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闹鬼
    李二叔听了这话嗓门一下子就上去了“王老三,你说啥玩意?”

     院子外面又传来一句“合同都签了,今晚上不搬走明天有一个算一个全扔出去,管你死的活的。”

     李二叔气的要冲出去,不过胖婶拉住了他“老王家的人咱惹不起。”

     李二叔停住的脚步深深地叹了口气“哎……。”

     胖婶朝着刘琅走了过去“明早让你叔帮着把奶奶下葬了,收拾收拾东西去婶子家。”

     刘琅摇了摇头“胖婶,我想再陪奶奶一晚上你们回吧。”

     胖婶摸了摸刘琅的肩膀“我在这陪你。”

     “胖婶,我真没事,你回吧。”

     胖婶没动,刘琅也没再说什么,已经九月末了,晚上天有些凉,李二叔拿来了垫子和棉被给胖婶和刘琅。

     因为有了之前的事情李二叔不放心亮亮一个人在家,所以院子里就剩下刘琅和胖婶了,胖婶属于那种能吃能睡的类型,天黑了就靠在墙角睡着了。

     刘琅跪坐在那里,看着香炉上的香烧到头,又点了三根香插了进去,然后继续就那样看着香一点点的燃烧。

     又点了三根香之后,刘琅起身,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腿早就麻了,刘琅晃了一下载到在地上,感受着腿上传来又酸又痛的感觉,刘琅的眼神透过稀疏的木栅栏看向远方。

     等着腿上的酸麻感褪去,刘琅起身出了院子,沿着路一直往西走,一直走到一户有些高高的铁门和围墙的人家,这就是村里的大户老王家。

     王家老大是村长,老二在城里做买卖,老四是县里一所中学的校长,就老三不怎么着调,手底下跟着几个兄弟,偷着弄点赌场之类的也不少赚,老王家那真是家境殷实的很,在团结村完全可以横着走。

     刘琅现在院子外对着空气说道“楠楠,你去吓唬吓唬王老三,不要伤人。”

     楠楠朝着刘琅点了点头就钻进了院子里,刘琅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待着也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

     院子里是一栋连脊的房子,东面住的是老大家,西面住的是老三家,老三家没孩子,所以屋子是王老三和他老婆两口人住。

     这个点两口子都睡着了,王老三他媳妇蹭一下就坐起来了,然后直勾勾的看着王老三,一个大嘴巴子乎上去“臭小子敢抢我房子。”

     王老三从梦中惊醒,捂着脸喊到“王秋凤你疯了?”

     王老三的媳妇,也就是王秋凤双眼通红,瞪着眼睛看着王老三“敢抢我家房子?你祖奶奶我还没入土呢就打我家里财产的主意,你小子胆子不小啊。”

     王老三刚才一下子被打醒有些懵,这会反应过来心里有点突突“媳妇,你咋了?你说啥呢?”

     王秋凤穿着光着身子跑到厨房,打开王老三买的散装白酒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喝完了一瓶白酒嘴也没擦,一掌下去就把一木桌子拍散架了。

     王老三吓得呀,站在厨房门口也不敢往里进,之见王秋凤拍完桌子大步流星的朝着王老三走过来,抓着王老三的胳膊“你敢欺负我孙女我让你不得好死。”说完这句话一翻白眼直勾勾的躺倒了地上。

     刘琅在外面等了一会就见楠楠晃晃悠悠的漂了出来,也没说话一头钻进刘琅的身体里,楠楠一进去刘琅就觉得有点头晕,就好像喝多了一样。

     刘琅晃晃悠悠的回到家,直接倒在胖婶旁边睡着了,再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醒过来又点上香少了点纸,小声问“楠楠,昨天怎么回事?”

     楠楠支支吾吾的说道“我喝了点酒,吸收不了,那个………。”

     “不是这个事,王老三家什么情况?”

     楠楠回想了一下昨晚的事说了一句“应该吓着了吧,我也不好说。”

     就这时候门外传来了王老三的声音“刘琅你出来一下,我有事问你。”

     刘琅没有动,点燃了一打黄纸扔到灰盆中“有事进来说。”

     这时候胖婶也醒了“咋滴了?”

     刘琅朝着胖婶摇了摇头“没事。”然后朝着外面喊到“昨晚上我奶奶把事都和你说了吧,你想怎么办进来说明白。”

     说完刘琅看见大门晃了一下,过了那么半分钟吧,王老三才颤颤巍巍的推门进来“你知道你奶奶昨天去我家了?”

     胖婶一听吓了一跳啊,指着刘琅后面“刘琅的奶奶?这不躺在这呢么。”

     刘琅拉住胖婶“胖婶,你先回家,我和王三叔谈谈。”

     胖婶不放心刘琅一个人在这“我在这陪着你。”

     刘琅摇了摇头“胖婶你忘了我奶奶让我找亮亮的事了?你放心有我奶奶护着我,没事的。”

     胖婶双手不停的揪着衣角,能感觉到她此时的纠结,胖婶没读过多少书,早早的结了婚,对于鬼神一类的还是挺信的,之前刘琅说是她奶奶告诉她亮亮丢了的,胖婶就有点信了,这次又听见刘琅和王老三的对话,她对于刘琅奶奶有灵这件事已经信了大半。

     胖婶松开揪着衣角的手“有事就大声喊我,我就在院外。”

     刘琅点头“哎,知道了婶子。”

     胖婶出了院子,王老三往里走了几步,只不过他始终不敢靠近灵堂“刘琅啊,这房子是你大伯非得卖给我,不是我抢来的。”

     刘琅一挑眉“我大伯把这房子多少钱买给你的?”

     王老三伸出一只手“五千。”

     刘琅眼睛一横“我奶告诉我你只花了两千五。”

     王老三瞳孔一缩“是两千五,两千五,你看我这脑子,连着地一共五千。”

     “这么大院子,一面青的房子,你就给两千五,这和抢有什么区别?我奶奶说了,这房子买给你可以,八千。”

     这年月房子不贵,镇上的房子才一万多,刘琅家这房子要八千有点多,但是也不过分,毕竟房子大位置也好。

     “八千?”王老三眼睛一瞪刚要发火,不过余光漂到了灵棚,咽了口唾沫“这房子我不要了。”他买房子就是为了捡漏,也不是自己要住,八千他可舍不得。

     刘琅看着王老三慢悠悠的说了两个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