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向未知出发
    第二天早晨六点多钟,天已经大亮,刘老实还蜷缩在床上没有起来,其实他的生物钟准时的狠,五点多钟就醒了。

     只是他想不出起来应该去做什么,只得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到了现在。

     直到母亲喊了一声吃饭,他才从床上坐了起来。

     出门洗漱,大院里很多人也大体和他差不多,满脸的无精打采。

     平时吆来喝去的招呼声今早也少了很多,到处一片诡异的安静。

     父亲刘德厚还是一副闲庭自若的摆弄着花草,他和母亲都已经退休,养老金都在社保,他们的确不太着急。

     “老实啊,你这说下岗就下岗了,你说这今后咋办啊?有什么打算吗?”母亲沈红一拿起筷子,就着急的问向刘老实。

     刘老实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母亲,半天没憋出一句话。

     “你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木头,连句像样的话都说不出来?老刘你也说句话啊。”母亲沈红叨叨起来。

     “说?说什么?食不言寝不语,船到桥头自然直,先吃饭。”老刘不以为然的回道。

     “吃,吃,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年轻那会就跟你说,别把孩子管这么严,现在好了,你看看。”

     老刘听了眼一瞪说道:“孩子怎么了?我管的严那是让他少走弯路,我看老实就不错,完全继承了我们老一辈的优良传统,你在这不停的叨叨就有办法了?这是着急的事吗?”

     母亲沈红一想,觉得也是,便轻哼一声,吃起饭来。

     “对了,老实,你骑厂里买菜的三轮车抓紧时间给人家还回去,咱决不能占集体的便宜。”老刘吃好饭起身又叮嘱了一句。

     “唉!”刘老实赶忙答应了下来。

     “老古板,一个破三轮车谁要啊,放在家里还能发挥点作用,还回去就是一堆破烂。”母亲又嘟哝起来。

     “我说你这个婆娘,一早晨怎么竟给我抬杠,它就是放成了一堆破烂,那也是集体的破烂,你管的着吗?”老刘说完一拉门进了里屋。

     “哼,不和你计较。”刘母也吃完了早饭,开始收拾桌子。

     刘老实见此,飞快的吧啦完面前的食物,推着三轮车逃命般的离开了。

     一路骑到厂区,却见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大家都在等待补偿方案的出台。

     刘老实正不知道怎么办,恰好看到办公室主任郭伟急匆匆的走过面前。

     他忙下车拉住对方说道:“郭主任,当初厂里配给我买菜的三轮车还回来了,你看放哪?”

     郭主任听闻一愣,看了看停在一边的破旧三轮车,又不可思议的审视了一下刘老实,无奈的说道:“你就停在自行车大棚里吧。”

     说完便急匆匆的走了。

     看着郭主任的背影,刘老实楞了片刻,正要离开,就听到有人叫他。

     转身一看,是自己的朋友周兴。

     “老实,干嘛呢?”周兴一走进就问道。

     “把三轮车给厂里还回去。”

     “三轮车?”

     周兴似笑非笑的看了看,话题便没在这方面多停留:“今后打算怎么办?”

     刘老实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说实话,就算他脾气再好,这些天反复听到同样的问题也隐隐有些不耐。

     他如实说:“我也不清楚要怎么办。”

     周兴了解刘老实的脾气,稍有不快就会写在脸上,也不介意,他自顾自说道:“等厂里的补偿谈完了,我就去中海打拼,看看有没有机会!老实,我们一起去吧。”

     “中海!”刘老实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钱夹,那张纸条还好好的躺在里面。

     周兴是自己在这附近唯一说的上话的朋友,他的邀请,老实有些迟疑。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骚动,有人喊道:“周兴,你哥们在那边谈判打起来了!”

     周兴听此,拍了拍刘老实的肩膀说道:“有想法考虑一下。”

     说完便急匆匆的跑走了。

     “中海……。”刘老实忽然觉得心里有些乱。

     接下来一段时间,刘老实就蹲在家里,没事帮着家里买点菜,做做家务,其余便是发呆。

     兰子每天也混在厂里参加谈判,只是偶尔来看看他。

     直到一周之后,有邻居过来通知,赔偿下来了。

     第二天,刘老实一早便随着众人赶赴厂里。

     赔偿还算不错,结清了工人们的各项费用之后,又另补偿了一年的工资。一共是两万多元。

     排了一上午的队,领到了自己的补偿款,刘老实和兰子一起朝厂外走去。

     最后,他又回身看了一眼这个承载了自己多年记忆的老旧厂区,心中终于确定,这里结束了。

     晚上,周兴请客,把刘老实和兰子都叫了出来,一伙人坐在街边的大排档,边吃边聊,

     每个人面前都倒上满满一杯扎啤,只有刘老实面前放了一瓶果汁。

     几个周兴的朋友和老实不熟,问道:“没事吧,哥们,喝点酒吧。”

     周兴忙劝道:“别别别,我这兄弟喝酒就会发生不好的事情,不能碰酒。”

     见老实一脸害羞的笑容,几个人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

     饭局进行到一半,周兴忽然说道:“老实,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我这几个哥们都决定跟过去一起混,大家一起,多少有个照应。”

     “中海!我也要去!”兰子一听立刻举手道。

     “老实哥,咱们一起去中海吧!到大城市走一圈,也不枉我们年轻一场!”兰子拉住刘老实的手臂,把胸口贴了过去。

     “好啊……。”于是刘老实干脆的做出了这个决定。

     “好!太棒了!为了咱们的未来干杯!”周兴一拍桌子笑道。

     众人一起举杯,庆祝这个一致通过的决定。

     下一步便是做通家里的工作。

     老实任劳任怨的在家做了一天家务,到了晚上,见二老都闲了下来,他才小心翼翼的凑上去。

     “爸!妈!您二老不是问我将来有什么打算吗,我现在有打算了。”刘老实嘿嘿笑道。

     “呦,你说说看。”母亲边看着电视,边侧脸过来问道。

     “我想去中海。”

     刘老实说完这句话,感到脑袋一阵发蒙,随后整个人好像都软了下来,终于说出来了。

     他抬头看向父母,见母亲正愣愣的盯着他,父亲则拿下老花镜,满脸不可思议的审视着他。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母亲的声音有点冷。

     “我……,我想去中海找工作。”刘老实鼓起浑身的勇气,又说了一遍。

     “呦!家里这么大地耍不下你?咱家在当地这么多的门路不能找,非要跑那中海干嘛啊?你知道你多大了吗?这件事兰子答应了吗?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抓紧和兰子完婚,好给我们生个大孙子,完事你们爱上哪上哪去。”母亲板着脸,有些不快的盯着电视屏幕,不知道是不是在看。

     忽然她又转过脸指着老实说道:“不对,这绝对不是老实你的主意,是不是兰子让你去的,你们是不是约好一起去SH刘老实沉默了片刻,点点头回道:“是……,是的。”

     “我就知道!老刘!你倒是说句话啊。”母亲瞬间把矛头指向了父亲刘德厚。

     刘德厚一放眼镜,没好气的斥道:“说!说什么说!我看老实能有自己的想法就很难得,人家兰子逼他去了?年轻人的事就让他们年轻人自己决定,出去闯闯有什么不对?”

     “闯,你就知道闯,你也不看看咱儿子是不是这块料,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到了那大城市,还不任人宰割。”母亲一拍沙发喝到。

     听到这话,刘老实感到被深深刺痛了,他定了定神说道:“爸!妈!我有话要说。”

     两人被老实这不大不小的一声喊给喝住了嘴,都看向了他。

     见到两人的目光,刘老实咽了口唾沫说道:“妈,我知道您是怕我出去吃亏,其实不是我和兰子,周兴他们也一起过去,况且这次我也不是茫无目的的去,前段时间,李厂长给我介绍了个去处,去SH一家五星级大饭店做厨师,听说干好了一个月能拿八九千呢。”

     “八九千,这么多!”刘母的面色变了变。

     “你瞧,我就说咱老实不是心里没底的孩子,这去处都找好了。孩子做菜的手艺你还不了解,那是得我真传!”老刘得意的笑道。

     “要是去当厨师做菜,干你的老本行,那也未尝不可……。”母亲听到这,有些迟疑了。

     刘老实从钱夹里掏出那张纸条展开说道:“你们看,就是这个纸条。”

     二老眯着眼睛凑上去一瞧,只见上面赫然写着:锦天大酒店,李国华经理,后面还注着电话号码。

     见此,母亲又看了自己的丈夫老刘一眼,点了点头,默许了。

     一周之后的出行前夜,母亲还在絮絮叨叨的帮着刘老实打理行装,叮嘱这叮嘱那。

     老刘忍不住说道:“你说你个婆娘怎么这么唠叨,这儿离中海就两个多小时的路程,混不下去就回来,多大点事。”

     “儿行千里母担忧,你这个当爹的怎么能体会?儿子,出门在外一定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说话,也不要想着占便宜,对了!上次厂里发的二万多补偿款,你拿一万放妈这,妈给你存着,出去带这么多钱危险,不够打电话问家里要。”母亲边收拾包裹,边对刘老实说道。

     “这……,我都交给兰子了。”刘老实嘿嘿傻笑道。

     “嗨!你这孩子!这才哪跟哪,你就交钱了,傻啊你!这丫头下手挺快的啊!你说清楚,怎么个意思?”母亲一把放下手里的行李,对着刘老实问道。

     “没……没啥,兰子说到那边不跟在家里,钱要统筹管理,况且我们这不就是奔着结婚去的吗?”老实眼神闪烁的回道。

     母亲转脸对着老刘说道:“现在的丫头,真不简单,还没结婚,就想把男人管死,这结了婚还得了,老实以后是不是花一毛钱也要向她汇报啊?”

     父亲无可奈何的说道:“我跟你说什么来着,年轻人的事,让他们年轻人自己解决,你跟着瞎喳喳什么?你年轻那会还不是一样!”

     “我……,我最起码是结了婚之后才这样吧。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母亲结巴了一下,瞬间将话题撇开。

     老刘靠近妻子沈红小声说道:“你觉得就凭咱老实现在的条件,还能找着比兰子更好的姑娘吗?人家论相貌身材哪点对不起老实?无非是文化低了点,可老实也不高啊?就算为了下一代,这点小事你还忍不了?”

     刘母听此,哼哼的闭上了嘴巴,嘟嘟囔囔的转身重新收拾起东西来。

     抬眼看到刘老实疑惑的眼神,父亲对着儿子做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虽然他不知道咋回事,但心里大概明白,母亲这关算是彻底摆平了。”

     第二天,刘老实提着行李,准备坐车去火车站同众人汇合。

     母亲一路不停的叮嘱着:“记得我说的话,到外面不要去不三不四的地方,照顾好自己。”

     说完又偷偷塞给刘老实五千元钱小声说道:“这钱别让兰子知道,自个留着备用。”

     “唉!”老实忽然有些感动。

     “老实,到地方常给家里打电话,自己注意安全,啊?”父亲对着坐在公交车里的老实又叮嘱了一遍。

     刘老实点点头,感到自己的眼睛有些湿润。

     出发了,对于连大专都是在本地上完的刘老实,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离家远行。

     一个老实人面对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又会发生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