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拜访老教授
    因为住了两个多月的医院,叶子轩的课程被落下很多,所以被迫降了一级,由大三的学长变成了大二的小学弟,只等着九月份开学去报名。

     现在还是七月中旬,蜀都的天气正热,像个大蒸炉似的,几乎将人蒸熟了。

     而中间的这一个半月,则完全由他支配,既然发现了命元的妙用,他自然将目光放在了花农这个职业上,毕竟在明月小区附近有不少独栋别墅,如果能找到这样一份兼职的话,赚到的钱绝对够他花的。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在网上找了许多培育花卉,栽植花种的资料,用来掩饰命元的妙用,这东西,绝对不能够暴露在其他人的眼中。

     家里的生活终于回归正常状态,母亲和父亲脸上的愁容渐渐消失不见,叶子轩脖子以上的烧伤也在以缓慢的速度回复。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自己的眼神最近变得明亮了许多,就连思维也变得很活跃,记东西特别快,而且不容易忘记。

     毫无疑问,这又是命元的妙用了,叶子轩现在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东西,完全超出了人的理解,光鲜的表面下,不知道会不会蕴藏着什么巨大危机?

     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日历翻到了八月份,蜀都的天气更热了,只要上了街,满眼都是白花花的大长腿,风姿绰约,撩拨着人的心绪。

     但是在这匆匆的人流中,却有一个人显得极其怪异,脑袋被一顶大帽子包起来,带着一个大墨镜,口鼻上也罩着一个口罩,脖子以上的部分被包裹的非常严实,不怕把自己给闷死了。

     这副与季节格格不入的打扮在众人中显得是如此标新立异,一路走来回头率简直百分之两百,看了两三眼都不止。

     叶子轩对此只能无奈,没办法,老教授发短信说他的那个项目工程被人催的不行,让他赶快过去,他已经准备好了资料,先应付一下老板。

     这个项目工程是他上学期拿下来的,足有百万的资金支持,这对大三的学生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即使蜀都大学是国际上排名前五百的大学,有能耐的学生不知道有多少,但是像叶子轩这样的,还真是凤毛麟角。

     不过这个项目能拿下来,和一位学校里的老教授分不开关系,如果没有他的指导,叶子轩也不可能做出那样一款软件,尚未发布就已经有近万的使用者,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叶子轩在医院里呆了两个多月,项目的进度自然落了下来,老教授今天忍不住才催促了他一下,想让他过去看看,进一步完善的软件有没有达到他的要求。

     叶子轩本想拖到自己烧伤好了之后再去的,毕竟他现在这幅样子,实在见不了人,估计会把老教授吓一跳。

     不过这事想推也推不掉,只能硬着头皮前往。

     老教授的家在清平老街,那里都是些五六十年代的老房子,古色生香,青砖白墙,有种岁月沉淀的味道。

     走进清平老街,都市的热闹和喧嚣似乎一下子被隔离了出去,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青石板铺成的街道青苔点点,两侧的白墙上也痕迹斑驳,都是岁月的积淀。

     叶子轩轻车熟路的走到562号小院的门前,伸手敲了敲门。

     “咚咚咚。”过了一会后,门开了,露出一张精致美丽的陌生面孔。

     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柔顺地垂肩,秋水般的眸子映着阳光,仿佛有光彩在里面跃动着,卷翘的睫毛俏皮的颤动,几乎能放得下一根火柴,水嫩的粉唇微微向上勾着,泛着湿润润的光泽,整个人有种宠辱不惊的恬淡。

     看着眼前这个几乎包裹成粽子的怪人,她秀气的纤眉皱了皱。

     叶子轩眼中闪过一抹惊艳,这个女子竟然比他的前女友林玉若还要美丽几分,如一朵徐徐绽放的青莲,似乎连这夏日的闷热都驱散了几分。

     他抬头看了看门牌号,确实似乎562号没错啊,那眼前的这女孩又是谁?

     “我找楚老教授。”尴尬了一下,叶子轩开口了。

     女孩的眼中闪过一抹恍然之色,好听的声音传来:“你就是爷爷说的叶子轩吧,进来吧,爷爷已经在等你了。”

     只是眼中的好奇之色依然难以掩去,打扮成这幅样子来见人,还真是人生第一次遇见。

     叶子轩尴尬的点了点头,便侧着身走进了小院。

     小院不大,只有四间房子,厨房,书房,卧室,客厅,占地也就两百平米的样子,以楚老教授这样的资历来看,的确显得有些寒酸了。

     “是小叶来了吗?快进来坐!”还未到客厅,那熟悉的爽朗声音就响了起来,中气十足,丝毫不显老态。

     叶子轩的眼中出现一抹温和,口罩下的嘴角勾了勾,楚老教授是一个很随和的人,待他如亲孙子一般,在这个项目上对他的帮助很大,什么东西都是毫无保留的倾囊相授,让叶子轩很感动。

     进了客厅,一个慈祥的老妇人便迎了上来,满头银发,系着围裙,和客厅相连的厨房那边,有饭菜的香气传来。

     “楚奶奶。”叶子轩甜甜的叫了一声。

     楚奶奶诧异的看了他一样,如果不是听到声音,她怎么都想不到这个全身包裹的这么严实的人会是小叶。

     “天这么热,怎么打扮成这幅模样,害得奶奶差点没认出来。”楚奶奶嗔怪的瞪了他一眼。

     叶子轩尴尬的摸了摸脑袋,没办法,实在是他的样子太吓人了,皮肤都皱在一起,坑坑洼洼的,半夜里出来,恐怕连贞子都会被吓死。

     “楚爷爷。”叶子轩看向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一个老人,身材并不消瘦,骨架很大,一头银发疏的一丝不苟,脸上线条分明,一双眼睛有种洞彻人心的慧光,年轻时候,必定是一个俊小伙。

     “这是我爸从临江那边拿来的老旱烟,家里没人抽,我就拿来了。还有这包茶叶,是一个青城山下的老农拿来的,味道醇而不浓,我也带了点,楚爷爷应该会喜欢。”叶子轩将手中的两样东西放在了茶几上。

     楚奶奶又瞪了他一眼:“你呀你呀,让我说什么好,每次来都带东西,你楚爷爷的嘴都被你养刁了。”

     叶子轩只是摸着脑袋傻笑,楚爷爷也哈哈笑了笑:“还是小叶最懂我的心思啊,这旱烟当属临江为最,抽了这么些年,还是那个味。”

     那个身姿高挑,恬淡如青莲般的女子始终一言不发,就连走路之间都显得异常安静,给叶子轩倒了杯果汁,便坐在了楚爷爷的身旁,一身月白色的衣裙将她衬托的越发出尘,让叶子轩一阵出神。

     这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