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一心求死
    叶子轩双手死死地抓住床单,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一双眼睛变得血红,崩开的伤口渗出丝丝血迹,浸透了纱布。

     “嗬——嗬——”他的喉咙间发出怪异的声音,拼命的想呼吸空气,却怎么都做不到,整个人都在抽搐着,痉挛着。

     死亡的逼近,此时却成了他的解脱,恐惧和解脱交织着,他看着床边的母亲,有留恋,有愧疚……

     越来越激烈的药物反应终于将赵晚晴惊醒,看着病床上不断抽搐的儿子,赵晚晴两眼一黑,身子一软,差点昏过去。

     “医生!医生!”尖叫声撕裂了医院的宁静,病房瞬间被混乱取代。

     “怎么了怎么了?”几个医生和护士跑进病房,看着床上全身抽搐的叶子轩,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上。

     “快快,送急救室,找黄主任来!”几个医生和护士迅速推着病床向手术室奔去,整条走廊乱成了一团。

     赵晚晴踉踉跄跄,跟在手术床后面,感觉整个人都被掏空了。

     叶子轩被推进了急救室,除却医生和护士之外,所有闲杂人等都被挡在了外面,赵晚晴隔着玻璃,看着浑身抽搐的叶子轩,无力的靠在门上。

     不久之后,叶熙文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紧张叫道:“怎么了怎么了?”

     赵晚晴靠在他的肩上,只是一个劲的嚎啕大哭,在看看急救室里的情况,叶熙文已经明白几分了。

     在紧张与煎熬之中,每一分每一秒都变得如此缓慢,赵晚晴甚至不敢去看急救室里的情况,生怕自己听到不愿意听到的消息。

     但是幸好,这一次是好消息,叶子轩被推出了急救室,昏迷着,但是各项生命特征已经稳定了下来。

     看到自己的孩子没事,赵晚晴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叶熙文看着王医生,问道:“王医生,小轩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就有生命危险了呢?”

     王医生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叶子轩,叹道:“我们从他体内检测到了芬太尼和氯丙嗪,这两种药一起用的话,会引起呼吸抑制,剂量大的话甚至会引起窒息死亡。芬太尼是我们给他开的,用来镇痛,但是氯丙嗪却是他注射给自己的。”

     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叶熙文,叶熙文怎么会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叶子轩一直以来就很懂事,现在也是如此,只怕是不想自己拖累他们,才做出这样寻死的下策。

     黑暗中,他感觉自己被拉向了死亡的边缘,但是一阵剧痛袭来之后,他就知道自己的计策失败了,再次回到了这副半残不残,和废人一样的身躯中。

     叶子轩睁开双眼,还是熟悉的病房,还是熟悉的母亲和父亲,只是经过这一次,他们似乎又苍老了几分,眉眼中透露出生生的疲惫。

     “妈……”他虚弱的叫了一声,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赵晚晴闻声,脸上的神色瞬间被惊喜取代,胡乱的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挤出一个笑容:“小轩,你醒了?”

     叶子轩只是一个劲的哭,心中对自己的厌恶已经到了极点。

     “小轩,答应妈妈,不要再做傻事了好吗?你一定会没事的,我们一定会治好你的。”赵晚晴的眼泪又来了,几次大起大落,已经将这个温婉淑贤的母亲折磨的不成样子。

     “妈……”叶子轩颤抖着嗓音,撕心裂肺的哭嚎着,“你让我去死吧,给我一个痛快好不好?我现在还能干什么?我已经是个废人了,治好了又有什么用?”

     “妈,我不想在拖累你们,让我走吧,求你了,求你给我个痛快好不好?”

     听着叶子轩的话,即使是见惯了生离死别的几位医生,也禁不住红了眼眶,几个小护士更是哭成了泪人。

     一向扮演着严肃父亲的叶熙文,也在此时红着眼睛,拳头紧紧握着,指甲都快刺进了掌心。

     “小轩……”赵晚晴拉着他的手,伏在他的床边,早已经泣不成声。

     叶子轩被牢牢的看护了起来,不但有护士24小时守在他身边,就连母亲一天的睡眠也不超过五小时,生怕他在做出什么傻事。

     但是叶子轩的心智坚定的让人心颤,短短的三天来,爆发出了让所有人恐惧的潜力,七次寻死,有一次甚至将注射器插进了自己的胸口,距离心脏只有一寸多的距离,差点将小护士吓死,最后,她甚至不敢将药盘端进病房。

     赵晚晴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叶子轩心如刀绞,最后终于不再疯狂,眼神彻底灰暗了下去,看不到丝毫神采,如植物人一样,只剩下了呼吸和心跳。

     又过了几天,远在京城的舅舅来信,说医院的事情已经崩了,这样的大型植皮手术,需要的费用简直是个天文数字,几乎是要培育出一副完整的人皮,以叶家现在的家境,根本就担负不起。

     很多亲戚原本就没有多少交际,一些关系近一些的,也只是掏了一点钱聊表心意,距离高额的手术费,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叶熙文跑了不知多少路,赵晚晴也去自己工作的那家银行求贷款,但是也只借到了二十万,再多怎么都借不到。

     人情冷暖,在这一刻被彰显的淋漓尽致。

     叶子轩似乎与这个世界隔绝了,除了父亲母亲,恐怕没有几人会想起他吧?午夜梦回,有时恢复神智,他这样自嘲的想着。

     京城的医院最后还是以失败而告终,叶子轩的手术也彻底没了希望,赵晚晴和叶熙文四处求人,但是所有人在听说了他们的情况后,很理智的选择了旁观。

     赵晚晴早就辞职了,叶熙文的科长也被暂停了很长一段时间,说好听点是为了给他时间照顾儿子,说难听点就是停职,只等时间一到,只怕叶熙文也没什么心思上班了。

     他们一家在别人眼中已经没了什么价值,借钱也要看投资值不值,不值的话那又凭什么借钱?

     生死折磨,人情世故,叶子轩变成了一个过客,冷眼旁观着自己身边的一切丑陋与罪恶,虽然每次母亲来看他时都带着笑容,但是他能从那副笑容中看出生生的疲惫!

     “如果有来生,一定要让他们尝受到自己承受的所有痛苦!”

     叶子轩的心中有火焰在燃烧,熊熊怒号,似乎要将这世间的一切罪恶丑陋燃烧殆尽!

     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生出这个心思的时候,他背上有东西亮起了微弱的光芒,虽然黯淡,但是却像是星星之火,只等风起时,便能燎原三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