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警局
    “我叫刘琅这是我邻居家孩子亮亮,我们是朝阳镇团结村的,叔叔麻烦您联系一下临河县火车站,亮亮的爸妈应该还在那。”

     警察见刚才还嚎啕大哭的刘琅此刻调理分明的说着些些有些意外,不过还是很快让人联系了临河火车站,果然那里有一对丢了孩子的父母。

     火车下一站停靠,刘琅亮亮还有那个人贩子一起被民警带走了,只不过刘琅是去的公安局,那个人贩子和亮亮直接去的医院。

     刘琅在公安局做了简单的笔录,就说自己梦到亮亮被人抓走了就去火车站找人,结果自己也被抓走了,至于那人为什么晕倒了她才不会说出真相,说出来也得有人信啊。

     进了公安局小鬼因为害怕,直接就钻进了她的体内,根本不敢出来,刘琅无聊的在公安局里闲逛,看到之前那两个警察又带了一个人回来。

     记得隐约间听到他们是去抓逃犯的,看来是抓住了,闲得无聊她想到了体内的鬼王“鬼王,鬼王能听见么?”

     鬼王的语速很快“这地方让我很不舒服,有话快说。”

     “鬼王,你说我这算不算改变了亮亮的命运?”

     鬼王的语速依然很快“叫我瑾瑜,不然我拒绝回答你的问题。”不过那欠欠的感觉是一点不减。

     “瑾瑜是你的名字?”

     “嗯。”

     “那瑾瑜,我是不是改变了亮亮的命运?”

     “改变什么了?”

     “他没被人贩子拐走啊。”

     鬼王沉声“那人半吊子的御鬼术根本控制不住小鬼,就是没有你那小鬼反噬他也是这两天的事了,所以亮亮从他手中逃出去是必然的。”

     刘琅不死心“可是前一世到我死胖婶也没找到亮亮啊。”

     “那算你改变了一些。”

     “什么叫算?”

     这句话刘琅说的声音有些大,旁边坐着的一个女民警问到“小姑娘你和谁说话呢?”

     “啊?没,没,没谁。”刘琅对着女民警笑了笑“姐姐,亮亮怎么样了?”

     “你说送医院的那个小男孩?他爸妈已经来了,在医院陪着他呢。”

     刘琅点了点头,心里想着有人管真好“姐姐,我想去医院。”

     女子四处看了看“这个,你的等会。”正巧这是有个男人从外面进来“赵哥,这丫头能走了不?”

     那是一个三十多的警察,头发乱糟糟的,胡子估计也好几天没有刮了“正好我带着她去医院,你不用管了。”

     出了警局刘琅跟着那个警察上了一辆小吉普,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往外看发现这还是个比较大的城市,反正比朝阳镇比临河县要大的多。

     赵姓警察一边开车一边问到“丫头,你咋知道亮亮被人拐走了?真是梦到的?”

     刘琅做笔录的时候就说她梦见亮亮被人抓走了,胖婶过来之后也说刘琅睡醒了之后先是哭了一阵,然后突然就说亮亮丢了,就跑去了火车站,这不像是串口供,应该是真是发生了的事。

     刘琅想了想说道“我奶奶生前很喜欢亮亮,我想是奶奶托的梦吧。”

     赵姓警察眉头一皱,接着笑了笑“那是封建迷信,什么托梦不托梦的,还有那人贩子怎么就晕倒了?”

     “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就突然看见他像中了邪一样拿着个鞭子四处乱打,最后就靠在墙上,脸憋的通红。”刘琅说着说着离赵姓警察特别近“赵叔叔,你说是不是奶奶回来救我的?”

     赵姓警察打了一个寒颤,嘴角抽了抽,不过看着刘琅的眼神却带着心疼,他从胖婶那里知道了刘琅的身世,也知道刘琅的奶奶刚刚去世的事情“你的奶奶一定会保佑你的。”

     刘琅退回去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坐好,嘴里嘟囔着“我觉得也是。”

     到了医院,赵姓警察停了车“下车吧。”

     跟着警察来到了住院部,亮亮已经醒了过来,身体状况还算可以,胖婶看见刘琅就一个熊抱,眼泪汪汪的说道“好孩子,好孩子,以后你就是婶子的亲闺女。”

     刘琅在胖婶怀里蹭了蹭没说什么,她也想留在胖婶家,但她终归要和三叔走的,她不想再看着三叔和哥哥死于非命了。

     胖婶松开刘琅,刘琅咬了咬嘴唇“胖婶我想回家,不然我奶奶灵前连个上香的人都没有。”

     李二叔从外面拎着一兜子盒饭进来说道“你大伯在家呢,他再怎么混亲娘去世了还不守几天?”

     刘琅还没张口,胖婶心直口快的就说了出来“要不是他老太太能死么?他敢去守灵?”

     李二叔把盒饭放在桌子上叹了口气“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啊,刘家老二多好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老大……,哎……。”感觉当着孩子议论人家的长辈不好,李二叔没再往下说。

     刘琅名义上的父亲就是刘家老二,奶奶说老二去的早,没留下个一男半女的,就替老二收了刘琅当养女,所以刘琅才会叫刘家老大为大伯,老三为三叔“李二叔,我三叔他咋总不回家?我就三四岁的时候见过他一面,都不记得他长什么样了。”

     李二叔递给刘琅一个盒饭“这地方盒饭真TN的贵,一顿饭够我在家吃一周了。”然后又说“你三叔我也没咋见过,就听说好像和家里闹掰了。”

     李二叔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说道“你们家是十几年前搬过来的,跟村里人来往不怎么多,没人知道这户人家来自哪里,甚至没人知道他们到底叫什么。”

     前一世到死刘琅也不知道奶奶还有大伯三叔都叫什么,只知道哥哥叫刘勇,最奇怪的是哥哥也不知道三叔叫什么,当儿子的不知道爹叫什么真的有点不可思议。

     一个年轻的找警察走过来“赵哥,那人贩子醒了,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

     “这人好像是个精神病,哎呀,你跟我来看看吧。”

     赵姓跟着年轻警察出去,刘琅也放下手中饭盒跟了出去,到了另一个病房门口就见许多小护士趴在门口往里看。

     赵姓警察从人群中穿了过去进入病房,刘琅长得小,跟进去警察都没发现。

     进了病房就看见那人贩子一只手被手铐拷在病床上,另一只手不断的挥舞着时不时抽自己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