怪事发生,那哥俩也没事,我回来的时候还看见他们呢。我说老王你瞎担心那么多干嘛。”要是我跟他说我是被一个噩梦吓的,所以胡乱担心。朱乾章这乌鸦嘴肯定关不住,回队伍里指定添油加醋地把事八卦一遍,我名誉还何在?所以说了几句没事敷衍过去。看来我真是想的太多了。

     朱乾章打了个哈欠,似乎还有睡意。我指了指手腕上的手表说:“该换岗了,醒醒吧。”“老王,咱是兄弟。你先去,我再睡十分钟。”朱乾章说完打着哈欠走向帐篷。

     我一把拉住了他,正准备批评他这个投机主义的时候。丛林中传出一串自动步枪枪响。我立马将步枪的枪栓拉开做好警戒。朱乾章也被惊提神了。马明宇和沈天端着步枪从帐篷里冲了出来。

     不远处跑来两个人,正是巡逻的宋瑞和杭宇。他们一边跑一边向后张望,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追他们。他们跑到我们旁边,杭宇说:“狼!有狼!狼过来了!”

     这一路上我们没遇上野兽,没想到第一个让我们碰上的居然是一些拉帮结派的夜行分子。我问杭宇:“有几只?”“好像有七八只。”杭宇说,“它们刚刚围攻我们,要不是反应快咱们都跑不回来。”

     我让大家注意周围,有任何风吹草动立马开火。“王队长怎么了?哪来的枪响?”一旁传来方教授的声音。我正要解释,朱乾章的嘴比我快了一步:“没事教授,就是几只狼。您放心好了,我老朱的枪法绝对厉害。保证一枪消灭一个敌人,绝不会让它们伤到您一根毫毛。”我也真是佩服朱乾章,大敌当前还不忘宣传一下自己的枪法。我向身后的方教授说:“方教授,你们小心点,跟我们靠拢。”

     “不是吧老王,几只狼而已。你以为它们是什么洪水猛兽吗?你兄弟的枪法你又不是不知道,待会我给你……”朱乾章这话说了一半就戛然而止了,眼前的景象把他后面准备吹的牛皮硬生生的塞了回去。

     暗夜之中,一双双幽绿的眼前从暗慢慢变深。接着一头狼一头狼的身躯逐渐浮现出来。足有二十多只。据我们一两百米远。当中的一些狼还吐着舌头,贪婪的一双眼前紧紧盯着我们,看起来那些狼饿的不行了。

     朱乾章大声骂道:“杭宇我操你奶奶的,怎么搞情报工作的。你不是说只有七八只吗。这里至少有二十只啊!”天空中打起了响雷,狼群如幽灵一般在闪电的映照下忽明忽暗的,阴森可怖。和之前做的噩梦相比眼前的景象更让人不寒而栗,原因是:刚刚那是梦,这次是现实。

     我知道现在抱怨已经没有用了,只有想办法挡住狼群活下去才是正经事。眼前的狼群都集中在正面。我招呼大家把火力集中到正面,把烟雾弹和催泪瓦斯弹准备好。

     那些狼群也很奇怪咱们双方都遭遇了,它们还占数量上的优势。可它们只是用幽绿的眼睛盯着我们,来回走动。始终不扑上来进攻,难道它们还有什么战术?还是他们只是一群胆小鬼?在闪电的映照下双方都这么对视着,气氛异常沉重。

     方教授他们靠在我们身边,黄烨和胡广阳肯定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呼吸的紧张又急促,手上各拿着一根木棍防身,但双手在紧张地颤抖。

     一旁的陈心怡靠到我边上,双手握着一把丛林砍刀。我不知是过于紧张想缓和一下心情,还是什么其他原因开口问她道:“害怕吗?”她迟疑了一会儿说:“不怕。”我看了一下她的脸,她侧脸对着我。眼神中透露这一丝不安,但从那坚定的说“不怕”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她身上的女侠风范。

     “傲噢!”远处的一声狼吼声打破了双方的沉寂。对面的狼纷纷吼了好几下。“准备战斗!”狼群伴着咆哮声潮水般的向我们冲来。与此同时,我们六人扣下扳机,六把自动步枪“嗒嗒嗒……”打出一连串的子弹将几只冲在前面的狼群纷纷击倒。几只狼群冲到跟前就用枪托砸它们的脑袋。

     狼群被子弹打倒一批,冲到近前的被我们用枪托猛砸。开始退缩。

     在枪弹的震慑下,后面的狼纷纷往回跑,很快就消失在树林的深处。虽然狼群已经退去但此地已经不适合落脚了,便招呼大家准备转移。

     可在树林深处又传出一阵狼嚎声,众人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只见刚刚退去的狼又折了回来。但它们没有直接冲上了,而是在树木间来回穿梭,给人感觉是在示威一样。

     我们六把枪一起瞄准前方,只要前面的狼群靠近就子弹伺候。方教授他们在我们身后抓紧时间收着东西。

     “嘶!”一阵撕裂声从我身后传来。我赶紧趴下,随后一串枪声在我背后响起。原来是一只狼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我们后面,想要从背后攻击我。我身后正好是顶帐篷。那只狼可能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直接扑倒帐篷上被搅在了一起。朱乾章他们立即开枪射杀了那只狼。

     我还没为我劫后余生庆幸,从侧翼和后方又如幽灵般的冒出几只狼,向我们扑来。正面那些虚张声势的狼也冲了上来,我们进入了狼群的包围圈,面临着四面夹击的危险!

     我们几人疲于应付,手忙脚乱。没多久枪中的子弹都打光了,只能倒转枪托进行还击,这些狼也是够生猛的。一只狼扑上来死死咬住我的枪托,一旁的朱乾章用工兵铲把那狼拍死后,嘴才松开。枪托上多了一排深深的牙印。

     我们六人紧紧把方教授几位知识分子围住,尽量不让狼群伤到他们。可在这样下去肯定有伤亡。我急忙对一旁的朱乾章喊道:“老朱,用火!快点把火!”

     狼这种动物不怕枪弹那肯定怕火,这时候我把希望寄托在朱乾章身上了。没想到这次朱乾章还十分争气,在如此混乱的环境中用打火机点燃的胡广阳手上的木棍。他挥动着这简易的火把。这火光不算小,这些狼果真怕火,朱乾章的火把挥到哪儿,哪的狼就向后一缩。

     趁着这个空隙我招呼大家赶紧跑:“快!烟雾弹!”我喊道。大家纷纷拿出烟雾弹、催泪瓦斯弹,一边跑一边向身后投掷。刹那间,身后起了一道白色的烟幕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