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天魔心法
    “天魔心法......”燕起端详良久,总觉得这四个字透着一股邪气。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尝试着破除身体经脉天生闭塞的魔咒,然而不管是借助上一世的武学或是这一世的洗髓诀,都毫无成效。而且上一世他接触的武学在本质上与眼下的世界有着根本性的区别。上一世的武学讲究由内而外,从自身发掘潜能;神州大陆的武学则刚好相反,是有外而内,借助天地中的灵气增强自身。这更让他无所适从,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主意。

     “回家后再说吧。”燕起收拾好东西,带着满腹疑问徐徐下山。

     到了山脚,忽听得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两人策马奔来,其中一个圆脸的少年,见到燕起后咦了一声,勒马扬鞭,指着燕起问道:“燕起?”另一人是个容颜姣好的少女,见状也停下马,好奇地看向燕起。

     “你的伤好了?”圆脸少年神色讶然,燕起认得这人,他叫燕空,是燕家年轻一辈仅次于燕烈的天才。

     “燕空大哥,这位也是你们燕家的族人?怎么干起了打猎的营生。”少女疑惑道。

     “哦,这个说来话长。给你介绍下,他叫燕起。”燕空又指了指少女,“燕起,这位是柳家家主的女儿柳素小姐。”

     朝州世家里,燕家与柳家一向同气连枝,两人结伴而行,估计是一起去某个地方历练回来。燕起点点头,却不知道说什么,毕竟他现在身份尴尬,已经搬出燕家多时,说不定族谱里他这一支已经被抹了去。

     少女若有所悟,脱口而出,“燕起......就是你们燕家后辈口中那个不能习武的废物?”话一出口,少女顿觉不妥,红着脸告罪道:“对不住,我不是有意的。”

     “哈哈,素小姐不必在意。”既是无心,燕起上一世经过多少大风大浪,又岂会计较,当下大方说道,“这些年我早已习惯了,两位不用管我,请自便吧。”

     燕空看着燕起寂寥的背影,心中起了恻隐之心。在燕家的年轻一辈中,燕空算是比较良善的,也是为数不多愿意平等对待燕起的人。即便两人一个是长辈寄予厚望的天才,一个是无人问津的废人,往日也多有交谈,虽不是至交,也勉强能算朋友。

     “燕起兄弟,等等。”燕空拍马上前,拦住燕起道,“再过半月就是钟山派来朝州遴选弟子的日子,兄弟届时不妨来看看。”

     燕起苦笑摇头,“我难道还能被选中不成......”

     “非是让你去参选,而是去找钟山派的高手求教,说不定钟山派的高人会有好法子......”

     燕起听了,心中微微感动,“多谢燕空大哥,若有机会,我一定会去试试。”

     “嗯。”燕空点点头,圆圆的脸上露出微笑,“不过以后若是碰到燕烈那帮子人,你最好还是避远点。素小姐,我们走吧。”

     柳素点头,歉意地看了燕起一眼,两人策马而去。

     一想起燕烈,燕起胸腔就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原先那个‘燕起’留在脑海的记忆,经常在睡梦中浮现......

     “哼,废物。”燕烈蔑视地看着正在努力练拳的燕起,“如今这朝州府,哪家不知道燕家出了你这样一个废物。燕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

     “燕烈大哥说的对,这样的人应该滚出燕家。”

     “就是就是,这燕家拳法哪怕练上一万遍,入不了通脉境,照样还是个废物。”

     “也就平日里让我们练练手撒撒气还有点用处。”

     “哈哈......”

     燕起低着头,众人的嘲笑声像针一样刺在他的心里。但他不能反驳,反驳会让这群人更加肆无忌惮地嘲笑他,甚至殴打他。

     燕烈抬手示意大家不要再说,自己则恶狠狠道:“燕起,你简直把燕渊叔叔的脸都丢光了。我今日就要替他好好教训你,你过来,我们比划比划。”

     “我......我不是你的对手,还是不比了吧。”燕起头低得更下面,声如蚊呐。

     “不比?那我就去跟家父说,让他禁止你再来练武场习武!”燕烈喝道。

     燕起最怕的就是这句话,他一直以来的坚持,就是想拿掉头顶上冠着‘废物’之名的帽子,如果不能再进入练武场,恐怕他这一生都再没有机会。

     “还请燕烈大哥手下留情。”燕起别无选择,只得迎战。

     “燕烈大哥,好好教教这小子。”

     “对,说不定燕烈大哥几拳下去,把这废物的经脉打通了也说不定,哈哈哈!”

     比试很快结束,燕起毫无悬念的败下阵来,捂着胸口认输。燕烈意犹未尽,一众少年的叫好声拍手声让他兴致格外高昂,“燕起,快给我磕几个响头,我燕烈今天就放过你。”

     “磕......磕头?”燕起藏在心底深处的不忿被这两个字彻底点燃,“你他妈混蛋!”

     一不留神间,燕烈中了一拳,唇角溢出血丝。

     “你这废物......竟敢骂我!”燕烈神色暴戾,单掌推出,这一掌,他盛怒间用了全力。就见燕起身躯飞出十几米,平平躺在地上昏死过去......

     “哥哥,你回来啦!”小花开心地叫道,“今天哥哥打到什么野味了,快给小花看看。”

     胡思乱想间,燕起不觉已到家门口,看着妹妹天真无邪的笑容,心情总算好了些。和母亲燕氏说了几句闲话,草草吃过晚饭后,燕起就借口今天太累,回到自己的屋里去了。

     躺在床上,借着窗外皎洁的月光,燕起摸出了那本天魔心法。翻开封面,墨香扑鼻,竟还是崭新的一本。但见开篇写着:神州武学,殊途同归,引天地外力,充盈内丹。尔当静坐一处,冥心思神,外感天地,内观丹田......

     这跟洗髓诀的开篇似乎没什么区别啊。燕起暗暗将洗髓诀心法与之比较,眼睛一眨不眨。待看到‘将丹田之气导入神庭’这句时,他忍不住破口骂道:“胡吹大气。”

     不论前世今生,武学的一个最基本原则就是用真气打通奇经八脉,也就是任督二脉,冲脉、带脉,以及阴跷、阳跷二脉和阴维、阳维二脉。总计八脉,等到最后打通任督二脉,就算是将内功练到了极致。而燕起身上这八脉闭绝,也断绝了他习武的希望。直接将丹田之气导入神庭,的确能避开这奇经八脉,但这八脉是一切内功的根本,你避开后又如何踏入武道?

     燕起举起天魔心法,欲要扔出窗外,转念一想:今日那自称‘灰猿’的男子,似乎武功不弱,再者貌似也没有理由来诓骗自己。不如照着此法试试再说。

     于是他在床上坐好,闭目凝神,先将脑中纷杂思绪清空,然后慢慢引灵气入丹田。约莫一炷香时间,丹田里渐渐汇聚了一团真气。燕起按照天魔心法所说,不走奇经八脉,小心翼翼地将真气导向头顶神庭穴。

     “啊!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