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白影
    这些壁画记载的都是月武族如何在‘天狼战军’的帮助下一步步崛起,之后建立国家的故事。里面提到的月武王很有可能是这座大墓的墓主人。看着土坑里的狼尸骨,这些好像是千年前‘天狼战军’中的“士兵”,这或许就是他们能享有棺木下葬主要它们立下了赫赫战功。而间墓室像是一个战功陈列馆,壁画赞颂了‘天狼战军’对月武族的功劳。

     不过这些毕竟还不能证实是不是真的,真的有一批人、狼协同的军队吗?狼还能与人无异?听着就不怎么靠谱。壁画都是有些神话艺术性描写的,真真假假的参和在一起。不一定都是真的。

     以前老一辈的故事中有一则刘宋皇帝借阴兵打天下的故事:在南朝刘宋时期,皇族子弟刘彧起兵篡位,将皇帝刘子业废掉,自立为宋明帝。导致王侯不满,纷纷起兵反抗。刘彧的兵马节节败退,江山眼看就要再次易主。这时出现了一批三千多人的“阴兵”,这些“阴兵”穿着东晋军队的军服,指挥官居然是死亡了一百多年的东晋将领苏峻。神秘的阴兵部队使反抗的王侯军队闻风丧胆。刘彧靠着这批“阴兵”巩固了自己的皇位。

     事后才知道原来这些“阴兵”包括那个指挥官“苏峻”都是找人来扮的。他征集了三千多人,让他们穿着东晋军队的军服。对外他散布谣言宣称自己请来了战无不胜的东晋阴兵。古人当时十分迷信,看到了便深信不疑了。

     会不会当时月武王用了不谋而合的办法,只是没有壁画上那么夸张呢?

     一旁的陈心怡盯着一幅壁画若有所思,我上前一望,这幅壁画上是‘天狼战军’和古蜀国军队战斗的场面,壁画中的狼群一个个都十分生猛,撕咬、践踏着蜀军,神态凶恶可怖,遍地都是蜀军士兵的尸体。

     我问道:“怎么了?有什么想法吗?”她反问我一句:“这上面说的‘天狼战军’你相信是真的吗?”

     我回答:“狼群还会听命与人类的指挥?与人无异?我是不相信。你呢?”

     她说:“我不敢冒昧的下定论,但我想到一个和这个相似的故事。”我问道:“什么故事?”

     她说:“我们华夏民族的根源,是由一场大战奠定的。曾经黄帝与炎帝联手与蚩尤争夺天下,爆发了涿鹿之战。炎黄二帝在天下万兽的帮助下击败了蚩尤,奠定了华夏民族的基础。这场大战中炎黄二帝的军队无法抵挡强大的蚩尤军队,关键时刻天下万兽赶来助战,炎黄二帝指挥万兽和军队打败蚩尤得以胜利。这个故事和这个‘天狼战军’的故事十分的相似。再地面上我们遇到了那些狼群袭击,现在看这些壁画再回想在地面上的种种事情,总觉得有点关联。”

     “地面上袭击我们的狼群在树林中就可以干掉我们,可他们都放弃了机会主动撤去。它们咬断绳索把我们困住,但没有进攻。这又是为什么?这些狼被赋予了智慧,我甚至开始怀疑‘天狼战军’是存在的,那些恶狼是千年前‘天狼战军’中的一员。不然那狼群古怪的举动实在没法说清楚。”

     那些袭击我们的狼群使我印象很深,他们进攻撤退行云流水,让人感觉它们不是单纯的捕猎,它们知道怎么偷袭和断我们的退路。远远超过了我们所以人的认知范围。这壁画中又提到了与人无异的“狼军”居然如此的巧合。

     陈心怡又说:“世界上的稀奇事件本就不少,比如一九七二年的马王堆汉墓中出土的不腐女尸可震惊了考古界。世界上无奇不有,人类所知的东西尚少,说不定古代时真有能控制动物的秘术也说不定啊。”

     我在脑袋中整理了一下现在所得的线索,月武族是存在的已经证实了,月武族起源与西北地区,通过征战树立了地位。由于遭到排斥,在‘月武单于’的带领下南迁至蜀地。这也是为什么在西北地区和巴蜀地区都发现了月武族线索的原因。

     打败当时的古蜀国获得土地建立了月武国,‘月武单于’自立为王,是月武国的第一任统治者。

     壁画中描绘的所向披靡的‘天狼战军’是否真实存在?曾经是否真的有控制动物的秘术?袭击我们的狼群与这其中有没有关联?想了这么多,我的脑子似乎又不够用了,脑中嗡嗡作响,乱成一团。

     陈心怡对我说:“不要乱想了,前面的路还长,我相信这座古墓能解答我们的疑问。”

     这个女孩往往都把事情尽量往乐观的方面想,我不禁看待问题也开始乐观起来。

     这墓室中的土坑一共有二十个,保存完好的有十三个。打开了部分棺木,每个棺材中都有一些陶器作为随葬物,方教授他们进行了简要的记录后,将打开的棺木重新盖上。我走上前去帮忙,看到这棺材中的尸骨有些已经烂的骨头都成渣了,但还是有一股诡异气息袭来。

     “啊!”一声尖叫从后面传来。我应该是条件反射,猛地回头,背着的步枪已经攥在手中上好了膛。

     这墓室由两个甬道相连,一条是通向墓门的。而另一条则是通向古墓深处的。黄烨惊恐的看着那通向古墓深处的甬道,大家不由得都紧张起来。可往甬道中一看却是什么也没有。

     “小烨你发什么神经?乱叫干嘛?”许天和略带着些怒气说。

     “老师,我…我…我看见一白影从我脚底下窜出来,然后…然后…”黄烨已经口齿不清了,说了半天才说清楚。

     原来他刚刚在一土坑中拍照记录,那是一个腐烂的棺木。突然一个白影从一堆尸骨中窜出来,速度很快。窜入了甬道中,他没有心里准备因此吓了一跳。

     白影?在进入这间墓室时,照明弹的光芒暗淡的时候我好像也看到了一白影从我眼前一闪而过。只不过我当时以为我看错了,没有去理会。

     现在黄烨也看到了这一白影,难道真的有东西?“那东西的样子你看到了吗?”我问。

     “那白影一闪而过,是什么东西我都没看清,何况是样子。我只看到那白影窜入了前面的甬道。”

     方教授问道:“小烨,你没受伤吧?”“我没事,只是被吓了一下。”他回答道。

     胡广阳说:“黄烨,你是不是太累了?所以看花眼了吧?”

     许天和也说:“是啊,小烨。你太累了吧?”

     “我明明看到了呀,但就这么一眨眼功夫就不见了。或许…或许我真的看花眼了。”

     其实我十分希望是我和黄烨都看花眼了,现在事已经够多了,不想再因为一个白影而担惊受怕、胡乱猜疑。

     我将步枪背回背上,回头问一下身后的朱乾章,他眼睛比较尖。可我一回头就见朱乾章一脸不自在,脸上的肌肉抽搐着。

     “老朱,你怎么了?怎么这幅鬼样子?”

     “王绍天,老子…老子和你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