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往事
    这时一个五十来岁的大爷推门进来“老三,咋回事啊,谁来了?”这就是团结村的村长,王老三的大哥。

     王老三迎了过去“大哥没啥事你回去睡吧。”

     王老大跟着这个弟弟操不完的心,一看他这德行就知道他有惹事了,进来一看“刘琅?你咋在这呢?你奶奶哪天出啊?”

     其实王村长人还是不错的“王大伯,我奶奶得等我三叔回来再下葬。”

     “你大伯呢?”

     刘琅也不瞒着他“我大伯把房子和地都卖给王三叔了,人跑了。”

     王老大扭头看着弟弟“老三啊咋回事?你把房子买了刘琅住哪啊?”

     刘琅起身“我先回去了,怕香灭了,王三叔这事你自己掂量。”说完就出了门。

     屋子里王老三和王老大说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奇怪的是王老大一听就信了“我早就和你说过这家人不好惹不好惹,你偏不听。”

     王老三瞪大了眼睛“大哥,你相信我说的?”

     王老大一拍大腿“咋不信呢,他们家哪是一般人啊,咱爹为什么给他们家落户,还不是因为刘家老二给咱爹看了块墓地。”

     “有些事?我咋不知道?”

     王老大看着弟弟摇了摇头“这事啊除了我再没人知道了,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见这家人,穿的真是好啊,人长得也真漂亮,那举止谈吐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也不知道怎么就看上咱们村子了,也没想到他们能在这待这么久………。”

     王老三听了半天也没听到点啥有用的信息“大哥,咱挑重点的说。”

     王老大挑了挑眉“毛躁。”然后慢悠悠的说道“开始咱爹不同意他们在这落户,刘家老二在咱们家院子里里外外转了几圈,嘴里念念有词,我也忘了说啥了,反正就是说咱们家院子风水还不错,到想要后代出人头地还是差点。”

     王老大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接着说道“咱爹一听,这是碰到高人了,好吃好喝的招待着,落户的事也同意了。”

     “就这么就同意了?也没啥了不起的啊。”

     王老大撂下水杯“啥叫就这么就同意了?你是没看见啊,刘老二一挥手一把桃木剑满院子飞啊,一张符纸扔出去晴空中突然电闪雷鸣。那场景我现在都记得。”

     王老三咽了咽口水“真的假的?”

     “这还能假?我亲眼所见。”

     “刘家老二不是早死了么?”

     王老大掉了一根旱烟,狠狠地吸了一口“死了?谁看见了?都说刘家老二淹死了,我看那尸体根本就不是他的。”

     王老三越听越来劲“那他没死啊?”

     王老大又吸了口烟“这刘琅就是老太太从刘老二的坟头上捡回来的,你说他死了没有?”

     “刘琅这孩子也邪性。”王老三咂了咂嘴“她奶奶这一死她就和变了个人似的,你看看哪有一点孩子样。”

     王老大谈了谈烟灰“要我说这房子你就别要了。”

     “我是不想要了,可是那丫头讹上我了,昨天张嘴就要八千,今天可倒好直接长到两万了。”

     一听这么多钱,王老大脸色也不怎么好,掐灭了烟扔进痰盂“自从咱爹时候咱们哥几个运势就不错,老二的生意越做越大,老四也当了个校长,你说这究竟和那块墓地关系有多大?”

     “这………。”

     王老大又说“破财免灾吧,也别八千两万的,你明天给她拿一万,我掏五千。”

     王老三一咬牙“哪能让你掏啊,一万就一万,这钱我王老三还拿的起。”

     外面刘琅慢悠悠的往家走,她不知道楠楠把钱提到两万这件事,这年头钱多实啊,娶个媳妇也就几千块钱。

     回到家刘琅还是上香烧纸,脑袋里反应着瑾瑜交给她的那些知识,到了第二天早上实在困得不行了,直接躺地上睡了一会。

     第二天早上胖婶看见刘琅躺在地上赶紧过来把她抱起来“咋睡这了呢,这要是病了可咋办啊。”

     刘琅起来揉了揉眼睛“没事。”

     今天是奶奶去世的第五天了,前一世这一天她已经被赶出家门,拿着一把比她还高的铁锹一下下的挖着坑。

     这次她要等着三叔回来,不然连个摔灰盆的人都没有,前世这一直是三叔心里的一个疤,她觉得也是奶奶的一个遗憾。

     快中午的时候王老三拿着个牛皮纸的包裹过来“刘琅,这是一万块钱,钱给你房子我也不要了,你奶奶这事你看………。”

     刘琅结果纸包打开看了看,查了一遍一万块钱整,她也没问钱为什么多了,王老三挣得都是不义之财,她才不会因为坑他钱而感到愧疚“我奶奶不会找你了,让你媳妇多晒晒太阳就没事了。”

     这地方王老三多一会都不想待,恋恋不舍的看着那包钱“哎哎,行,那我走了。”

     望着王老三的背影喊到“这房子我不要,我奶奶下葬了我就会离开,到时候这房子就是你的了。”

     死人下葬有当天有三天有七天,前一世她不懂这些,第五天埋的奶奶,三叔是第六天回来的,这次正好等到七天下葬。

     第二天上午一个目光呆滞一脸胡茬的男人推开了大门,刘琅转身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人喊了一声“三叔。”

     那人愣了一下,看了刘琅一眼没有说话,直接走到刘琅的旁边跪在了地上,朝着母亲的尸体不停的磕着头。

     看着这一幕刘琅不自然的皱起了眉头,前一世她对于三叔是有怨气的,感觉他就像是个行尸走肉冷漠麻木,哪怕他对于自己和哥哥多一点点关心,他们都不能被那女人虐待的那么惨。

     可是你说他无情,刘琅看着眼前磕头磕的头破血流的男人,她能感觉到他心里的悔恨愧疚自责。

     就好像前一世他们回到那个小城,听说三叔疯狂的找过他们一段时间,也听说三叔和那个女人同归于尽,说他对他们没有爱么?显然不是,可是为什么偏偏失去后才珍惜。

     叹了口气,刘琅出了院子也出了村子,她不想在哪里看着三叔这个样子,也是想着出去给奶奶找一块好点的坟地。

     选什么样的坟地?富贵?高升?她只想找一块能保佑子孙平平安安的地方。

     就刘琅找墓地的这会功夫,王老三在路上碰见一个穿着大褂带着墨镜老头“我看你面色发白印堂发黑恐………。”没等老头说完王老三眼睛一转“老先生咱们进院说。”恭恭敬敬的把老头请回了家。