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灵猴怪客
    朝阳初起,薄纱似的云层下风景如画。少年背着桦木弓,眺望远方如黛青山,心情大好,笑着朝房内吼了句:“娘,我出门了!”

     重生后的他,叫燕起。

     三个月后的今天,已经习惯了现在的身份后,燕起渐渐从脑海里理清了原先宿主对于这片大陆的模糊认知。

     这个叫神州大陆的世界,也是个尚武崇侠的世界。不同于上一世只有少数人才能成为武学高手,神州大陆踏上武道之人浩瀚如繁星。因为在这里的广袤天地间,蕴育着无穷无尽的灵气。原先的那个‘燕起’,就是按照神州大陆的普世入门功法——洗髓诀,吸入天地灵气,以求踏入武道。可叹其经脉天生不通,即便将灵气不断导入丹田,最终也因无法流通全身而消失殆尽。

     比这更加让燕起惊讶的是,神州大陆的武者区别于他以往的认知,竟对每个习武的阶段根据由灵气转化而成的内力深厚程度进行了境界分级。

     象征入门的通脉境;小有所成的易筋境;登堂入室的霸体境;登峰造极的翔龙境;以及传说中极少人达到,返璞归真的碎空境。而每个境界又有他的显著特征,比如通脉境能开碑裂石,易筋境能将内力释放出体外等等。

     燕起一时很难接受,在他原先的认知里,武学的高低绝不是一两句境界能说得清道得明的;可与此同时他又隐隐觉得此法暗合武道,也就先按下疑惑不做多想。不过有一个好处显而易见,他在原先宿主的记忆中,得知那个重伤他的元凶燕烈正处在通脉中境,而燕烈的父亲燕家家主燕关,则已是易筋境上境,隐约摸到了霸体境的门槛。

     “起儿,你要小心些,听村里猎户说,这时节猛兽出没得比较频繁。”燕氏低头缝着衣服,在房内关切叮嘱道。

     “放心吧娘。”燕起拍了拍胸口,“待孩儿打只山鸡回来给娘跟妹妹尝尝鲜!”

     自从身体复原后,燕起已经在雷公山上做了两个月的猎户。凭借上一世的武学经验,适应新身体的燕起自忖只要不遇上最凶险的猛兽,还是应付得过来的。

     行至雷公山上,照旧在野兽常出没的地带寻了个隐蔽处,燕起放松肌肉,将桦木弓上好羽箭,耐心静等。不到半日,收获颇丰,不仅山鸡到手,还射死一头狍子。将猎物放进麻袋,燕起腹中饥饿,便拿出干粮饶有滋味地吃了起来。

     “母亲做的肉饼越发好吃了。”燕起吃了一张肉饼,还觉不够,反手去摸布袋,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嗯?我明明带了两张饼上山。”燕起疑惑间,忽听得身后传来悉悉索索之声,惊觉间回头,却是一只通体红毛的猴子。

     “吱喳~吱喳!”红猴手里拿着饼,耀武扬威地吃着。

     燕起愤然,也不管红猴能否听懂,张口骂道:“畜生!把饼还我!”

     “吱吱喳喳!喳吱喳吱!”红猴呲牙咧嘴,一边吃饼,一边做出极享受的神色。

     “可恨!小爷即便如今没了武功,还怕你一只红毛畜生不成!”

     燕起怒而暴起,拔出腰间短刀,箭步冲出。红猴不慌不忙,只在短刀将近时轻巧一躲,便摔了燕起一个狗吃屎。燕起讶异间未做多想,将短刀甩向红猴。那红猴一跃而起攀住顶上树干,避过刀锋时顺手摘了一颗野果扔向燕起。

     啪!

     燕起吃痛,揉着脑门更是气恼。于是快步走向先前隐蔽处,欲拿弓箭对付此猴。那红猴似有灵性,竟抢跳下树来,先一步捡起桦木弓,张弓便射。

     “这泼猴成精啦!”

     燕起想不到这世界居然还有这种怪猴,一时被射得东躲西藏,狼狈不堪。好不容易躲开红猴视野,猫在一块大石后喘着粗气。

     一只大手悄然按在燕起左肩,没等他回过头,就听有人嘿笑道:“嚯嚯,小哥,我养的这只灵猴貌似跟你很投缘啊。”

     燕起回头看去,但见一个身量极高的男子穿着奇装异服,促狭打量着他。

     “你是谁?哎呦疼,快把手拿开!”

     “哈,这么弱?。”男子松开手,指着自己胸前浓密的毛发,“我的同伴都叫我灰猿,小哥你尊姓大名呀?”

     “我姓燕,单名一个起字。”燕起没好气地道,“那怪猴是你的?你赔我饼!”

     “嘿我说燕小哥,一张饼而已。”灰猿耸耸肩,“我千里迢迢赶来找你,连张饼都舍不得?”

     燕起一头雾水,满脸不信道:“千里迢迢?鬼才信!我们认识么?我一个普通人家的小孩,你找我做什么?”

     灰猿叹了口气,“哎,怎么每个都不信。那好,我且问你几个问题。第一,你练过洗髓诀么?”

     燕起想了想,“练过又如何?”

     对方又问:“练了多久?”

     “大概......”燕起搜索着原先宿主的记忆,“大概七八年吧。”

     “噢。”灰猿点点头,又问道,“七八年了,入通脉境了没?”没等燕起回话,他又径自说道:“肯定没有,奇经八脉闭塞的人,靠洗髓诀怎么可能入通脉境。”

     “你......你怎么知道?”燕起警惕看向灰猿,“你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人?哈哈。”灰猿笑罢忽地沉下脸,肃然道,“到一定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燕起心中不屑,“故作高深。”

     “别介,别轻易下结论嘛。”灰猿脸色一变,复又变得玩世不恭,“喏,这本是我用过入门心诀,燕小哥不妨回去后试试。”说罢从怀中摸索出一本秘籍,丢在地上。

     不顾燕起诧异的神情,灰猿嘴中发出一声尖啸,将那红毛怪猴唤回。怪猴一跃而至,乖巧蹲坐在灰猿肩膀,咧嘴挠头。灰猿深深看了呆立原地的少年,不再多言,带着怪猴大摇大摆而去,一转眼消失在茫茫山色中。

     这人好生奇怪。燕起旋即拿起书一看,但见封面上龙飞凤舞四个大字:天魔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