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初到中海
    中海,中国金融中心,国际化的大都市,世界有名。

     自认没有两把刷子的人,是万万不敢踏入这片土地,用遍地黄金形容这里并不为过,但前提是你得有本事拿。

     SH火车站此刻人潮涌动,这个城市,每天有很多人失望的离开,也有很多人满怀憧憬的进入,

     刘老实正背着兰子和自己的行李,跟在众人身后,慌慌张张的向出站口走去。

     他不时的打量着周遭的东西,对于这个陌生的环境,一切都显得很新奇。

     出了检票口,刘老实背着行李站在宽阔的站前广场上,望着远处林立的城市,忽然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几位?住店吗?价格公道,还有大保健。”几个妇女悄然的围了上来。

     周兴一看就知道是老手,他一皱眉头,无声的摆摆手,带着几人匆匆的向站外走去。

     走出车站广场,他拨通了自己的手机。

     没多久,一辆老式的依维柯停在了众人面前。

     周兴笑道:“大家先上车,这里不能停车。”

     大家慌忙的坐上车,周兴便又笑着向大家介绍道:“这是我堂哥,叫周光荣。”

     众人慌忙点头致谢。

     周光荣笑了笑说道:“走,我先请大家搓一顿。”

     说完发动汽车,上了道路。

     中海的交通,高架林立,错综复杂,刘老实坐在车内,看着身边一辆辆飞驰而过的汽车,看着七上八下的高架桥,竟然渐渐有了一丝困意,没多久便沉沉睡去,淹没在了这汽车的洪流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被人推醒,一看是兰子在摇他。

     “哎呀!老实哥,中海这么好看,你怎么睡着了。”

     刘老实定了定神,擦了一下口水忙道:“噢,到了吗?可能是坐车乏了。”

     “快走吧,他们都先下去了。”说完兰子转身向车下走去。

     刘老实忙起身,匆匆的跟了过去。

     周光荣请客的地方是一家普通的餐馆,刘老实一直觉得他会被带到一家豪华的饭店去吃饭。

     早些年就听周兴提起,他有个堂哥很有出息,已经在中海站住了脚,是做建材承包工程的。

     可是现在看来,现实还是有些差距。

     中午一行七八个人,要了一桌子菜,喝的是啤酒,大家兴致很高,互相敬酒,但桌上的中心人物时刻围绕在周光荣的身上。

     看得出来,和周兴同来的几个年轻人都非常崇拜他,不断的想用喝酒义气来讨好他。

     饭吃到尾声,在坐的众人都有些醉意朦胧。

     周光荣此时说道:“既然大家都是周兴的朋友,我也不当外人,我那个公司正好缺人,如果没有好去处,就来我这边先干着。”

     众人都齐声说好,周光荣的目光看向对面的兰子,借着酒意起了色心。

     他调侃道:“兰子,怎么样?有着落了吗?我那边正好空个秘书的位置,不如你来做吧,待遇好说。”

     这时候,也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嘿嘿怪笑了一声。

     顿时,周光荣这看似体贴的话就变了味道。

     饶是刘老实这般,也因为这句话有些不快,因为在他的守旧思想里,女秘书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贬义词。

     兰子见此,眼睛一转笑道:“不了,我跟老实哥一起过来玩的,暂时没什么打算。”

     周光荣忙见状下楼梯的说道:“噢,这样啊,SH可是有很多好玩的地方,以后有机会可以来找大哥,我带你们到处看看。”

     这客套话说完,心中还是忍不住暗道:这刘老实还真是好命,能带个这么水灵的妞。

     看到堂哥醉汹汹的眼神里透出一丝淫笑,周兴心中大惊,他这堂哥都快35岁的人了,到现在还没结婚,时常向自己吹嘘他的风流韵事,这次莫不是想吃窝边草?

     他忙借话空说道:“哥,时间不早了,你带我们去住处吧。”

     “好,好嘞!”周光荣听此,忙收回目光带头起身。

     他的公司离吃饭的地方不远,大家拎着各自的行李走到了一处有些陈旧的居民楼。

     众人上了楼梯,进了所谓的员工宿舍,脸顿时都拉了下来。

     这间套房虽然不小,但是里面紧紧巴巴的放了N多的上下铺,现在至少已经住进来将近二十人,到处乱糟糟的一片。

     中午时分,有人在睡觉,有人在打牌,还算不错的是房间里有个柜式空调在运作,不是太热,但整个房间里都弥漫着一股让人无法忍受的臭味。

     “老板,来了。”一些没睡的人看到几人进来,就冲周光荣打了个招呼,但大都眼神冷淡,又看到人群里怯生生的兰子,眼神也都明显一亮,但碍于摸不清来头,也不敢多看。

     对于几个下属的招呼,周光荣似乎非常受用,他微笑着点点头对周兴等人笑道:“现在公司还尚在起步阶段,条件有限,但总体还是不错的吗。”

     听此,几人都是勉强笑了笑,附和着点头称是。

     周光荣见此,目光看向兰子笑道:“兰子,要不然我在楼上办公室专门给你安排个房间,你一个女孩子在这多少有些不方便啊。”

     兰子听此,看向刘老实,见他不说话,便说道:“老实哥是去应聘厨师,不在你们这上班,我们还是决定去他上班的地方租个房子住吧。”

     “哦,租房在中海可贵了,那你们看着办吧。”周光荣见兰子不好上手,顿时有些兴趣大跌。

     “老实,你怎么打算?”周兴见此忙问道。

     刘老实也不中意这里,听兰子这么说,他点点头道:“就按兰子的意思吧。你们就住在这?”

     “我们就打算住在这了,必定是来赚钱的,不是来享福的。”周兴回道。

     “恩,那成。”听此,刘老实便背起行李,拉着兰子的手向外走去,周兴忙送了出去,周光荣则招呼都没打一声。

     到下面,周兴叮嘱道:“在外面多听兰子的,有事给我打电话。今天不好意思。”

     这句不好意思,有几个含义在里面,刘老实一样都没听懂,他略带疑惑的点点头告别周兴,便和兰子转身离开了。

     刚过午后,外面的太阳火辣辣的,温度很高,刘老实和兰子走在街上汗流浃背,两个不太会过日子的人,决定找个宾馆暂时先安顿下来。

     走街串巷,折腾了一个多钟头,兰子才在她的智能手机上找到一家还算便宜的宾馆。

     两人要了一间最便宜的标准间,住了下来。

     决定明天一早就去金色云天大酒店去看看。

     疲惫的两人,一觉睡到日头偏西。

     精神饱满的兰子拉着刘老实吃了附近的特色小吃,又游览了SH的夜景,一直折腾到了晚上十一点多。

     两人又疲惫的回到旅馆,洗漱之后各自睡下。

     不同于下午,换床的刘老实辗转反侧,总是无法入睡,看到睡在旁边床上的兰子,他积攒了多年的处男之火忽然开始熊熊燃烧。

     想想自己和兰子已经发展到同住一室的阶段了,从来没在夜里和女生单独相处的他,竟然靠着着男人的本能,稀里糊涂的摸了过去。

     他蹑手蹑脚的钻进了兰子盖着的薄毯子里,才刚下第一手,就把兰子弄醒了。

     两人在毯子下面翻来覆去,折腾了片刻,只听“哎呦”一声。

     刘老实从床上滚了下来,竟是被兰子一脚给踹了下去。

     “刘老实!我看不起你!不是说好了把彼此最珍贵的东西留在新婚的那个晚上吗?我这么信任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原来你和别的男人也没什么区别!”兰子恼怒的喊完,便一裹毯子,转身朝里躺下,不再说话。

     兰子的这一喝,犹如一瓢凉水,顿时把刘老实浇了个透心凉,人瞬间便萎了。

     小心的从地上爬起来,轻声又唤了几声兰子,见对方不再理他,便无奈的爬上自己的床,翻来覆去一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

     于是,刘老实来到SH的第一天,便在这最后的尴尬中度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