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被困
    “主人,主人醒醒啊。”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叫自己,睁开眼睛,慢慢有了聚焦,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感觉是一个工厂。

     刘琅醒过来第一个反应是“楠楠你没事吧?”

     楠楠的声音从她体内传出来“主人我没事。”

     刘琅记得昨天抓自己的应该是几个彪悍的男人,这种人身上阳气重煞气也重,鬼魂很难近身,如果楠楠贸然出手很容易受伤。

     知道楠楠没事之后刘琅才发现自己手脚都被束缚住了“什么情况?”

     这次回答她的事瑾瑜“很显然,你被绑票了。”

     刘琅小声问到“他们为什么抓我?”然后埋怨的说道“你又眼睁睁的看着我被抓,太不够意思了。”

     瑾瑜解释“报应不爽因果循环,有些劫难你必须要承受。”

     刘琅有些意外“因果循环?我怎么得罪他们了?”

     “人家布了几年的局让你给搅合了,偷鸡不成蚀把米,你说你得罪没得罪他们。”

     刘琅眼睛一瞪“秦广深?”

     “那几万块钱白拿的啊,自己想办法逃出去吧,没有生命危险我是不会管你的。”

     就在这时哐当一声,右边的的大铁门打开了,一个穿着红色毛呢大衣的女人走了进来,身材高挑,一头及腰的卷发,淡淡的妆容恰到好处,还真是个尤物。

     刘琅装作刚刚醒来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你是谁?这是哪啊?”

     红衣女人弯腰看着刘琅“昨天夜里秦广深为什么去找你?”

     刘琅一脸的无辜“过来占卜啊。”

     红衣女子愣了一下,要不是这段时间搜集了一些关于刘琅的资料,她还真觉得自己抓错人了“占卜什么?”

     刘琅继续一脸无辜“就问了问财运婚姻之类的。”

     红衣女人皱了皱眉头,她一直都觉得他们的事应该和这十来岁的丫头没什么关系,因为她觉得占卜一类的事情就是骗人的把戏。

     这时一个男人走了进来“红妹,你还是太容易相信别人,你知道她这半年抓了多少个小三,咱们的事败露和她脱不了干系。”

     男人走到刘琅对面,拿出一把弹簧刀“小姑娘,最好把你背后的人供出来,免得受皮肉之苦。”

     刘琅装作害怕的样子往后躲了躲,颤颤巍巍的问到“什么,什么背后之人?”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来一样。

     谁知那男人眼睛一瞪弹簧刀在刘琅胳膊上一划,刘琅发出一声惨叫,红衣女子也发出了一声低呼“二哥,你这是干嘛啊?”

     那男人面目狰狞的看着刘琅“布了两年的局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如今血本无归你觉得老大会轻易放过咱们?”

     女子一听到老大也不说话了,他们几个就是骗子,专业的骗子,当时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选择了秦广深下手,因为他根基不深不会热出什么大麻烦,谁承想在这栽了大跟头。

     男人瞪着刘琅“你说,你把你身后的人交代出来我就放了你。”

     刘琅看了一眼胳膊,上面手指长的一道伤口咕咚咕咚的往外冒血,此时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装晕。

     见刘琅白眼一翻直接栽了过去,男人骂骂咧咧的离开了,红衣女子纠结了半天,还是找东西给刘琅把伤口包扎上了,骗子归骗子,她真不想杀人。

     红衣女子给刘琅止了血就离开了,那男子没下死手伤口看起来吓人却也不深,没有性命之忧。

     感觉人都走了,刘琅睁开眼睛咬了咬嘴唇“我不会死在这吧?”刚才冰冷的刀刃划过她的皮肤,她真的怕了。

     瑾瑜的声音响起“死倒是死不了,遭点罪是难免的。”

     刘琅透过窗户向外看,感觉现在应该是中午,阳光正足楠楠不能从她身体里出去,只要等到天黑楠楠能够出手了,她逃出去的希望还是很大的,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平安的度过这个下午。

     就在刘琅思考逃跑计划的时候,听见瑾瑜说“运转灵气到你的伤口,可以加快愈合。”

     刘琅听话的运转体内为数不多的灵气到胳膊上,发现伤口真的没有那么疼了,时间一点点过去,每次有人进来刘琅都装晕,直到被一盆凉水泼到身上。

     睁开眼睛刘琅带着哭腔说道“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啊,你们抓我干嘛,我又没钱。”年龄是她的优势,她希望能博取一点同情心,让自己好过一点。

     中午划了刘琅一刀的那个男人,又掏出弹簧刀在刘琅面前晃了晃“老实点。”

     刘琅吓得赶紧把嘴闭上了,这次除了中午那一男一女又多了一个眼角有颗痦子的男人,他盯着刘琅看了看说道“二哥,何必在一个小孩身上浪费时间,我觉得问题还是在那个胡珊珊身上。”

     被称作二哥的人收了弹簧刀,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还是查不到那个胡珊珊的信息么?”

     眼角有个痦子的那个男人摇了摇头“查不到,只能查到她一年前突然出现在丘山市,开了那家店,以前的事一片空白,就好像这个人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红衣女子接着说道“小齐说那个女人不简单,能不招惹最好不要招惹。”

     二哥突然大喊起来“那怎么办?抓来这么个小丫头有什么用,有什么用?啊?”整个人都处在一种非常暴躁的状态,一脚踹在刘琅心口上,这一下她真的晕过去了。

     红衣女子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二哥……。”拉开暴躁的二哥,赶紧蹲下试了试刘琅的呼吸,当她发现刘琅已经没有了呼吸的时候整个人都在颤抖“这……,这………。”

     眼角有一个痦子的那个男人伸手摸了摸刘琅的脖颈“人还没死。”然后瞪了二哥一眼,打心眼里看不上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红衣女子低声说道“咱们可说好了不杀人的,不能出人命。”

     二哥一把抓过红衣女子“老大哪里怎么交代?我问你怎么交代?”

     眼角有痦子的那个男人抓住二哥的手腕“你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