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刘老实的日常
    刘老实天生木讷,他父亲三十多岁要了他,如今他到了三十岁还依然未婚。

     每天过着食堂,家,菜市场三点一线的生活,没多少钱,没多少朋友,甚至还处在看到女人就脸红的阶段,套用现在流行的一句话:吊丝范十足。

     此时以近中午,刘老实已经准备好了今天的配料,准备起火烧菜。

     这时,厂办公室主任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喊道:“老实!县领导突然来视察了,你中午整几个拿手菜!”

     “哎!”刘老实听了,笑着点了点头。

     刘老实虽然木讷,人也不聪明,但是厨艺方面可是一点也不蠢,他从十几岁开始就跟着父亲学做菜,可以说是完美继承了刘家祖上传下来的厨艺。

     品尝过他手艺的人,都会过嘴难忘,忍不住吃第二次,第三次。

     所以县里的检查组一但出来,都会忍不住把这里做为检查的最后一站,顺便蹭一顿刘老实做的“工作餐”。

     忙碌了一个中午,刘老实才闲下来。

     这时候,一个留着偏分,夹着黑皮包的中年胖子笑眯眯的走了进来。

     一进门就招呼道:“呦,刘大厨,忙完了?”

     刘老实喝了口水,笑道:“赵老板!什么事?”

     赵老板夹了夹公文包,用手绢擦了擦满脸的油汗笑道:“刘师傅,还能有啥事,你卤的五香牛肉那吃着真是让人欲罢不能,还想找你再买点。”

     刘老实皱了皱眉头为难的说道:“赵老板,您是厂里的大客户,按理说我不该拒你这个面子,但是我们食堂有明文规定,里面的东西不外卖。您不能让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违规啊。”

     “哎~~刘师傅,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咱这又不是第一次了,况且咱也不是白拿,不就是吃点东西吗?”赵老板说完从包里摸出几张百元大钞往桌上一放。

     “钱我放这了,你爱咋地咋地,怎么样?绝不让刘师傅你吃亏!”说完便摸起盆里剩的几块牛肉揣着就走。

     “哎!”刘老实还要说些什么,就见赵老板回身招呼着闪出了厨房。

     这人叫赵钱进,也算是厂里的老采购商了,最是好吃。

     自从品尝过刘老实的手艺便欲罢不能,因为是厂里的招待食堂,他也不能经常去吃,所以隔三差五跑来找刘老实。

     这时,一个扎着马尾辫的漂亮女孩端着盘子走了进来。

     刘老实见状,忙招呼道:“小兰,去把这些钱交到公司财务,就说是赵老板硬要买点牛肉。”

     小兰看了刘老实一眼点了点头,拿起钱说道:“老实哥,这钱咱自己收着就是了,几块牛肉而已,谁知道。”

     刘老实摇摇头道:“小兰,给你说过多少次了,这是公家的东西,咱不能占公家的便宜。”

     小兰一撇嘴埋怨道:“知道了!死脑筋!”

     看到小兰责怪的表情,刘老实只是憨憨一笑,便转身做自己的事了。

     谁也没有看到,小兰出了门,转身就把几百元塞进了自己的口袋,她暗自乐道:“回头又能买个漂亮的包包了。”

     食堂的宴散了,刘老实这才自己弄了点吃的,稍微收拾了一下倒头便睡。

     一觉睡到太阳偏西才起,他洗了把脸,开始擦洗厨房灶台。

     今天是周五,厂里明天放假休息,领导们也都走了,到处开始安静了下来。

     刘老实自己慢慢的把厨房打理的干干净净,这才满意的解开厨师服。

     夕阳的光辉透过窗口照耀在厨房的灶台上。

     刘老实有些闲逸的坐在一张木凳子上,喝了一口自己冲泡的苦瓜水。

     他非常喜欢这个氛围,忙碌了一天,看到这些光景,自己总能感到浑身一松。

     这时,兰子从外面风风火火的进来了,一见刘老实便笑道:“老实哥,该下班了,一起走吧。”

     刘老实脸上顿时堆满了憨笑,他点点头道:“哎!好的。”

     简单的收拾之后,刘老实又查看了一遍厨房,这才锁门和兰子一起向厂外走去。

     兰子一路叽叽喳喳说笑个不停,刘老实就是面带微笑低头听着。

     两人经过大门口时,门卫吴大爷笑道:“呦!刘大厨,小两口这么晚才走啊?”

     听到这话,兰子立刻闭上了嘴巴,刘老实脸上的笑容则更丰富了。

     他对着吴大爷招招手笑道:“吴大爷,先走了啊。”

     刘老实从车棚推出他的破三轮车载着兰子,这个姑娘的话匣子又打开了。

     小两口一个嘿嘿傻笑,一个叽叽喳喳,顺着马路渐渐远去。

     兰子和刘老实现在正谈恋爱。

     一年前,兰子经熟人介绍,进了纺织厂的招待食堂工作,一眼就相中了刘老实,对着他稍施爱意,刘大厨便立刻缴械投降。

     刘老实天生木讷,再加上家教很严,要多传统有多传统,上大学那会,都不好意思和女同学说话。

     兰子则是个从外地来投奔亲戚的乡下妹子,天生能说会道,是个对生活野心勃勃的女孩。

     这两个看似不太相干的人竟然走到了一起。

     兰子总是笑称:这辈子就是想找个任她欺负的男人。

     把女朋友送回家,刘老实又到菜市场转了一圈,天擦黑才回到家里。

     大院里很多住户都回来了,大家忙着做饭,忙着聊天,娃儿们忙着打闹。

     老实和人一路打着招呼,来到了自己家的门房前。

     父亲正坐在院里的摇椅上听着戏曲,见儿子来了,他脸上也露出一丝微笑道:“老实,回来了,饭做好了,给你妈说一声,端出来吃。

     “哎!”刘老实答应了一声,拎着菜进了屋。

     母亲正在屋内看电视,见到老实进来,忙起身道:“儿子!回来了啊,赶紧洗手吃饭。”

     刘老实搬起屋内的小桌子说道:“爸让我把桌子搬出去,要在外面吃饭。”

     “这老古怪,吃个饭还得现。”母亲嘟哝一声,进了厨房。

     刘老实摆好桌椅,又进了厨房把刚买来的菜处理了一下,调了个凉拼。

     一家人这才坐下来,吃起晚饭来。

     初夏的傍晚,还略有些凉意。

     太阳在地平线尽头闪耀着最后一缕光芒,漫天的星辰已经依稀可见。

     刘老实和父母在屋檐的电灯下安静的吃着饭,父亲喝了点小酒,在那自斟自饮,也不招呼别人。

     半响,父亲放下酒杯说道:“老实,你这不能喝酒的毛病啥时候看看?也没人陪我喝几杯。”

     母亲冷哼一声道:“儿子不喝酒不能行啊?”

     父亲面色一变道:“老娘呗懂什么,男人连个酒都不会喝,以后怎么在社会上行走。”

     刘老实嘿嘿笑道:“没事,我找机会再练练,喝咱也不喝多,对吧,妈。”

     “看,还是儿子会说话。”母亲沈红白了老公刘德厚一眼。

     刘德厚不以为然的摇摇头,又点上一盅酒,听着广播沉寂在了自己的世界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