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蜕变新生
    这几天,叶子轩总感觉自己的身上很痒,就像小时候摔伤后,伤口愈合时的那种感觉,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是在长新的肉芽。

     叶子轩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全身九成的面积被烧伤,对植皮手术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身体表面的身体机能几乎已经被毁灭殆尽,怎么可能长出新的肉芽来呢?

     叶子轩对此自嘲的笑了笑,一颗心又沉寂了下去。

     但是之后的几天,身上的那种瘙痒变得更加频繁,他似乎感觉到了一股股暖流在他的体内窜来窜去,像是一只只蚂蚁跑来跑去,让他恨不得挠痒挠个痛快。

     半个月后,医生和往常一样对他的全身做了全面检测,但是这一次和往常不同的是,他的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嘴都张大了,像是见了鬼一般!

     叶子轩的各项生命体征,比起以往,旺盛了何止一倍两倍?心跳的次数甚至比正常人还要稳健有力,如同蓬勃的朝阳一样!

     赵晚晴和叶熙文看到这一幕后,惊喜的说不出话来,拉着叶子轩的手,这么长的时间来,第一次露出了由衷的轻松笑容,充满了希望!

     几天后,叶子轩终于忍受不了身上的瘙痒,让医生解开他的绷带,看看他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药物过敏了?

     医生不敢怠慢,连忙将他木乃伊般的纱布拆了开来,当他看到叶子轩的身体时,再次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原本九成的烧伤,此时竟然只剩不到八成,那些烧伤比较轻的地方,已经长出了新的血肉和肌肤,白皙无比,甚至有一种荧光,像是洁白的玉石!

     对此,医生也解释不清,只能赞叹叶子轩的强大恢复能力,赵晚晴的脸上,轻松的笑容更加浓郁了,就连父亲叶熙文也长长的除了一口气,似乎看到了希望。

     叶子轩的一颗心也活了过来,看着自己长出来的肌肤,第一次看到了新生的希望,在看看身边变得明媚了几分的母亲和父亲,他的拳头紧了紧,这一次绝不会在放弃,只要有希望,就要付出几十倍的努力,决不能让他们失望!

     一天天的时间慢慢流逝,叶子轩感觉随着自己心境的变化,身上的那种变化似乎也发生了变化,一道道暖流似小蛇在他的体内窜来窜去,说不出的舒服。

     而且他还发现,每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体内的暖流最活跃,甚至还增加了许多,更重要的是,他感觉自己的右半边身子上像是有什么东西,有一股不同于其他地方的灼热感,像是靠近了火堆的那种感觉,暖洋洋的。

     半个月后,让所有人都惊喜的是,叶子轩身上的烧伤,已经好了五成,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前途一片大好,所有人此时都不在怀疑,一个奇迹正在发生。

     就连那些医生也一阵暗叹,这样的烧伤,他们几乎都不抱什么期望,即使是国内最好的植皮手术都未必能做到。

     而叶子轩,除了每天吃药摄取营养物之外,就没有其他任何辅助手段,这样的情况下烧伤都能逐渐好转,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这一天检查完身子之后,再次换了纱布,叶子轩看着那一块块自己褪下的老皮,说不出的感叹,两个多月前他还是一心求死,谁曾想现在却充满了希望,大起大落之下,让他的心变得更加坚定,漆黑的眼眸中,也多了一分深邃和沧桑。

     这一天,父亲叶熙文也被他赶去上班,以他现在的情况,即使说不上完全变好,但是至少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危险,父亲的工作已经落下了这么长时间,全家还靠着他吃饭呢,决不能现在就放弃。

     叶熙文也没有过多推辞,收拾了收拾就去上班了,不过单位里以他假期过长,工作可能有点生疏为由,让他降了一级,现在是个副科职位。

     一个星期后,他身上的烧伤已经只剩不到三成,母亲赵晚晴也被他撺掇着去找了一份工作,还是在银行,只是换了一家,只在中午和晚上来看看他。

     一家子终于恢复了活气,叶子轩心情愉悦,想起自己这几个月来的经历,也像是做梦一样,一场大火,差点将自己葬送,但是最后却莫名其妙的发生了这样的事。

     虽然他具体也不太清楚,但是脑海里总是时不时的浮现博物馆里的那个青铜鼎,还有青铜鼎上的不死鸟纹络!

     三天之后,叶子轩的烧伤已经只剩两成,在叶子轩的再三要求下,他终于出院了。

     带着满头的绷带,他看着头顶明媚的太阳,第一次感觉,活着竟然是如此美好,回头看了看医院,几个小护士在向他招手,叶子轩笑了笑,便和父亲母亲坐上了车,一路向家里驶去。

     父亲和母亲的脸上再次出现了笑容,只是却比几个月前变得苍老了许多,发丝间的灰白,看得叶子轩一阵揪心。

     他们才四十多岁啊,放在城市里其他人的身上,正是风姿绰约之时,只是因为自己,才将他们折磨成了这幅样子。

     几个月不曾居住的房子终于恢复了生气,冰冷的家具泛着暖光,母亲兴致高昂的忙前忙后,不苟言笑的父亲也很高兴,帮着母亲打扫房子。

     几个小时后,餐桌上摆满了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叶子轩贪婪的嗅了嗅,满满的都是家的味道。

     父亲拿出了珍藏了十多年的美酒,给三人每人满上了一杯。

     “来,庆祝小轩成功出院,干!”父亲高声道。

     叶子轩心中暖暖的,举起酒杯,豪气干云道:“干!”

     三人说说笑笑,脸上的笑容明朗而轻松,如同经历了风雨雷电的洗礼一般,温暖而明媚,脉脉的温情弥漫在整个家里。

     “爸,妈,我们一辈子也不分开!”叶子轩抓着他们的手,鼻子微微发酸,轻声道。

     赵晚晴嗔怪的拍了他一下:“说什么话?我们是一家子,哪能分开了?”

     叶子轩一个劲的咧着嘴傻笑。

     吃完饭后,下午一点多,母亲和父亲出门上班去了,临走前认真叮嘱了叶子轩一番,让他不许乱跑,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的话,就给他们打电话,叶子轩自然频频点头答应。

     等他们走了之后,叶子轩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看着家里熟悉的每个角落,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只是敏锐的他也发现了,家里一些比较名贵的东西不见了,比如挂在墙上的那副明代名画,是从爷爷手中传下来的,父亲一直视之如命,想来为了他的看病,也被变卖了吧。

     叶子轩心头一酸,既然重活了过来,那就决不能再让父亲失望,这几个月来失去的东西,他会十倍百倍的拿回来!

     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来到浴室,脱掉身上的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然后转过身,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后背。

     他的心思一动,一条条古老而沧桑的线条纹路,缓缓在他皮肤下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